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23章 芜湖,妹妹磕破头 “陈掌柜,这些也……

第23章 芜湖,妹妹磕破头 “陈掌柜,这些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陈掌柜,这些也要送到库房里吗?”姜末搬起一个小箱子,问打算盘的胖胖人影。

    “诶,是的,小心一点不要摔倒了,里面的东西很娇气。”陈掌柜头也不回直接说,忙着算账。

    “哦。”知道他可能听不见,姜末小声的哦一声继续搬东西。

    在这里已经住了半个月了,她也适应了这种生活。

    在姜末雪挑破秘密的第二天早上,姜末如临大敌起床,准备迎接各种问题,但是!很平静,每个人都很平静!

    没有一个人问她问题,姜末雪还是优雅公子形象,姜随慈爱的摸她脑袋,陈掌柜每日笑脸迎客,发现她的视线后就笑眯眯的看着她。

    然后姜末雪把储物袋给她,里面是她被抢走的所有东西,还多了好多钱。

    姜末雪是这样解释的:“这个啊,这是那两个人赔给你的医药费,收着就好。”

    姜末知道肯定不是,而且那为什么是两个人而不是三个人她也不想知道原因,默默收下钱,这是她应得的。

    她本来有四块灵石和两千多个铜板,多出来三块灵石和一千多个铜板,还有几块银子。底层人民买东西一般用铜板,银子是跟高一级的货币,一块银子价值三百个铜板。

    姜末把李二李三的三块灵石给姜末雪,很明显,感谢救命的钱。

    姜末雪淡色的眼睛在她身上转了几圈,还是收下了钱。

    姜末也松了口气,还好他收钱了,如果他不收钱她总觉得不安心。再然后她就准备告辞回山上。

    “在这住下吧,你一个小姑娘独自在山上不安全。”姜末雪阻止了她,正当她要拒绝的时候,他又说:

    “就当是陈列支雇佣你,你做这里的帮工,我们给你提供饭食和住宿,工钱会比其他人少,但是我相信小末肯定有办法赚钱的。”

    她认真的想了,山上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确实太危险,她都不知道那平稳大半个月是怎么度过的,特别是现在越来越热,蚊虫鼠蚁都出动,住的木屋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保护作用。

    这里的人也不错,知道她身上有东西却不抢,当时她就打算住下来。

    姜末一口答应,然后她就在这里住下来了。

    陈掌柜安排的工作不多,做起来也很轻松,就是跑个腿,打扫一间屋子,整理整理书籍一类的,他给的工资是一个月一块银子,包吃包住,还额外赠送补课的机会。

    没错,陈掌柜让她整理书都时候发现她不认字,这就尴尬了,明明要把地理书放在一块,她却又放地理,又放医学书,还把话本也放在一起。

    这让陈掌柜认识到文化的重要性,扫盲工作刻不容缓。

    所以现在是这样安排的,每日布置一份工作,同时空出一个时辰跟夫子学识字,剩余的时间就是她自己的。

    把工作做完了她想干嘛都可以,去摆摊,去逛街,去做兼职,玲珑阁是一个开明,不限制员工发展的优秀企业,你明智的选择。

    一般安排的活一个半时辰就能做完,加上学习和睡觉的时间,还有五个半时辰留着自由活动,别提多爽了,而且她最近发现了个赚钱的法子。

    前文有言,孙志远赢了赵鹏,而且赵鹏还以外死于火海,知道这个消息后姜末明明知道点东西,就是想不通,为什么姜末雪会提醒她晚几天下山,为什么在这期间小镇打乱,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有些东西不能明说。

    好,让我们回到正题,姜末最近发现了一个赚钱的法子,那就是卖药植,划重点,残缺的药植。

    在她练习收割度的时候浪费了很多药植,那些药植都能卖钱,孙志远家的药材铺子就在收购,连只有30%完整的的都收,完整度越高收的价钱越高。可想而知她手里的能卖多少钱。

    卖给孙家是因为玲珑阁只收完整度在80%以后的药植,但姜末已经被发现有猫腻,不能太放肆了,虽然他们知道她的异样,但她总不能一点都不遮挡,全心全意的相信他们。

    还有,自从知道没有经过修炼就摘取不到100%完整度的药植,姜末想起这件事后就去问001,为什么她在空间里就行,空间仅有的几种药植,除了米米花和赤樱果,其余的都成功解锁了一键收割功能。

    被问到后,001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解释,说来说去只有一个思想,那就是它们空间牛逼,它们空间是一个好地方,哔哔赖赖一大堆,就是不解释。

    姜末心中的疑问又多了一个,她把问题埋在心底,准备以后一次性问个清楚,暂时放过可怜巴巴连话都说不清楚的系统娃。

    咳咳,又扯远了,回归正题,用残缺的药植赚钱可行性很高,她空间里特别多,她也想好了,就背个背篓上山待一会,甚至都不用上山,只要不在陈掌柜姜末雪的眼皮子底下就行,到时候直接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丢到背篓里就行了。

    可行。

    “喂,那边的丑丫头,没错就是你,过来帮我拿东西。”姜末正搬箱子去库房,突然从旁边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女声,声音很可爱,但是语气中的颐指气使和娇纵让人下意识的邹眉头。

    姜末刚开始以为不是自己,可是看看四周,只有她一个人,疑惑的歪歪头,食指指头:我吗?

    因为女孩说的话太没礼貌了,她打算走开,可是女孩的装扮和面孔让她停下脚步走过去。

    女孩看起来年纪很小,与她差不多大,一身华服,米黄色的薄纱长裙,碧绿的翠烟衫,一条浅色的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头上插一只梅色簪子,看起来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姜末惹不起的存在。

    最最最重要的是!小女孩与姜末雪有几分相似,很有可能是他的亲戚。

    “喂,本小姐喊你就快过来,傻站着干嘛,不会是个傻子吧。”少女可爱是可爱,就是长了一张嘴,一开口就破坏了孩童的美好。

    姜末按压下额头凸起的#号,心里默念大人不记小人过,她还只是个孩子,让让她,让让她……,在心中默念三遍,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走过去。

    “请问你是……?”

    女孩直接把手中的大盒子丢给姜末,突如其来的盒子让她手忙脚乱,一翻猩猩跳舞后才安全拿住,骄横女孩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直冲冲的往里走:“跟着我走。”没有管姜末的问题。

    咽下嘴中的话,姜末默默跟在她身后,这不会是姜末雪的亲戚来做客了吧,让一个小女孩独自来?大人呢?

    小女孩熟门熟路来到,大堂的位置,一进门就大喊:“陈列支,陈列支出来,本小姐来了还不快快出来迎接。”声音老大了,姜末怀疑陈掌柜想打人,看他捏紧的拳头就知道了。

    听到这个娇蛮的女童声,陈掌柜脸上和煦夏笑容僵了一瞬,脸上的神色很复杂,就像是吃了一口苦瓜又喝了一口糖浆再吃了一口齁咸齁咸的菜,最后又吃了一个酸涩的果子,酸甜苦辣咸样样都有。

    他的脸色变来变去,似在不屑,似在恼怒,似在怜悯,最后定格在礼貌的笑脸,短短一瞬而已。

    “是芽小姐啊,小的不知您到了,有失远迎,快快进来。”

    小女孩,叫芽小姐的横了他一眼,向后勾手:“进来吧,把本小姐的东西放下。”

    陈掌柜心里琢磨,难不成她还带了随从?这一看,就看到了姜末的脸。

    他心里一咯噔,坏了,忙板起脸假装训斥:“还不赶紧把芽小姐的东西给我,你退下去,别碍着小姐的眼!”

    姜末几时见过陈掌柜生气的模样,转而有看到他在使眼色,心下虽不解,还是照做,把东西给陈掌柜了就走。

    “站住,本小姐可没让你走。”

    小女孩站起来不满道,她不愉快的眼睛扫一眼陈掌柜:“陈列支,谁给你的权利可以在本小姐面前僭越说话,我让她退下了吗?”

    陈掌柜眼中闪过一丝不悦,脸上的笑也没那么真诚:“芽小姐,一年不见,您还是这么的……”不知好歹。

    !

    最后四个字没有说完,无形的压力压在他的身上,陈掌柜表情凝固,膝盖不受控制的下弯,他额角青筋炸蹦,眼睛充血,眼看着膝盖就要与地板接触。

    看到陈掌柜苦苦挣扎的狼狈样,女孩可爱的脸恶劣的笑,眼中的恶意与嘲弄姜末都看得明白。

    “跪下。”她单手支撑下巴,樱桃小嘴里吐出恶毒的字眼。

    嘭!

    人与地板亲密接触的砰砰响声,不过不是陈掌柜的膝盖和地板,而是小女孩的身体和地板。

    随之而来的,是刺耳的哭声。

    小女孩膝盖的雪打湿了白色裙子,她的额头也磕出了血,躺在地上大哭。

    “呜哇!好疼好疼好疼,立爷爷,立爷爷!”

    立爷爷?哪来的爷爷,姜末疑惑,空气中突然穿出一道苍老的声音,饱含怒气:“是谁,是谁敢伤我姜家孩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