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24章 分别是为了以后的重逢 “是我,怎么……

第24章 分别是为了以后的重逢 “是我,怎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是我,怎么了,立长老不服?”门口传来好听的男声,几日没见过的姜末雪抖掉衣襟的灰尘,面上带笑,眼中无情。

    整日隐身不见人影的姜随跟在他身后。

    姜末雪直径走到原本娇纵女孩坐的位置……旁边的位置坐下,连一丝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地上哇哇大哭的人。

    “姜立,出来。”

    灰色的烟雾笼罩芽小姐,烟雾散去时,芽小姐被抱在怀里,抱她的是一个头发半黑半白的小老头,小老头与姜随又有几分相似,此刻小老头眼睛嘴巴鼻子里都写满了愤懑。

    “立老弟啊,你现在的态度不行,见到少主应该叫什么相信你是知道的吧。”站在姜末雪背后姜随呵呵呵的笑,用意有所指的眼神看愤怒的小老头。

    小老头哽住,用怪异的语调喊了一声“少主”。明眼人都能看出他的眼不服心不愿。

    “呵。”姜末雪嘲讽的哼笑一声。

    老头怀里的芽小姐已经停止聒噪的大声哭泣,改为小声抽泣,在众人都没有说话的环境中,她的抽泣声显得是多么的引人注目。

    小老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他把女孩放下:“我说你贵为少主,居然欺负同族学亲,还是如此幼小的学亲,简直是荒唐。”他洋洋得意的站在道德的层面批评姜末雪的做法。

    “欺负?”他淡色的眸子盯住小老头,薄唇亲启,“这就叫欺负了?”

    小老头一看就不太聪明的亚子,被他的态度气到了,“你你……你……”,在那你你你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

    姜末听着都为他捉急,草稿都打了好几篇了,他还喏不出一句话。

    小老头一看文化功底就不高,最后只是面红耳赤的说一句:“岂有此理!”

    突然,小女孩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往嘴里塞了一颗圆圆的小球,拉着老头的袖子,一改骄横的模样,用掐的出水的声音柔声:“立爷爷,都是芽芽的错,您不要为了我和末雪哥哥生气。”

    她用袖子擦干净脸上的血迹,露出与姜末雪有四分相似的面孔,看了一眼坐着的男人,似害羞了,又低下头,“末雪哥哥,芽芽好想你,人家都两个月没有见到哥哥了,我知道哥哥很忙,所以芽芽就来找你了。”说完,她小心的看了一眼姜末雪面无表情的脸:

    “哥哥,都是芽芽硬要立爷爷带我来的,千错万错都是芽芽的错,你不要怪立爷爷。”

    好家伙。这姐们是个硬茬子。

    姜末在旁边听得牙疼,空气中似乎有莲花与绿茶的混合香气,她在心里直呼好家伙,高手在身边,这姐们小小年纪就展现出如此不得了的一面,加以时日肯定会进化。

    妙啊,妙啊!

    这小姑娘姜末都不愿意称她为小姑娘了。

    “哈!”

    姜末雪像是看到了好笑的戏,笑的很夸张,“姜芽啊姜芽,看来你娘把你□□的不错啊,比上次有进步,还知道以退为进了,你的表演可比我昨天看的戏好笑多了。”

    太牛了,姜末雪太牛了,他居然能对一个小女孩说出这么毒舌的话,姜末在旁边看戏看的可得劲了,在心中当裁判。

    漂亮,男方面对女方的攻击没有没难住,反而来了个漂亮的反击!

    姜芽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一僵,大约她娘没有预想到他会这么苟,面对一个孩子也说得出重话,不过没事,还有第二击。

    她的声音中带着伤心,两眼含泪:“哥哥,是芽芽哪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吗?对不起,芽芽一定会改的,求哥哥不要生芽芽的气了好不好。”

    姜芽看姜末雪的眼睛中有希冀,有憧憬,有孺慕,还有一丝被伤到了的黯然。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女方没有因为男方的攻击束手无策,她勇上去了,她在试图引起对方的垂怜,她在反击!!!

    “嗤!”姜末雪听到她茶言茶莲语的话后直接嘲笑:“两个月不见你真的是越来越像你那个厚脸皮的娘了,一样的不要脸,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

    哇塞,男方重拳出击。

    “你!”姜芽破防了,她可以忍受姜末雪对她的恶意,但不可以说她娘,小姑娘到底还是太年轻。

    “姜末雪,不要以为你是少主就可以随意侮辱我娘,你还不是一个没了mei……啊!”她话没说完,又变成了一块贴墙的饼饼。

    如同电视上演的那样,姜芽莫名身体往后退,本来止血的额头再次飙出血花。

    下一秒,她又开始大哭。

    小老头忍不住了,大喊一声:“姜末雪!你不要太嚣张,你也只是少主!”

    姜随笑眯眯的说:“原来你也记得眼前的这位是少主啊,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

    小老头的脸又变得通红,姜末都怀疑他快要气昏过去了,你说说你,文字功底不行就不要参与这种话题,这不,哑口无言了吧。

    眼看空气慢慢焦灼,姜末一个退步,悄悄滑到同样在旁边一声不敢吱的陈掌柜后面,他圆滚滚的身躯很好的遮住了女孩幼小的身影。

    陈掌柜抽抽嘴角,不动声色的遮住女孩露在外面的一块衣角。

    姜末雪站起来,衣摆晃动,墨色靴子啪嗒啪嗒的踩在地上,最后,他站在姜芽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不复先前光鲜亮丽的人。

    明明他挂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可是姜芽瞳孔收缩,在她眼中这个笑与魔鬼的笑同等。

    姜立脚有移动的趋势,姜随就侧身挡住。

    “你娘是不是对你说过,只要你撒撒娇,我就会拿你当亲妹妹。”姜末雪悲悯的注视姜芽的眼睛,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去。

    “可是啊,你娘没有告诉你,你的演技真的很差,眼睛里的算计贪婪、野望全都暴露了你。”

    “原本以为经过上次的教训你会有改善,现在嘛,是我高看你了。”

    姜芽眼中的怒火越烧越旺,她不服气。

    姜末雪更是愉悦:“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以为有几分血缘就可以冒充我妹妹吧,谁给你的自信,你的脸吗?”

    他蹲下来,冰凉的手指隔空描摹姜芽的脸,姜芽只感觉有一条毒蛇在她不远处吐舌信子,随时都可能咬住她,注射致命的毒素。

    她听到面前的恶魔低声说:“你猜,我在这把你杀了,你娘会为你报仇吗?”

    “呜,求求你,我再也不干了,我再也不干了,求求你放过我。”到底还是小孩子,这么一威胁,她的情绪就绷不住了,跪在地上,用沾满血迹的小手去拉姜末雪的衣摆。

    姜末雪躲开,嫌弃道:“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我恶心。”

    女孩害怕,姜末雪说什么她就怎么做,手僵硬在半空中,不敢动。

    姜末雪看的心憔悴,又是这样,每一个试图当他妹妹的人最后都会变成这样,没意思。

    “滚吧,暂时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告诉你娘,尾巴藏好一点,不要让我抓住。”

    在外面的姜末看的莫名其妙,只看见姜末雪走到女孩面前,之后就啥也听不见,啥也看不见。

    两分钟之后,她看见原本那个骄横无理的大小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到小老头怀中,连说了好几个快走,快走。

    小老头焦急的问芽芽怎么了?姜芽不说话,只是说要走。小老头没办法,怒瞪一眼罪魁祸首,最后蠕动一下嘴,姜末猜测他想说脏话。

    一摆手,小老头抱住姜芽,几步走出门,召唤出一个方块,下一刻人就消失了。

    哇,又一个会法术的。

    结合上下文,她得知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人,但是相处的不愉快,其中应该有纠葛发生。

    “想什么呢,人都走了。”头上突然传来疼痛感,姜末回过神来,发现姜末雪的俊脸不知何时在眼前放大,近看,姜末更能感受到他的好看。

    细腻的肌肤一个毛孔都看不见,估计皮肤比她一个孩子还细嫩白细,长长的睫毛,细而狭长,端是一副君子如玉的墨水画。

    前提是,不能张嘴说话。

    “怎么傻呆呆的样子,刚才姜芽欺负你了?”看他那皱眉的样子,似乎只要姜末一个点头,它马上去把姜芽追回来,再骂一顿给她出气。

    姜末无语,怎么就怀疑她被欺负了,实话实说:“那倒没有。”

    姜末雪又坐下,同时招呼她也过去坐下,姜末走过来坐在旁边,发现姜随老爷爷和陈掌柜都走了,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是给你说一声,明天我就要走了,十年间因该不会再来这里了,跟你道个别。”他轻描淡写丢下一颗地.雷。

    姜末发出单音节:“a?”

    姜末雪还在继续说:“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身上也有秘密,在外保护好秘密,在没有自保的能力下不要暴露。”

    渐渐的,姜末慢慢听,他讲的都是注意安全之类的话题。

    最后,男人停下,对上女孩灿烂的微笑,“嗯,我都记住了,谢谢末雪哥哥。”这一声哥哥,没有不情愿,也没有别扭。

    “分别了也没关系,此刻的分别是为了重逢时的喜悦,我期待着,与你的重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