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35章 月时雨 所有人走后……

第35章 月时雨 所有人走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有人走后, 蜷缩在地上的男孩抬起头,他本来是露出脸的,但一看到不认识的女孩子前来, 他马上低下头。

    不想让陌生人看到这种姿态。

    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确是一片绿色, 定睛一看, 是一片大大的荷叶。

    荷叶后面, 是一个没见过的小女孩,她身着绿色衣服,梳了一个马尾, 此时正好奇的看着他。

    从女孩的眼睛中他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狼狈,像一个被丢弃的败犬,身上脏兮兮的,手腕上还有乌黑的印记。

    视线往下移,看到那个玉佩的时候男孩瞳孔收缩,措不及防的用手挡住脸。

    不要看他,不要看他!

    “诶?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姜末奇怪,明明刚开始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把脸挡住了呢?

    她记得, 男孩的像是看到了让他震惊的东西才做出反应的。

    姜末看了一下身上,仔细地扫视一遍, 没有奇怪,也没有让人害怕的东西啊。

    “没有, 我没事, 你快走吧。”尽管不想让面前的人看到狼狈的样子,性子软弱的男孩还是好声好气的说,没有大吼大叫。

    他闭上眼睛等了很久, 久到外面没有声音,他心想怎么的也走了吧,就睁开眼睛抬头。

    这一看,还是那个女孩,只不过她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大大的荷叶下面勉强能够遮住两个孩子。他恍惚的想,原来刚才觉得凉快了点真的不是错觉。

    随之而来是恼怒,男孩眼睛通红,说话的声音也大起来:“我不是让你走了吗?你怎么还在这!看我很好笑吗?看我这个样子很好笑吗?很好看吗!”

    “你一定觉得我很可怜吧,你都听见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他今天的情绪却特别爆发,“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不想这样的。”

    说着说着,他抱住膝盖了,头埋在膝盖盖上,眼睛慢慢湿润。

    姜末看着哭成一团,情绪明显异常的的小正太,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这大概就是异世界版本的校园霸凌吧。

    “不,我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姜末背对着男孩,斩钉截铁的说,“我只是一个路人,你忘了我就好。”

    小男孩的头动了一下,似乎想抬头,但是又被他压下,在那里缩着,停止了哭泣的呜咽声。

    想了想,姜末把荷叶放下,又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糖和一篮子梅果。

    糖是海棠给的,梅果是她采来当零食的。

    “那个,我走了,你等会儿就可以抬起头了。”姜末说了一声,这次是真的走了,小孩子也有自尊心,她就不要在那里碍事了。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至完全听不见。小动物一样的男孩肩膀动了动,小心翼翼的从胳膊间的缝隙往外开,确定外面真的没人后他才完全抬起头。

    小伙子脸上还有衣服压出来的印子,双眼通红,像一只委屈的兔子。

    已经走了。

    他向外看才发现自己头上这一片天不对,暗了点,抬头一看,一片大大的荷叶在头顶,脚边也有障碍物,是一个小篮子,里面有几颗糖,还有红红的,散发着水果清香的果子。

    那个糖他见过没吃过,是一种比较贵,对身体又好处的糖,专门针对十五岁以下的人。

    他远远的看过同门师弟买过,他因为实在是没钱,一次都没去买过。

    是那个女孩子留下来的吗?

    他心中又涌现出酸涩的感觉,火辣辣的眼眶又开始溢出泪水,他大声吼过就后悔了,师妹明明没做错,他却把气撒到她身上。

    坏透了,他坏透了。

    爷爷,对不起,小雨学坏了。

    把篮子抱在怀里,很久没有体验过别人关心的男孩默默流泪。

    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给师妹道歉。

    啊!好晒!

    艳阳高照,太阳毫不吝啬的给世界传播热,姜末没走出多远就有崩溃的预兆了,真的好热。

    她把荷叶给了小正太,自己冒着大太阳回去,还没走到摘荷叶的地方她就快坚持不住了。

    走着走着,姜末总觉得忘了什么,微妙的在意。

    是什么呢?嗯……

    正太,黑色的服饰,器……

    记得,腰上又一个玉佩,是浩气宗的白色打底,三条波浪,上面又一个长方形……

    等等!!!

    那不是亲传弟子的玉佩标识吗?

    芍药科普过,浩气宗的身份玉佩都是白色打底,上面有标志气流的波浪,三条波浪的代表亲传弟子,两天代表内门弟子,一条的代表外门弟子。

    除此之外,四大峰还有区别,浩气峰波浪上面有朵小云,霓裳峰上面有一个跳舞的小人,器峰上面有一个四方体的铁块,药峰上面则是一株草。

    所以……那个被欺负的小可怜,捂住脸的正太是她的二师兄!!!

    “器峰的亲传弟子啊。”海棠想了想,记起来了,“是叫月时雨吧。”

    她好奇的问:“少主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

    因为好奇那位正太的事,回来后姜末就像活泼话多的海棠打听。

    “是这样的,我不是已经见过大师兄大师姐了吗,还没见过二师兄,所以我想问问。”姜末打个哈哈,还是不要把事情宣扬出去为好。

    “是这样啊。”海棠没有怀疑,还有小半个月就要举行拜师大典了,少主除了见过秦怀义和素雨,其余的人一个都没见到,好奇也是正常的。

    “其实月少主也只比您早来一年,今年也就八岁,好像是器峰峰主游历时在街上发现的,然后心有所感,带回来检测,果然是适合炼器的灵根。器峰主就把他收为亲传弟子。”

    “器峰主是一个醉心研究闭关的人,一年不见踪影,大多数时间都是月少主一个人。”

    “听说器峰主把月少主拉进宗门的时候,还连带了两个人,听说是月少主兄长一样的人,再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才不是兄长,她就没见过哪个兄长把弟弟当提款机一样对待,还拳脚相加的。

    “啊哦,我知道了,改天我想去拜访一下,需要准备什么吗?”

    芍药在旁边笑:“奴婢写一封拜贴就行了。”

    姜末大手一挥:“好,我明天就去拜访。”

    芍药端庄的下去写拜贴。

    月时雨把衣服上的褶皱抚平,又把灰尘拍干净后才走回器峰。

    “少主。”

    “少主。”

    “少主。”

    “师兄……”

    一路上仆人们和普通弟子们挨个跟他打招呼,他点头回应。

    回到属于他的大殿,他走近一个房间。

    房间里面红彤彤的一片,各种器具应有尽有,还有一大推铁堆在角落,一些扭曲的,奇形怪状,似乎是某个成品的零件胡乱的摆在地上。

    他一路走过去,踢出去的铁具碰撞在一起发出响亮的声音。

    环境封闭焖肉,银白色的炉子里燃烧熊熊烈火,边边角角还有黑色的铁灰,月时雨早就习惯了这个环境,甚至待过更恶劣的地方,也不在乎做工精致的衣服会不会弄脏,直接坐在有年头的凳子上。

    他从凳子下掏出一截黑漆漆的物体,调动身上不多的灵力一笔一划的在上面游走。

    灵力在上面刻下深浅不一的痕迹,长短不一的线条交相纠缠,最后变成一个晦涩难懂的图案。

    随着线条数量变多,月时雨的脸色也变了,从原来的从容变得吃力,刻到后来,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滴,有些从额头直接滴到眼睛里。

    咸咸的汗珠刺激眼睛,辣辣的,他不敢眨眼睛。

    过了一个时辰,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此时他已经大汗淋漓,后背都被汗水打湿,柔软的布料紧紧贴着背部的皮肤,很不舒服。

    手中的东西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漆黑的铁块一半黑一半白,白色的那一边有莹莹的白光,还有半开的莲花。

    仔细看的话,上面又有很多杂乱的线条,看不懂的符号。

    “终于做好一半了。”月时雨低头暗暗自语,他的灵力储存少,做一个一级的法器就非常吃力,还要分成两半来做。

    咕咕咕~~~

    灵力消耗殆尽,还没到辟谷阶段的他肚子发出抗议,催促他赶快进食。

    食物也是恢复修为,放松精神的好方法。

    月时雨按住咕咕叫的肚子,脸渐渐变得落寂,他最后的钱已经给他们了,师尊在闭关,照顾他的侍女也要花钱买吃的,男孩不愿意白吃别人的。

    宗门食堂可以吃饭,还很便宜,但他现在身上一个铜板都摸不出来,再便宜又有什么用?

    手中的法器明天才能做好,做好后还要联系买家,最快也要后天才能收到钱,他坚持不住到那时了。

    看看还有没有以前买的辟谷丹,月时雨打开师尊给他做的储物器,往里面看。

    没有。

    一颗丹药的渣渣都没有了,他呆愣愣的看着昏暗的房间,忍受炉火不断的烘烤,没有了灵力后在这里更加难熬。

    没有了,他没钱也没吃的了。

    这两天该怎么办?

    突然,一阵香甜的气味转入他的鼻孔,口中不由得分泌唾液。

    他顺着香味看去,是那个被他可以遗忘的小篮子。

    几颗糖,还有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果子。

    抱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想法,他低下头,慢慢撕开糖纸,把硬硬的糖块送到嘴里。糖块甜而不腻,还有清新的果香。

    糖汁化为暖流,浸入五脏六腑,他又拿起一个梅果塞进嘴里,酸酸甜甜的。

    漆黑的屋子里只有暖黄色的火光,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一颗颗眼泪掉在地上,溅起小水花,没过两秒又被蒸干。

    “少主,您在里面吗?”门外,负责掌管大殿的总管的声音传来。

    “在,有什么事吗?”月时雨打开门,灼热的气浪与冷空气交汇,一半冷一半热。

    大总管恭敬的递过去一张华丽的信封,“少主,药峰的准嫡传弟子给你发了一封拜贴,说是明天想来拜访一下您。”

    月时雨的手顿住,脑子一片空白,为什么要来拜访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来?

    “我知道了,你回信说我同意了。”宛若一个提线木偶,他没有自己的想法,下意识的同意了。

    “好的,少主。”总管得到回复,退下去。

    关上门,隔绝了唯一的光,月时雨无神的靠门滑倒在地,怎么办,万一师妹把事情宣扬出去,他们得到消息,师兄师姐得到消息,师尊知道了。

    他们会不会对他失望,师尊是不是会后悔收他这个弟子?

    他的脑子乱糟糟的,比猫咪手中的毛线还要乱。

    怎么办?他为什么要答应拜贴?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一个老乞丐在被废弃的建筑物中听到一个婴儿的哭泣。

    他脚步蹒跚,加快走路的速度,打算狠下心来忽略哭声,满是补丁的鞋子在地上吧嗒吧嗒的响,明显是拼接的衣服在冬天是那样的薄弱。

    婴儿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下哼唧唧的微弱声音,在他测底要冻死的前一刻,一双布满老茧,沟壑纵横,布满污垢的手把他抱了起来。

    一个乞丐养孩子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特别是在那个不算富裕的地方,老乞丐带着一个拖油瓶过了很长一段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间,冬天没有柴火,乞丐就去捡被扔掉的衣服保暖。

    小孩子本来就娇贵,更何况是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一不小心可就会发生意外。

    好在,这个男孩在上天看来命不该绝,顽强的挺过了难熬的冬天。

    时过境迁,转眼间他就八岁了,老乞丐的身体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加上环境的摧残,早就跨掉了,没有力气再出去要饭捡垃圾。

    家里全靠那个八岁的男孩支撑。

    小男孩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也曾在黑暗的夜晚,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仰望天空,思考他的父母是谁,为什么会丢掉他,是他哪里不好吗?

    有时看见一对一家一口走过他也会用羡慕的眼神看他们,后来,经过时间的打磨,他慢慢的接受现实,不再想那些虚幻的东西了。

    他白天去收幼龄孩子的地方打工,替别人送东西,晚上去捡破烂卖钱,辛辛苦苦为爷爷赚取买药的钱。

    老乞丐说他不要,让男孩存钱给自己花,男孩倔强的拒绝,然后更加卖力的工作。

    有一天,他认识了两个比他的七八岁的大哥哥,大哥哥给他介绍了一个能赚更多的活。

    虽然更累,但他还是满足了,并且对两个大哥哥心存感激,感谢他们让他有钱能够买药给爷爷。

    可惜,上天很无情,几个月后,老乞丐的病情加重,那几日,他总是拉着男孩的手,说男孩以后会有出息,还说他是被爱的,他的名字就是在襁褓里找到的。

    还说啊,等爷爷走后,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贫瘠的地方,去大地方找生存方法,不要像他一样当一辈子乞丐。

    离那两个所谓的大哥哥远点,他们只是在利用他,不值得深交。

    有一天,男孩独自在外时遇见了一个仙人,仙人说他有修仙的天赋,要他跟着走,给了男孩一天的时间思考。

    回到那个破烂的小屋子,男孩把这件事讲给爷爷听,爷爷硬撑着最后一口气,一定要他去,后半夜,老乞丐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男孩想,他要听爷爷的话,跟仙人走,所以把老乞丐的尸体葬在无人的地方,在坟前坐了一夜。

    当男孩要去找仙人的时候,两个大哥哥来了,询问他为什么不去工作,男孩看见两个熟悉的人,就把他要去修仙的事情说了。

    两个大哥哥听到后就说,他们也要一起去,你去求求仙人,让他们一起去。

    男孩抱着要与两个哥哥在一起的心思,问仙人可不可以多带两个人,仙人看了一眼忐忑的两人,说可以。

    就这样,他踏上了修仙的道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