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37章 月时雨(3) “是你!”……

第37章 月时雨(3) “是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刘虎认出姜末:“是你!”这不是昨天的那个小女孩吗?

    “对啊, 大哥哥,我昨天也见到你们了,好巧啊。”小姑娘越走越近, 她走到三人面前,“这两个大哥哥是师兄的朋友吗?”

    赵龙友善的拍拍月时雨僵硬地肩膀, 端着一副好脸, “是啊, 我们是小雨的好朋友。”

    我靠,真有脸啊。

    姜末被两人的厚脸皮惊到了,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这种吸血虫真不要脸。

    “啊,原来是师兄的朋友啊,我刚才好像听见大哥哥们说骗什么都,你们在说什么吖?”

    赵龙脸色未变,哥俩好的搂住月时雨,:“哈哈,师妹听错了吧,我们没说骗啊。”

    姜末点点头:“哦,可能真的是我听错了吧。”

    刘虎也哈哈一笑:“就说说嘛, 我们和小雨的关系可好了。”

    赵龙笑着看了两人,“既然小雨要带师妹逛器峰, 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你们去玩吧。”

    说罢, 他稍微侧头, 嘴唇蠕动,跟着刘虎走远。

    留下月时雨坐在长椅上。

    “师兄,师兄, 你怎么了?”两人走远后,姜末发现小师兄的神色不对,问道。

    “啊,没事的。”被关心,月时雨扬起一个笑,他不知道,那个笑有多难看,比哭还难看。

    赵龙临走前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我们明天就要钱。”

    月时雨嘴唇抖动,原本不是后天要钱吗,为什么突然改成了明天,手里的法器最快也要今晚才能完成,明日找买家。

    可买家哪有那么容易找,他实力低位,也不会刻画几个阵法,又不是看在是器峰亲传弟子的身份,没有几个人买他做的东西。

    “师兄是在想那两个人吗?”恍惚中,他听见了小师妹的声音。

    姜末苦大仇深的看着月时雨皱起来的脸,里面的迷惘,痛苦都可以溢出来了,明显的她都不好意思装作看不见,信他没事的鬼话。

    她坦白的问出来:“为什么师兄要如此纵容那两个人,他们对你并不好,就是把你当成一个提钱多工具。”

    姜末坦诚的把话说出来,她今天来本来就是为了这个事,多管闲事也好,白莲圣母病也罢,先前和平的交流只是为了遮挡最本质的话题。

    听到姜末直白的话,月时雨反而松口气,他也知道今天两人的相遇都是因为什么,与其藏着掖着,不让打开天窗说亮话。

    “师妹,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软弱。”月时雨摇摇地看着远处,双眼涣散,找不到一个支点。

    “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没用,懦弱,我知道他们是在利用我,不管是在那时也好,在浩气宗也好,都是因为我身上有利可图才假装对我笑的。”

    “他们不停的找我要钱,每一次要我都给了。现在想来,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人。”

    “懦弱不堪,烂泥扶不上墙,只知道攥着那点随时会变凉的温度像条狗一样随波逐流过日。”

    月时雨的眼眶慢慢变红,想要以往的事情,他不知不觉的倾诉委屈。

    姜末沉默的听他说,现在他需要的就是一个听众。

    所以她听到了一个关于被丢弃儿童被人收养,然后被两个渣渣哄骗,幸亏有天赋被看中,却因为心善拎不清直到现在还没摆脱渣渣的故事。

    “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我做不到,师尊一直在闭关,我也不知道如何与师兄弟打招呼,只有他们愿意与我说话,我只是,只是不想一个人而已。”

    说到最后,月时雨几乎情绪崩溃,一个人藏着心事,没有人可以倾诉,还要接受两个混混的骚扰,又承载着师尊的期望努力,还是一个九岁的孩子,对他来说压力太大了。

    他把头底下,不敢看姜末的神色。师妹肯定会觉得他没用吧,肯定会被瞧不起的,如此没用,只知道抱怨而不敢做出实际行动,成天哀怨自己的软弱,每次把没办法挂在嘴边,他心里清楚,没人喜欢这样的人。

    姜末仰望天空,透过天边的云彩窥探另一个世界,带着缅怀:“其实啊,我也是一个被抛弃的孤儿。”

    她在回忆上一世,也在说这一世,“似乎也是刚出生就被抛弃到很远的地方,还在有好心人见到了我,不计报酬的养大我。”

    好像是在说大妮,也好像是在说福利院的院长妈妈。

    “我命大,养活了,好好的长大了,有时候也想过父母为什么会丢弃我,后来我就不想了,想不明白啊。”

    月时雨渐渐抬起头,眼眶通红,还有湿润的液体在睫毛上。

    小女孩带着笑,椅子有点高,小小的女孩坐上去后双脚离地,一前一后摇晃。

    “不会是一个人的,我遇见了很多好人,有见我可怜给我肉包子的大叔;有照顾我摆摊的老爷爷老奶奶;还有无缘无故提醒我的大哥哥和,愿意收我为徒的青木君……

    还有来浩气宗后见到的大师姐大师兄,芍药姐姐们,还有月师兄。”

    姜末往旁边移动,靠近月时雨,男孩的体温偏低,她仗着他温柔,就摸摸他的头:“不要说自己是一个人了,身边有很多人的。”

    头上的手太温暖了,月时雨的眼前似乎起雾了,遮挡着女孩温柔的神色。

    被遗忘在脑海深处的记忆似乎慢慢浮上来。

    因为爷爷去世,师尊笨拙的安慰,他鼓起勇气说要带上刘虎赵龙是师尊勉强的回答。

    来到宗门后掌门亲切的问候、鼓励。温柔的大师姐时常来问他适不适应,需要什么就告诉她的言论。还有平时不苟言笑的大师兄,他看上去很凶,其实也是一个温柔的人。

    平时照顾他的老爷爷,每次出去后打招呼的师兄弟。

    原来,他早就不是一个人了。

    原来,一切的过错都是因为他故步自封,沉迷在以前虚幻的温柔里,殊不知那是镜花水月,一碰就碎。

    “我都在干什么!我这两年都在干什么!”想明白之后就是对两年间蠢样子的后悔,他到底在干什么!

    每天胡思乱想,不记得师尊努力提高的训教,只要他们找他要钱他就给,只为维系那根本就没有的兄弟情义,不记得爷爷是怎么教他防备他们的。

    他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月时雨红着眼睛,“我居然要师妹提醒,真的是太不像话了,一点也没有作为师兄的担当。”

    啊啊啊啊,师兄的威严都被他败光了!

    QAQ,师妹以后不会看不起他吧,不会因为他是一个只会哭卿卿的爱哭鬼吧!

    姜末汗,不是吧,想明白了的第一反应不是要手撕渣渣,而是烦恼有没有丢失师兄的威严?

    她连忙安慰哭唧唧的小可爱,“没有没有,师兄不是要带我参观器峰吗?这才一半都没到,我们休息休息再逛逛吧,师兄可是很有担当的。”

    “真的?”月时雨不信,师妹不会是在安慰他,说假话吧。

    姜末疯狂点头:“真的真的,比珍珠还真。”还做了一个发誓的动作。

    “噗嗤~”月时雨被可爱到,拉下姜末的手,“我知道师妹说的是真的,但是这种手势不要随便举,也不要随便发誓,修仙之人,心静很重要,诺言也很重要。”

    “哦。”小女孩受教的点头。

    月时雨擦掉泪水,宛若雨后碧蓝如洗的清澈天空,“走吧师妹,我带你去参观其他的。”

    这这么快就收拾好情绪了,不用再坐一会儿吗?

    “我已经好了,走吧,做师兄的也不能太差劲。”月时雨拉着姜末的手,就像是哥哥带着妹妹一样,“走吧,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还没看到。”

    后来的时光显然更快乐,一路上月时雨脸上的笑容不断,眉头没有了愁云笼罩,他也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中午他们在食堂吃过饭,玩的上头的月师兄显然忘记了自己一分钱都没有,直到点餐时才僵住。

    完了,没钱吃什么!

    好在善解人意的小师妹发现了他的窘境,说这一顿她来请,师兄本来就是在给她当导游,没有花钱的道理。

    两人花了十几个铜板吃了一顿有肉有菜有汤,还有饭后甜点的丰盛午餐。

    走之前月时雨发誓,他以后一定要请小师妹吃顿好的。

    当然,两个亲传弟子一起吃饭,引起了轰动,但是两人一个天然呆,一个不知道,就没注意到周围越来越多的人。

    还以为是到饭点,所以人才多的。

    有中午休息过后两人继续逛器峰,这一逛,就逛到了晚上。

    姜末谢绝了晚饭的邀请,她要回去吃,这是青木君交代的,她要回去吃那个五彩斑斓的米。

    临走时,她偷偷塞给月时雨一个储物袋,是她买的第一个,那个残缺的储物袋。

    里面装了三十几块下品灵石,两千个铜板,二十个银币,并嘱咐等她离开后再打开。

    被总管老爷爷送回去,临走时老爷爷不知道为什么丢下一句谢谢。

    “玩得开心吗?”晚饭是跟青木君一起吃的,中途,他忽然来了一句。

    “开心!”回答他的,是小姑娘高高举起的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