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46章 师尊 好热!

第46章 师尊 好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热!

    ……

    好热!

    好热!

    好热!

    姜末知道自己在昏睡中, 热的像是被放进了蒸笼,她想看看,可是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只知道很热,她想翻身, 却怎么都动不了。

    头发湿湿的, 紧贴在脸和脖颈处, 很不舒服。

    怎么回事?

    “不要动,师妹再忍忍,再忍忍, 乖啊。”似乎有一双手擦掉了她额头上的汗珠,小心的梳理凌乱的发丝,用温柔如水的声音轻轻的哄。

    好熟悉的声音,是大师姐吗?

    “好……热……师、姐。”可是真的好热啊。

    一只冰凉的手摸住脸颊,姜末下意识的往冰凉的地方蹭。

    “乖啊,师姐知道你难受,再等一会,把寒气排出来了就行了,乖, 师姐陪着你。”素雨的声音轻柔而和煦,她看着床上热的脸皱成一团的小师妹, 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心疼。

    她也想为师妹解热,但是没办法, 寒水的寒气已经深入姜末的骨髓, 必须用烈火属性的丹药把寒气逼出来,不然身体会留下病根。

    本来她好好的修炼,一通传音被叫到药峰, 然后才明白事情的始末,师弟一直在自责,大师兄在安慰他。

    而她则来照看师妹。

    烈阳丹药效霸道,服药者很有可能会受不住热,素雨一刻都不敢离开。

    “师妹乖,快了,还差最后一点点,马上就可以了。”

    她用手帕擦掉姜末额头脸颊脖颈上的汗。

    姜末醒过来一段时间后又被热气腾腾的脑袋搞昏回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渐渐的不热了。

    一直坐在床边的素雨放下手帕,终于展露笑颜,太好了。

    露清殿外,一直垂头丧气的月时雨看到素雨出来,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焦急的问:“怎么样,姜师妹没事了吧。”

    素雨安抚的笑:“已经没事了,她现在体力消耗过大,睡着了。”

    “那就好。”他无力的坐下,眼眶湿润,“都是我的错,要是我再有用一点,把事情处理好了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小少年第一次因为自己连累别人,以前的事情都是一个人扛,好不容易有一个朋友了还害她受伤,自闭了,钻牛角尖。

    “时雨。”大师兄秦怀义严肃的喊。

    月时雨下意识回答:“到。”

    “咳,这不是你的错。”大师兄显然没有安慰过别人,只是干巴巴的说,“错的是那两个贪得无厌之徒,你们都没错,无需太过自责。”

    月时雨理智上明白师兄说的都是对的,他们没错,是刘虎赵龙心胸狭隘,知错不改。但是心理上他就是觉得自己错了,要是他不优柔寡断,要是他实力再强一点,要是他做好充分准备。

    师妹是不是就不会受伤,是不是就不会用微薄的灵力使剑,现在也就不会躺在床上承受痛苦。

    孩子苦大仇深着一张脸,一看就是还在胡思乱想,秦怀义索性敲了一下他的头。

    敲重点,用力地!

    “诶?”月时雨捂着头顶,疼痛把他从乱想中拉扯回来,他眼泪汪汪的,“大师兄?”

    “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还不如以后更加努力修炼,这次就当吸取一个人教训,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就好了。”

    秦怀义收回手,他要好好教训这个小孩。

    “而且姜师妹也不会怨你的。”他的眼睛时不时的会往敲打的地方瞄,是不是太用力了,怎么师弟还捂着头。

    姜师妹真的不会吗?

    他不是说姜末小心眼,就是怕。

    “那就等师妹醒来后好好道歉,然后处理好这次的事情,就当赎罪了。”一看月时雨的表情秦怀义就知道他没想通,最后,这样说。

    月时雨眼睛一亮,对啊,他是可以赎罪的。

    用力点头,“好!”

    素雨在旁边含笑看着。

    等姜末完全清醒过来后通过素雨的口知道了后面的发展,她发射信号后芍药就收到了,连忙赶过来,发现事情已经到结尾阶段。

    月时雨无措的抱着昏迷的姜末,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刘虎的情况非常危险,冰霜已经末过嘴唇,赵龙身上也开始结冰。

    她把所有人都带回了宗门,忙把青木君请来,仙君来了后脸色一沉,把姜末带到他的炼丹室,炼制出一颗丹药后才把素雨请过来。

    在此期间,他一直没有正眼瞧过月时雨,月时雨也知道自己可能让人师尊讨厌了,就缩在角落里看着。

    刘虎赵龙被掌门关押,他是寒水的上一任主人,当然知道怎么保全他们的性命。

    掌门说了,这件事情就由月时雨和姜末这两个受害者自己处理,他只是代为看押。

    姜末回想到昏迷前的时候,关心的问:“那月师兄怎么样了,我记得他好像受伤了。”

    素雨愣了一下,然后笑着回答:“时雨没事,回来吃了丹药已经好了。”

    那就好。

    素雨关切的问:“师妹可有何不适之处?”

    姜末感受了一下,摇摇头:“已经好了。”

    “对了师姐,师尊还在吗?”

    想了一下,她又觉得有哪里不对,改口,“我是说,师尊在合清殿吗?”

    素雨点头:“师叔一直在。”说到这里,她又摸摸姜末的头,“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师叔很担心,他还要求严惩那两名歹徒,要不是掌门师叔拦着说要你跟时雨自己处理,可能青师叔已经为你报仇了。”

    姜末指着自己:“要我跟师兄处理吗?”

    素雨点头。

    她掀开被子穿鞋,“那我现在就去找师兄。”

    素雨阻止她,温柔的说:“不先去给青师叔抱平安吗?”

    姜末想起来了,她的傲娇师尊要是知道她第一时间想的是去找别人,估计又要哼了。

    “那我去找师尊了。”

    素雨失笑的看着小师妹慌慌张张的背影,感叹小孩子真可爱。

    “师尊,我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虽然以青子涯的修为,姜末踏进合清殿范围时就知道她来了。

    小徒弟的脸色还算好,没有送回来时那么苍白。

    “师尊,我回来了。”

    “呵。”

    毫无疑问,扑面而来的是满屏的嘲讽。

    姜末笑眯眯的踱到青木君身边,“我回来了师尊不应该高兴吗?我可是英勇的击退敌人,保护了师兄呢。”

    青木君把头偏过来,嘴角扯开:“所以你说的击退敌人就是把自己整的昏迷过去,然后让人抬回来。”

    “哎呀,那是意外啦,我平安回来就好啦。”姜末得寸进尺的拉仙君的衣袖,诶嘿,没有甩开,有戏,能哄。

    她又把声音加了五分甜度,“而且没有丢师尊的脸,很勇猛的。”

    青木君恶劣的把姜末的脸颊扯开,语气中有不满,“要是你那师兄能处理好自己的事,也整不成这些幺蛾子。”

    她眼珠子一转,明白月时雨已经把前因后果讲明白了,但这事也不能怪他,“都是那两个坏人的错,月师兄都给过机会了,他们还是不改,而且师兄才多大,还是一个九岁孩子,不要对他这么苛刻嘛。”

    “说的好像你不是孩子一样,我看他是白长了几岁。”青木君放下手中的软弱,对傻徒弟替人开脱的行为很是不满。

    呵呵,姜末暗中捧腹,她还真不是孩子,已经是一个老阿姨了。

    “总之。”她决定绕过孩子不孩子的话题,一锤定音,“千错万错都是那两个人的错,我跟师兄很无辜。”

    仙君看着胆大包天的徒弟,很少有人受得了他的脾气,他原本一为收来的徒弟可能也是中规中矩的,没想到招来一个活宝。

    不怕他,胆子大,说的话也听,定下严格的目标没有抱怨,一丝不苟的执行布置的任务,这样的徒弟,让他怎能不上心。

    可是就一次出行,整的遍体鳞伤的回来,通行的人到没大事,所以他有气,想亲手宰了那两人给徒弟报仇。

    掌门拦住了他,说:“孩子们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做长辈的在旁边看,在他们走错路的时候纠正就行了,不要太干预,什么事情都替他们做,我们要相信孩子。”

    这番话也有道理,青子涯原本的教育理念就是让人独立思考。

    只不过这次被气坏了头脑,一时忘了。

    “确实是他们的错。”青木君摸着毛茸茸的头顶,“所以最后会是你跟那小子定处罚。”

    他加重力度,姜末缩一下脖子,听见头顶传来师尊阴恻恻的声音:“我要是知道你不忍心,定的处罚轻了,一定会好好教导你什么叫犯我者,必杀之。”

    姜末觉得脑壳顶凉飕飕的,求生欲上来,“好的,好的,我一定不会心软的。”

    青木君早就看穿了她皮下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善解人意的开口:“去吧,去找那小子商量一下结果吧。”

    “好。”

    走过不少路,大约是开始修炼的原因,她的体质得到了改变,以前觉得累的距离,这次走过去却刚刚好。

    “爷爷,麻烦叫一下月师兄。”

    上次那个头发花白的老爷爷站在外面,姜末礼貌的请求。

    “好,好,姜少主切在这里吃点糕,老奴这就去。”

    老爷爷和蔼的端上一盘子糕点,就去找月时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