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56章 无处不在的梅花印 不管是任何地方,……

第56章 无处不在的梅花印 不管是任何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管是任何地方, 不管这个地方再怎么繁华,阳光下必然存在阴影。

    周围的人衣不蔽体,明显拼接的破烂衣服让人怀疑能否避寒避暑, 随处可见的垃圾,一推就倒的房子, 还有隐藏在暗处的邪恶眼睛。

    他们在暗处盯着两人, 似乎在思考要不要撕咬, 一脚踩在地上,肮脏的水坑溅起的水打湿了洁白的鞋子,他们与这里格格不入。

    这里就是梅花镇的贫民窟, 里面与外面就像是两个世界,一个光鲜亮丽,一个暗无天日,阳光仿佛就是一道分界线。

    外面的人沐浴光明,里面的人藏于黑暗。

    前几个被害者都是贫民窟的人,月时雨提议来这里找找线索,没想到见到的确是这样一副残像。

    这里的人对外来人抱有一种天然的敌意,他们不欢迎这样干净的人来这里,但又不敢出声, 只是用带有敌意、警惕、厌恶的眼神看着两人。

    月时雨垂下眼,以前他也是这里的一员, 当人知道他们的心理。

    两人找到一个老奶奶,如果说其他人的房子是风吹就倒, 那么这个奶奶的房子根本不配称之为房子, 就是几块拼接的布围的一个长方体。

    据他们得到的消息,其中一个失踪女子是她的孙女。

    布块里传来微弱的呼吸声,“打扰了。”月时雨深吸一口气, 然后才进去。

    看到两人进去后,四周响起了悉悉索索的窃窃私语声。

    里面的老奶奶半阖眼睛躺在杂草堆中,微张的眼睛里全是眼白,猛地一看,让人莫名的阴翳,加上满脸的褶子,让姜末想到了以前玩的游戏中那些村落里的分派奶奶。

    把猜想压在心底,她表面上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谁、谁——呀?”听到声音,老人迟钝的偏过头,直勾勾的看着两人。

    月时雨抿嘴半跪在她旁边,也不介意污泥沾染上洁白干净的衣摆。

    他布置一个隔音罩,轻声的说,“老人家,我向您打听个事。”

    老人耳背,颤抖着声音,“你——说、说、什么?咳咳,咳……”

    气息微弱,声音断断续续,只是几个字她就上气不接下气,月时雨就怕她下一秒就咽气了。

    “师兄你让开,让我来。”姜末一把把人拉开。

    捏住老人干枯瘦弱的手,姜末拿出一颗丹药塞进她的口中,丹药入口即化,不等老人挣扎,就化为一股甘甜的汁水流入口腔,最后到达腹中。

    老人眼中惊恐,“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她躺在杂草中,全身动弹不得,实在是不知道这把老骨头究竟有什么可让人觊觎的。

    姜末温和的笑,十二岁的小女孩还是个孩子,笑起来最是逗老人喜欢,“奶奶,我们是在帮您治病,不会害您的。”

    老人被姜末灿烂的笑晃了眼,喃喃道,“治病。”

    姜末往老人身体中运输灵力,边答应,“是啊老人家,我们是来帮您的。”

    老人家被温暖的灵力安抚,渐渐放松下警惕,任凭丹药温暖身体,渐渐的她感觉到了,原本将行朽木的身体从新焕发生机。手指能动,干涩的喉咙也能说出话。

    她苍老混浊的眼眶涌出泪水,手撑着下方的地就要起来,嘴唇抖动,“恩人啊,请仙子受老婆子一拜。”

    居然能让她这个马上要死的老婆子回光返照,不是仙人是什么。

    姜末月时雨连忙一左一右的扶住她。

    “受不得啊老人家。”

    老奶奶被扶住,无法用贫瘠的语言表达感激之情,记起来最开始月时雨说的话,“仙人要打听什么事,只要是老婆子知道,一定知无不言。”

    她说话时偏向姜末,谁治好她,她就下意识的偏向谁。

    月时雨给她递了一个眼色,姜末腹中打好草稿方才说话,她小心翼翼的问:“老人家,您还记得小彩吗?”

    小彩就是老奶奶收养的孙女,失踪的第一人。

    她话音刚落,老奶奶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一甩手,居然把姜末的手甩出去了,厉声呵斥,“你们是什么人!”

    姜末懵逼脸一瞬间,还是解释,“小镇发生多起女子失踪案,镇长委托我们来调查的。”

    她言辞恳切,“我们不是坏人。”

    老人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不相信,“你们走开,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小彩已经不在了,不要再来找我了,老婆子一个将死之人什么都不知道。”

    月时雨脸上一喜,“老人家,您是知道什么吗?”

    老人完全变了个态度,直接躺在炸草堆里闭上眼睛,“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一副无赖样子。

    这……师兄妹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样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月时雨当下果断掏出浩气宗的玉牌,“老人家,我们是浩气宗的弟子,接下来调查真相的任务,不是坏人,这是我们的任务案卷,有宗门印章在。”

    老人听后睁开一只眼暗中观察,来的两人不似几日前的人粗鲁,就算是被她忽视对待也没有生气,当下才有点信任。

    见老婆婆肯张开眼,月时雨一喜,把玉牌和案卷又拿近点,方便她仔细看。

    老婆子哪里知道什么是浩气宗什么是玉牌,只知道这么有底气的肯定不俗,犹豫的开口:“你们真的是来查小彩失踪的原因的?

    姜末展开一个小,小脸圆嘟嘟的,“是啊老人家,我们就是来为您孙女报仇的。”

    老奶奶看着两人,内心挣扎,最后咬咬牙还是开口了,“两个月前,小彩那孩子突然一脸喜色的来找我,说是找到了份好工作,以后就给梅花园浇水,每天都有五十个铜板可拿。”

    她说着说着就潸然泪下,“我当时只顾着高兴,哪里会细想,直到小彩几日不回家,听说又一个女娃娃失踪后我才想明白,梅花园浇水的工作要多少人就有多少人,哪里轮的上我们这些乞丐。”

    “当时我还不死心,以为是小彩有啥子时耽搁了,直到我听说姑娘们接二连三的丢失。”

    姜末只觉得前面迷雾重重,“奶奶,您是说小彩在失踪前说是去梅花园工作?”

    老人肯定的点头,“是,千真万确。”

    姜末月时雨心有灵犀的点头,然后又问,“那您刚开始怎么那样说,是有人比我们先来打探消息吗?”

    老人忽然大喘气,吓的姜末拍她的后背顺气,过了一会,老奶奶眼中爆发出强烈的仇恨光芒,“是,是有人来找过我,就在昨天!”

    “他们也是说调查小彩失踪的原因,让老婆子把小彩失踪前说过什么话都告诉他们。”

    月时雨思索问,“难道那些不对。”

    老奶奶又喘了两口气,“当然不对,他们是镇长家的人,我看见了手臂上的梅花印。”

    “镇长家的奴仆都会打上梅花印,就算他们藏好了,老婆子也看见了。”

    她越说越生气,“可笑,让小彩去梅花园工作,居然问我说了什么,当时老婆子装疯卖傻糊弄过去,他们以为我是疯婆子,就躲过去了。”

    是啊,明明是他们雇佣小彩去梅花园的,为什么又一问三不知,还要隐藏身份。

    所以,“镇长家有问题。”

    月时雨点头。

    姜末又拍拍老人家的背,“放心吧奶奶,我们一定会找出真相,为小彩报仇的。”

    老人紧紧抓住姜末的手腕,“求求你们了,一定要找到真相。”

    姜末跟月时雨点头。

    “师兄,最后一个受害者似乎与镇长儿子有关系,小彩的失踪也与镇长的梅花园有关系,线索应该在镇长那。”

    路上,姜末与月时雨交流线索。

    “是,镇长家算一个线索,但也不能全然相信老人家的话,我们还是要多找找那些女子的家人们了解情况。”

    姜末想了想,也是。

    之后,他们又在贫民窟里找剩余几位受害者的居住的地方,可惜,周围的人对他们避之不及,而且其余几位都没有相熟的人。

    “邻居”们也是为自己的生计奔波,哪有心情去管其他人。

    两人没办法,只能原路返回,打算去那个大户人家家里问问。

    倏的,两人听见后面传来跑步的哒哒声,还有小孩子稚嫩的声音。

    “大哥哥,大姐姐等一等。”

    回头,发现一个小男孩跑过来,到他们面前时停下。

    姜末半蹲下身子,温柔问道:“怎么小弟弟?”

    他怯生生的抬头,吃了一口空气,这才鼓起勇气说:“哥哥姐姐们是在问花花姐姐的事吗?”

    花花,第五个失踪的女孩。

    “是啊,花花姐姐失踪了,我们要去找她,小弟弟知道什么吗?”月时雨也蹲下来,轻柔的说。

    本以为没有收获,没想到居然峰回路转。

    小男孩吞吞口水,“我知道,花花姐姐在走之前我看到过她跟一个大哥哥一起。”

    姜末没想到是这种答案,难不成第五个女孩是跟人私奔了的?

    她又问:“那个大哥哥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小男孩想了想,用手比划,“高高的,瘦瘦的,穿的衣服很好。”

    两人失望,大众的特征。

    然后听到小男孩说:“大哥哥的手臂上还有一个好看的梅花印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