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58章 形迹可疑的管家 “小姐平日里就是在……

第58章 形迹可疑的管家 “小姐平日里就是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小姐平日里就是在院子里读书、女红,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想到, 哪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没说完,李千金的贴身大侍女就泣不成声, 眼泪跟珠串一样往下掉。

    翠儿是李家主买回来的, 从小一直跟小姐在一起, 主仆感情深厚,自从小姐失踪后她就一直处于埋怨自己的状态,要不是她不中用, 也不会连小姐失踪都不知道,还是第二天才发现。

    这几天一直在外寻找,此刻娇嫩的面孔疏于打扮变得粗糙,眼眶中的红血丝交错,整个人显得疲惫黯淡。

    听到仙长来调查,她也顾得不女子清誉,把小姐的房门打开,让众人进去。

    月时雨跟黄明泽在与翠儿交谈,姜末、流云宗的貌美女子、时刻用嫉妒的眼神看着貌美女子的师妹三人检查房间。

    “不知李小姐失踪前可有何异样?”黄明泽一马当先, 笑眯眯的打听,俊美的外表加上男子气息浓郁的气质, 逗的未经人事的小侍女脸红心跳,下意识垂下眼, 眼睛左右飘动, 手指打转。

    她边说边想,“……没有,小姐在失踪前一晚上还在看书, 然后又练了一会字就洗漱睡了。”

    翠二沉思了一下,想了想,“……要说异样的话,小姐不知从何时起迷恋上了话本,那几日都在看,以前小姐是不会看的。”

    “那李小姐在这一个月内可有见过陌生人,或者可疑的人?”说完后,他还冲月时雨友好的笑。

    二师兄头顶问号,但为了维持住浩气宗的逼格,纵然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对他笑,还是有涵养的颔首示意。

    不知道为什么,黄明泽笑的更……嗯嗯……了。

    “这个……也没有吧,小姐平日里不会轻易出府,唯一一次还是二十天前的灯会,灯会上小姐带奴婢出去玩,期间被人流冲走了,与奴婢分开了一小会。”

    她的神情突然变得不好,“不会就在这一小会就被歹人注意到了吧。”

    黄明泽摇头,“这还需要调查,现下我们也不敢下决定。”

    翠儿垂头丧气,也顾不得面前还有一个让她心动的美男子,“都是奴婢的错,要不是那晚睡得太死,就能看见歹人的样子了。”

    月时雨觉得不尽然,就算是没有睡着,就她那个软弱无力的样子,估计还有可能丢掉性命。

    姜末扫视房间,这是一个标准的古代富贵女子的闺房,有梳妆台,有一个小小的书架,还有大衣柜大床。

    按翠儿所说,这个房间自小姐失踪后就没有动过,原模原样的。

    床上没有凌乱的痕迹,失踪时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连被子也是整齐的平铺在床上,就像是歹人把李家小姐掳走后还贴心的把床整理好。

    她的手指划过整齐的书架,上面书的名字她不敢恭维。

    《哪里逃!仙尊的逃跑小徒弟》

    《爱的一万次,霸道王爷轻轻点》

    《逃婚一百次,邪魅夫君狠狠爱》

    《冷酷仙师的萌萌小娇妻》

    ……

    简直槽多无口好不好,她已经很久没有吐槽过了,今天真的忍不住了。

    真的,因为师门认识的人仅有那么几个,大师兄外冷内热,白衣飘飘,挽个剑花就是仗剑走天涯的仙人。

    大师姐温柔似水,就是人们心中的女神;二师兄原本是个憨憨,这几年越长越好,妥妥的一个修仙界的高富帅。

    师妹风樱娇俏可爱,师弟霄旭温文尔雅,师尊大人更是仙气飘飘,似乎下一秒就可以羽化登仙。

    掌门师叔沉稳、练万碟妖娆妩媚,左冯象魁梧(感觉可以手撕衣服,然后裸着胳膊打铁),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这里是奇妙、科幻的修仙世界。

    ……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么出戏的话本啊(‵□′) 。

    不不不,她要透表面看本质,万一这只是标题秀逗,里面的内容都是正经的、文雅的呢?

    【逍遥天尊用修长的手指挑起媚儿的下巴,勾唇邪魅一笑,声音低沉有磁性,“怎么?做我天尊的女人委屈你了?这么想逃?”

    吐出的热气撒在女人雪白的小脸上,她的娇躯瑟瑟发抖,小鹿般纯净的眼眸可怜兮兮的看着这个强势的男人,花瓣一样的嘴唇微微张开,“不,不要这样,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逍遥天尊不屑一笑,“嗤,这天下谁是我的对手,我说的就是法则,你只能在我身边。”

    说着,他低下头………】

    啪!

    姜末用力合上书,不行了,太羞耻了,脚趾头都能在地上抠出一座完好的露清殿。

    大致看了一眼,后面全是车。

    偷偷记下名字,她决定把这件事处理完之后也去买一本,别说,后面写的又香又艳,肥而不腻,是一本好书。

    正经脸.jpg

    啪嗒。

    一个书签掉下来,姜末翻到那一页,讲的是女子勇敢追求真爱,与爱人私奔的情节。

    弯腰把书签捡起来,她忽然看见一个小纸片……

    “师妹怎么在这站着,不过来帮忙吗?”秋月梨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这里看看,那里摸摸的姜末,剔着鲜红的指甲,对一旁站着的师妹说。

    “嗤,秋月梨,这里没有别人,收起你那副恶心巴拉的模样,再说这种简单的任务那用得着本小姐出手,大师兄一人足矣。”师妹的样子也很漂亮,只是偏偏长了一张嘴。

    段婷婷不屑的冷哼,“别以为有大师兄撑腰就得意,等师兄把你玩腻了,看你怎么哭。”

    秋月梨没有理她,手段如此低下,还妄图勾引大师兄,痴人说梦。

    她身姿妖娆的走到姜末的旁边,露出一个知心姐姐的笑,“师妹如此年幼,居然就有了筑基初期的修为,不愧是浩气宗的高徒。”

    一开口,就是一句恭维。

    姜末的听觉灵敏,其实她们说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她还是听得见,不明白她们为什么在这种正事关头还在……额……争男人?

    不管了,尴尬的远离总是好的,明明已经走到房间的最边上,却还是被找上门了。

    “师姐夸赞了,都是师尊辛苦教导的功劳。”姜末回一个礼貌的微笑,姐姐这几年的训练可不是光是肌肉。

    秋月梨所在的流云宗只是一个中小型宗门,好不容易遇见一个浩气宗的弟子,拿还不是赶紧过去抱大腿,师兄肯定也是这么想到,所以才与那男弟子搭话。

    认识一个大宗门的弟子可不是容易的事,段婷婷那个没脑子的还在圈外,根本不是对手。

    “那也要师妹刻苦修炼才行啊,师姐自愧不如。”秋月梨嫉妒坏了,该死的,她的天赋在中型宗宗门里都可以名列前茅,这一直是她傲人的资本,见天见到姜末时不知在心里怎么的嫉妒。

    她今年二十,筑基初期,还不够。

    看着一无所知的姜末,她的内心突然涌现出一个邪恶的念头,但是下一秒就被她藏在心底。

    继续微笑套近乎。

    姜末眼睛一眯,炼丹师的感知可不是开玩笑的,那一闪而过的恶意没有逃过她的法眼。心底对流云宗的人提起了警惕。

    聊到最后,秋月梨“满载而归”,切,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稍微温柔一点,话就被套出来了。

    “狗皮膏药。”注意到秋月梨恶心的表情,段婷婷呸了一声。

    外面,黄明泽也问道差不多了,正在跟月时雨套近乎。

    “师弟真是年轻有为,我与道友一见如故,改日定要再聚。”

    月时雨也笑着点头,不动声色的拒绝,“改日有时间了一定。”

    “有时间”是一个薛定谔的事件,这有没有时间还不是一句话的功夫。

    也不知黄明泽听明白这句婉约的拒绝没,反正他就是笑,只是笑。

    “今天已经探查完了,明日我们会到其他地方去看看。”李府客厅,黄明泽话讲清楚,就要告辞了。

    “多谢各位仙师,管家,快去送送仙师们?”李家主受宠若惊,忙把管家叫来。

    李管家低头,“好的老爷。”

    “众位仙师请随老奴来。”管家走在他们旁边,恭敬的作出往前走的手势。

    路过正值中年的管家,姜末吸吸鼻子,半垂下眼睛,长长弯曲的睫毛遮挡着里面的神色,不动声色的观察管家。

    这一切,只被毫无存在感的流云宗一弟子看到。

    他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哈哈哈,今天碰到浩气宗的弟子,是我们都荣幸,两位一定要吃的开心,今天师兄请客。”迎客来客栈的大厅里,六个人围住坐下,黄明泽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下,慷慨的招揽姜末和月时雨。

    “来,师弟喝酒。”

    秋月梨饱满的红唇上也有水渍,举起一杯推到姜末面前,“来,师妹也喝。”

    “不了。”月时雨不仅把自己面前的酒杯推开,姜末面前的也移开,“我们还未到喝酒的年纪。”

    黄明泽递酒的姿势一顿,脸上有些不自然,然后才挤出一个笑,不似先前的那样热情,“来吧,师妹年纪还小不可以喝,师弟年纪差不多了,来一口。”

    “好不容易出来宗门,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呗。”

    “不!”月时雨还是拒绝。

    这是第二次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