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59章 流云宗的奇怪氛围 桌上的气氛更是诡……

第59章 流云宗的奇怪氛围 桌上的气氛更是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桌上的气氛更是诡异。

    段婷婷重重放下酒杯, 酒杯与桌子碰撞发出闷声,用一种抱怨的声音说,“大师兄, 人家都说不喝了,你就不要再劝了, 让别人误会我们赶着求就不好了。”

    旁边爱慕段婷婷已久的巴潜听到爱慕的女神说话, 哪里还有脑子思考, 马上迎合,“就是就是,师妹说的有道理, 他们不喝就不喝,我们求着干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

    她说完,桌上的气氛更加诡异,秋月梨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蠢货,就算是再心疼大师兄,也不应该在这种场景表现出来,流云宗长老的孙女又怎样,平日里在宗门地盘作威作福就罢了, 在浩气宗面前算个屁啊!

    她露出一个歉意的笑,“抱歉了, 师妹师弟在宗门被惯坏了才养成这个口无遮拦的样子,师姐替她赔个不是。”

    说完, 她一口气喝完酒杯里的酒, 白皙的脸上浮现朵朵红晕,看起来很是可口,风情万种, 成熟女人的魅力扑面而来,没看到上菜的小二眼睛都要到瞪直了吗。

    黄明泽本来下不来台,被段婷婷和巴潜蠢到了,心中不住的把两人捶打,恨不得不带出来,有了秋月梨的话,他的怒火才熄了一点。

    他也举起杯子,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抱歉啊师弟,我们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训师弟师妹的,喝茶好,年纪小不喝酒是对的,刚才是师兄鲁莽了,这杯酒当给道友赔不是。”

    月时雨冷眼看着几日拙劣的表演,在心中对流云宗的评价降到的低点。

    黄明泽的名号他听过,也是一个少年天才,外界对他的评价是谦逊有礼,君子坦荡荡,有傲气又不傲慢,俗话说得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然,有时候也反着来),他今天可算是见到了。

    好大喜功,师门不喝,骄傲自大,贪恋美色……

    哦呼,月师兄不高兴了,姜末就坐在月时雨旁边,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流云宗的行为她也不喜欢。

    “我记得还有一个人的,那人不吃东西吗?”桌上只有六个人,流云宗是五个人,照应来说桌上应该有七个人,可是酒过中旬,她还是没有见到大哥让她映像深刻的小哥哥。

    “是的,他身体不舒服,就不下来了。”黄明泽笑笑,解释道。

    姜末却注意到她提起这个话题时,段婷婷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和恶心,似乎对那个人抱有很大的恶意。

    她知趣的停止这个话题,继续做一个不善言谈的小师妹。

    用完饭后,姜末把月时雨拉到自己房间,说出她白天的发现,“我在李小姐房间找到了一张被烧了半边的纸张。”

    当时要不是书签刚好掉在旁边,她可能就错过了。

    展开纸,周边已经被烧完了,只剩下黑乎乎的边边,上面的字豪气大方,一看就是练过的,上面断断续续的。

    【***乔儿,****时候,*****约定,*****娶,*****,心悦……】

    全篇之看得到这几个字。

    ……嗯~~~ヾ( ̄0 ̄; )ノ

    这就不得不让姜末多想了,李小姐桌上的书加上引人瞎想的信。

    她把书架上书的内容告诉月时雨,“李家小姐不会是跟人私奔,早就远走高飞了吧。”

    看到二师兄真的露出思索的脸色,姜末连忙补充道,“当然,这也是我的猜测而已,更多的还是要我们去找查。”

    说起这个,她正正脸,“我还发现了个奇怪的点,送我们出来的管家师兄还记得吗?”

    月时雨一下就想到了,“他有何奇怪吗?”同时脑中回想管家的行为,可惜,他想遍了还是想不出。

    姜末指着鼻子,“我闻到了,他身上有李家小姐闺房的香味。”

    说起感官,她就忍不住热泪盈眶,真的是太艰难了,师尊说炼丹师的每一个器官都要敏锐,就把姜末的眼睛蒙住,只靠触觉和嗅觉分辨药植的种类年份 。

    答错多了还有惩罚。

    她的每一天都安排的满满的,练剑、炼丹、采摘药植、背书、分辨药植,还经常在空间里加班加点,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呵呵,那些闲来无事来一个强抢民女的纨绔之所以能上街,还是因为太闲了。

    咳咳,话扯远了,让我们回到正题。

    月时雨不明白,“粘上香味而已,万一是今天去接我们出府时不小心粘上的呢?”

    姜末一脸你不懂得笑,“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照应不小心沾染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就像我,粘上香味后半个时辰就消散了。”

    月时雨清楚的记得,他们到那后直到出来时,差不多大半个时辰,管家都没有出现,所以香味是哪里来的?

    “女子闺房的味道可不能轻易让人知道,而且,就算这种香是府里采购的,一个千金大小姐用的东西是一个管家买得起的吗?”

    “所以,管家肯定是线索。”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条线,一条是贫民窟女孩们失踪前见到的镇长家仆,一条是李家的管家。

    “明天把剩下的几个女孩子家找完,到时线索肯定就明显了。”最后,月时雨一锤定音。

    “今日累着师妹了,好好休息吧,明天再说。”

    此时天已经完全被一块黑布盖住,盛夏时节,她还可以听见远处书上知了的歌声,后院时不时的冒出一两声猫的叫声。

    姜末少有的睡不着,可能是缺少了熟悉的炼丹火焰的温度,二师兄刚才说她累到了,其实没有,这两天是她少有的轻松日子,只用跑跑跑,根本不累。

    推开上房的窗户,她忽然记起来黄明泽他们听到最后两间上房就在他们手中时精彩的脸色。

    不确定他们要干嘛,反正除了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哥哥,她对流云宗的人没有好印象。

    黄明泽英俊儒雅的外表是污浊吵闹的内心,段婷婷和秋月梨娇美的外表下是丑恶的心理活动,嫉妒、贪婪、心机。

    有时候姜末就觉得感知太灵敏也不好。

    随意的看着黑夜下的后院,眼睛往左一飘,她揉揉眼睛,似乎是那个小哥哥。

    黑夜为他的脸盖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晚风吹过他白色的衣摆,宛若一个深山妖精。

    滴答滴答。

    豆大的雨点打击窗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然而小哥哥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姜末心中发急,怎么回事,下雨了耶,怎么就不知道往屋里跑。

    陆战的头发要被淋湿了,手腕传来火辣辣的刺痛,他的表情一动不动,诡异的是,嘴角好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眼中古井无波,习惯了,四年前被从思过崖放出来后他就没有离开过黄明泽的视线,身体里被下的毒每月的解药只有黄明泽有。

    那人心有嫉妒,每次都喜欢看他毒发后的样子,等似乎过足了手握生杀大权的瘾,才喂狗一样把解药扔到地上,看他一步一步爬过去。

    呵。

    感受着清冷的雨,陆战垂下眼,快了,再等两天,马上就可以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下雨了赶紧回屋啊!”脆生生的女声带着担忧的在耳边响起,同时头顶覆盖一把伞,替他挡住了所有的雨。

    陆战抬头,浩气宗那个师门正举着一把大伞站在他旁边。

    他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太快了,快的姜末都没有抓住。

    她皱起秀气的眉头,远处看还没什么,走进一看,他的白衣都淋湿透了,紧贴在身上,同时还传来淡淡的血腥味。

    伤病患者居然还在淋雨,这让姜末抓狂,她尽量柔声的说,“快进去吧,外面淋雨不好。”

    陆战苦笑一声,手腕处的白衣已经变成了粉色,“道友不知道,不是我不想进屋,而是大师兄不让,这是对我的惩罚。”

    “什么,惩罚?”姜末说到最后都变声了,她降下高涨的情绪,咬着牙笑着问,“他是你师尊?”

    陆战摇头,“不是?”

    姜末又问,“那他是你直系师兄?”

    还是摇头。

    姜末再问,“那他平日里教导你,对你好?”

    陆战犹豫了一下,还是摇头。

    那惩罚个屁啊!在浩气宗,就算是宗门大师兄秦怀义被低下的弟子顶撞了,也是告诉人的师尊,没有师尊的告诉亲近的长老,或者上一级的人。

    让他们对弟子进行惩处。

    姜末问道:“你是因为什么被惩罚的?”

    陆战摇摇头,下垂的睫毛遮住了眼中所有的计量,声音微弱,“抱歉,这是宗门私事,我不能说。”

    是啊,当然不能说,说了之后的戏该怎么上场?

    啧。

    她在心里出声,咋就忘了呢,人家师门的事情外人没资格问,看到陆战,她心里就有莫名的熟悉感,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他的外表如此出色,见过一次的人都不可能忘记。

    “这样吧,我举着伞陪你在这等,相信你的师兄过一会就会让你回去的。”想了想,还是不忍心让他在雨中淋雨,她只能在旁边干站着,提议道。

    “这怎么行,要是大师兄见到你,肯定会更生气大权。”陆战可怜巴巴的说,一滴雨水流过下巴,没入衣襟,看起来诱惑极了。

    姜末拍拍胸脯,“没事,我的感知很强的,绝对在他发现之前走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