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60章 哄骗人的渣男 “我叫姜末,你叫什么……

第60章 哄骗人的渣男 “我叫姜末,你叫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叫姜末, 你叫什么?”两人站在雨中,姜末手中的伞被小哥哥抢了,说是不能让你孩子给他举伞, 闲来无事,她就开始打听人家的信息。

    小哥哥轻笑, “我叫陆战。”尽管头发还在滴水, 但这丝毫没有损伤他的风华, 一举一动都透露出良好的家教,单手举伞在树林旁,好一副淡雅的水墨画。

    “道友还是先回去吧, 再等下去就要到半夜了,我怎么能因为私事打扰到你,这实在是让我的心难安。”陆战小哥哥苦笑一声,再吃劝说姜末离开。

    姜末更是怜惜这个帅小伙,“没关系,反正我也睡不着,而且我也没有打伞,哪里累到了?”

    说着,她掏出来一颗丹药, “就算是修士也要注意身体,这里有一个补血丹, 先拿去吃了吧。”

    小哥哥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姜末灵敏的鼻子已经嗅出来了来源, 有看到那处已经变得不成样子, 最后还是拿出来一颗丹药。

    突然,她的神色一变,马上跑开了, 临走时丢下,“你的大师兄来了,我先回房间了,记得吃药啊!”

    感知中,黄明泽脸上的笑餍足又油腻,身上的一服也变得凌乱,身上还有一种味道。

    一时半会也不记得这种味道是什么。

    赶紧跑回房间要紧,别人的家务事别掺和。

    看着女孩跑开的背影,陆战收敛了脸上所有的神色,从原来的小可怜模样变成一个面无表情的人。

    他的眼神晦涩难懂,把与他气质不符的碎花雨伞收起来放进储物袋,手上的丹药也一起消失,豆大的雨点打在他身上,转眼间就把原本湿漉漉的衣服湿上加湿。

    头发上的雨水顺着往下掉,有些误入到眼睛里,有些流到衣襟处。

    左手腕出的红晕越来越大,连衣袖下的草地都染上血腥味。

    陆战知道怎样的模样才能满足黄明泽的施虐心,越狼狈越好,最好像一只狗一样。

    这样他才好心安理得的享受不属于自己的天赋,才会觉得自己本来就是天之骄子,这样才会觉得他不足为惧。

    黄明泽站下走廊下,看着雨中的人影摇摇欲坠,却还是硬撑着,原本发泄的身体越发的愉快,他就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人影越来越狼狈。

    直到陆战的嘴唇发白,他才放下抱胸的手,大发慈悲的说,“不用站了,过来吧。”

    那人一走一个踉跄,在走廊上留下湿漉漉的印子,黄明泽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跌倒在地上的人。

    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还碾了碾,陆战还是一声不吭,倒在地上,呼吸微弱,过了一会,黄明泽觉得没意思。

    要是陆战反抗,他还有心情欺压,可是陆战一声不吭的,他很没有成就感。

    “腕在那边,你去放满,然后滚出我的视线,看见你就恶心。”

    客栈的桌子上有一个流光溢彩的小碗,与朴素的房间格格不入,陆战挣扎的站起来,慢慢挪到腕前,翻手,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

    他面不改色划破本来就被水泡的发白的手腕,鲜红刺眼的血液哗啦啦流进玻璃碗里,陆战的脸色越来越白,小腿肚明显打颤。

    忍受常年累月的痛苦,他已经习惯了。

    过了好一会碗里才装满,他脸色苍白的退到一边,“大师兄,已经装满了。”

    黄明泽满意点头,看向红色的碗的眼睛是藏不住的贪婪和垂涎,大手一挥,一颗白色的丹药落在地上,“行了,下去吧。”

    今天遇见了浩气宗的人,他心情很好,就大方的直接给丹药。

    强撑着最后的力气从地上捡起救命丹,陆战低着头,乖顺的退出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间,黄明泽还是不至于让它睡柴房,关上门,他立刻靠住门,慢慢滑落坐在地上,长吁一口气。

    左手腕还在流血,他捏住丹药,混杂血液,一起吞入肚中。

    眼中是遮挡不住的杀意和疯狂,没有丝毫人性。

    待深入骨髓的疼痛下去,他又摸出姜末给的补血丹,手指摩挲白瓷瓶子,不顾往下滴的鲜血。

    神奇的是,陆战心中的杀意渐渐消散,疯狂的眼睛变回原来的古井无波,幽深神秘。

    任凭血液打湿手掌心,他看着,喝吧,多喝点他的血。

    多喝点。

    多喝点……

    黄明泽确定周围没人后,又布置了一个屏障,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白玉瓶子,从中倒出一粒粒黑色的丹丸,又把丹丸浸泡在血液中,霎那间,黑色的丹丸变成了血红色。

    红的诡异的丹丸一个个圆润饱满,散发清幽的味道。

    他先是吃了一颗,然后把丹丸装入原来的瓶子,从眉眼处都能看出他的喜悦。

    突然,黄明泽的耳朵动了动,从门缝出传来了一道声音,“大师兄,是我啊,婷婷。”

    段婷婷的声音娇柔又婉转,听得人骨头都酥了。

    黄明泽一挑眉,开门。

    门外的段婷婷穿了一身“清凉”的衣服,半遮半掩,大胆点勾住他的脖子,小口微长,“师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两人靠的很近,他还能闻见她身上的香气。

    黄明泽勾唇一笑,单手抱住柔软的身躯,在她的惊呼声中关上门,这里早就被下了隔音罩,所以他不怕段婷婷出声。

    双腿环绕在黄明泽的腰上,段婷婷还没搞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顺利,但下一秒就容不得她多想,就入了下一波的起起伏伏。

    黑暗中,她没有看到,她亲爱的黄师兄双眼通红,眼睛里全是野兽的光芒,看不见一丝理智。

    上一层的房间里,姜末猛地跳起来,小脸通红,还没有从刚才看见的那一幕中回过神。

    本来回房间后准备修炼,她放心不下那个可怜的小哥哥,就放出神识出去看看,这一看不得了,就看到了劲爆刺激的深夜视频。

    通过六年的修炼,她也知道炼丹师的修炼与其他的不一样,别人是增长灵力,而炼丹师主要增长的是灵魂能力,也被叫做意识能力。

    炼丹师炼制丹药的时候不仅要考验灵力、记忆力、平衡力、还要考验神识强度,要是神识不强,那么丹药的度也就不好把握。

    神识也可以看成是灵魂出窍,身体留在原地,灵魂在千里之外探路。

    刚刚她就灵魂出窍了一次,然后就看到了少儿不宜的东西。

    姜末拍拍脸,“忘掉,忘掉,全部都忘掉。”

    也不是没有看过片子,就是……怎么说呢……根据她今天的所见所闻,流云宗的大师兄似乎是……额……秋月梨大师姐的男票吧。

    这这这……

    想了想,这都半夜了,再不休息都要天亮了,还是抓紧时间修炼一会儿吧。

    嗯!

    “师妹,昨晚你去哪了?”清晨刚起来舞剑,月时雨一脸阴沉的走过来问。

    “啊?”刚开始姜末还没明白,之后就呆愣愣的解释昨晚的情况。

    “我只是觉得他太可怜了,就举了一会儿伞。”她发誓,真的没有做什么事情,所以师兄就不要用女儿学坏了的表情看着她了,慌乱。

    月时雨的眉头舒展开,但还是叮嘱,“平时多留个心眼,量力而行的帮助别人,不要把自己搭进去。”宗门里也不是安全纯洁的。

    越是大宗门,里面的腌臜事越多,月时雨比姜末多了三年的岁月,做过的宗门任务更多,见识了很多的黑暗事,早就不是原来单纯的孩子了。

    “嗯嗯,我知道了。”姜末歪歪头,点头。

    哎呀,二师兄板着脸说教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妈妈真的好欣慰。

    “那就好,我就不打扰你了。”月时雨说完,找了一个安静开阔的地方,也开始练剑。

    姜末练剑是是因为自保,锻炼体力,月时雨练剑也是同样的道理,只不过他还有一个理由。

    炼器师要对炼制的武器了若指掌,所以他学的很杂,十八般武器样样都会。

    只不过因为浩气宗的主要武器是剑,所以相对于其他武器,剑用的更多。

    这些年的养成,生物钟早就养成了,不管昨晚多晚才休息,第二天到时间了已久会醒。

    一招一式早已烂熟于心,每一次的挥剑都是不同的力道和方向。

    唰!

    唰!

    唰!

    陆战靠在窗户的边上,看着小姑娘认真的挥剑,专注而出神。

    “哈哈,不愧是浩气宗的道友,居然如此认真练习,看来是师兄懈怠了。”黄明泽哈哈大笑的走出走廊,他是被练剑的声音吵醒的,本来不想这么早从美人乡中出来。

    可是一想到秋月梨,刚到手的美人也就成了烫手山芋,他确实受用段婷婷的爱慕,可是秋月梨的爷爷比段婷婷爷爷的实力更强,同时秋月梨的天赋也跟高,跟他是天作之合。

    只是男人嘛,哪有满足的,一晚上,段婷婷都在诉说爱慕,他就膨胀了,虽然搞不明白昨晚为什么决定收下这个美人,但做都做了。

    “婷婷,听大师兄的话,我们都关系先不要暴露,等师兄做了掌门,不再惧怕大长老了,我们就挑明关系,我心中根本没有秋月梨,跟她在一起也是大长老的逼迫。”

    黄明泽眼馋段婷婷的爷爷,二长老的资源,既然成了他的女人,那就要为他做事,一开口就哄骗。

    昨晚刚刚与心爱的师兄达成好事的段婷婷哪里还有脑子,听到师兄的“苦衷”,当场就义愤填膺,娇滴滴倒在黄明泽健壮的胸膛中,娇滴滴的说,“那就约好了,到时候一定到给婷婷名分。”

    “好,好。”

    得到承诺,段婷婷甜蜜的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