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61章 被欺负的陆战 “没有的事,只是勤能……

第61章 被欺负的陆战 “没有的事,只是勤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有的事, 只是勤能补拙而已,不不像师兄师姐们那样有天赋,只能用这种方法来弥补差距。”月时雨收起剑, 外人来了,还是他一个不喜欢的人, 没有心情再练剑。

    旁边的姜末也默默收起手中的剑。

    “道友作为浩气宗的弟子, 天资出色, 就不要妄自菲薄了。”黄明泽哈哈一笑,自来熟的走到月时雨身边。

    姜末默默地、默默地远离,感官明锐有一点不好, 那就是知道的太多,此刻黄明泽在她眼中就是一个散发着奇怪味道的物体。

    有莫名的血腥味,还有两种女子香,她也终于记起来昨晚闻到的味道是什么了。

    好家伙,上半夜一个,下半夜一个,这时间划分的很好啊,牛逼牛逼,也不怕翻车。

    “啊, 这位道友是月道友的师妹吧,果然是天姿国色, 以后绝对是一个绝世大美人。”清晨雾蒙蒙的看人最是朦胧,姜末的底子本来就不差, 算不上倾城倾国, 但长开了也是一个美女。

    黄明泽此刻脑子还没有完全清醒,在瞳孔深处,还有一抹别人察觉不到的红。

    换作是他清醒的时候根本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讲究的是循序渐进,从微小处挖墙脚和散发魅力,对一个十二三岁的女性也不会说出如此孟浪的话。

    黄明泽露出一个(自以为)温柔的笑,“师妹你好啊。”

    奇怪,昨天怎么就把这么个小美人胚子忽视了呢?

    姜末被油到了,勉强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道友好。”怎么搞的,有了昨晚那两个各有风情的美女还不够!

    拜托,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救命啊≡ ̄﹏ ̄≡。

    稍微一个错步,她就躲到了二师兄的后面,不是己方太弱小,是敌方太强大!

    “师妹自小怕生,平日里又被师尊惯坏了,不当之处,还请多多见谅。”月时雨神色不变,眼睛却进入认真阶段,一个小小的移步,把姜末露在外面的最后一丝一服也挡住力求不让黄明泽看到一丝一线。

    “没关系,小孩子都怕生的。”黄明泽心中怎么想到不知道,但表面上还是一个知心大哥哥的样子。

    但是笑容没有了昨天的热情,眼中的算计在月时雨的眼中无可遁形。

    “我先回去洗漱了,道友等会再会。”

    扯开最角皮笑肉不笑,他最后看了被月时雨挡住的人,原本没有多大兴趣的,但现在有兴趣了。

    等人走远,月时雨皱着眉头,“怎么回事,昨天这人还不是这样的。”就算是心中又想法,表面上做的滴水不漏,今天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

    姜末摇头,把昨晚看到的告诉了月时雨,“难不成他觉得我们好骗,演戏也不尽心了?”

    他不知道,想了想,“总之心中有数就好,接下来我们尽量远离流云宗的的人,实在是不能远离就不要交心。”

    姜末点头。

    黄明泽门口,有一个人早早的就来了。

    看到他上来,巴潜红了眼眶,直接拔剑冲上去,“该死的伪君子,就是你欺负了婷婷,我要杀了你!”

    巴潜时刻关注着女神段婷婷的行动,昨晚就听见旁边的门打开又关上,一直苦巴巴的守在门口,没想到天亮后才等回人。

    那凌乱的衣服,满面春色,还有空气中若隐若现的味道,他一下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巴潜冲出去拦在门口,疼心疾首质问,“为什么,为什么!我爱了你那么多年,你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大师兄,我哪点比不上他!”

    段婷婷被吓了一跳,原本好好的路突然冒出来一个人人,还在大声呵斥,但定睛一看,原来是巴潜,顿时就不高兴了,“干嘛,干嘛吼我,你不想混了!”

    听到后面的话,她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眼中的不屑刺痛他的眼。

    “爱慕本小姐的人都从流云宗排到隔壁佛门了,是个人说爱我本小姐就要回应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你该问道不是哪点不不上大师兄,而是哪点比得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

    段婷婷一直知道巴潜喜欢她,可是又怎样?喜欢她的人多了去了,巴潜要不是有点天赋也不配当她的跟班。

    别以为打着爱的幌子就可以得到她,二长老的孙女,金贵着呢,而且他也不安好心,口口声声说爱,其实根本就是谈恋爷爷的资源。

    巴潜被说的双眼赤红,他是想利用这个傻白甜大小姐走到上一层次,他相信日积月累下一定可以俘获段婷婷的芳心,早就把她当作自己的女人。

    巴潜气坏了,一字一字的咬清楚,“大小姐,大师兄可是又了大师姐了,你过去不合适吧。”他说的那个语气,就差指段婷婷的额头,说她是破坏别人的第三者。

    “你!”段婷婷最恨别人把她跟秋月梨一起比较,但是现在浑身难受,身上还有种味道,“我的事不要你管,滚开,以后我就是大师兄的人了,没事别在我眼前惹人讨厌。”

    说完,她直接进门,设下一个禁制,气呼呼的去洗漱。

    隔壁的隔壁,秋月梨俏脸寒霜,眼中杀气四溢,徒手捏断了桌子腿。

    两个贱人。

    巴潜就在黄明泽门前等他回来,一看到人,手中的剑就忍不住挥出去。

    “去死吧!”

    黄明泽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转过头,依靠以往的经验躲过可怕的一剑。

    “找死!”目露凶光,哪管这是师弟,直接一巴掌拍出去。

    筑基后期的实力是筑基初期的两倍,巴潜被强有力的灵力击飞出去,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咳咳,咳”被灰尘和鲜血呛出声。

    巴潜对上黄明泽冰冷的眼睛,那是什么眼神啊,冰冷无情,连最表面的师兄弟情都不愿意装,看他的眼神就跟看死人没两样。

    “下不为例。”从巴潜旁边路过,他用冷的掉渣的声音吐出这几个字。

    等人走远,巴潜才发现他的手脚抖得不成样子,原来,他在怕那个面无表情的大师兄。

    最外边的屋子,被打开的窗户已经关上了,陆战喝了一口水,嘴角微弯。

    快了。

    客栈的客厅里,姜末明锐的察觉到了流云宗气氛不对劲。

    大师兄黄明泽周围的气变得爆戾又混乱,秋月梨俏脸寒霜,不善的看着段婷婷。

    段婷婷则得意又张扬,时不时用炫耀的眼神看秋月梨,有明目张胆的对黄明泽眉目传情,把事后他的话忘个干净。

    巴潜出乎预料的没有用愤怒的目光看黄明泽,也没有对女神献殷勤,一个人坐在角落,低垂着头,暗藏心事。

    陆战小哥哥的脸色比昨晚还差,嘴唇苍白没有血色,套在白色的衣服里更是显得羸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跑。

    怎么回事,那颗补血丹是没有吃吗?还是昨晚又发生了什么事,是被惩罚了吗?

    顾及两个宗门的不同,姜末不敢轻易去关心,只能暗中递眼色。

    陆战感受到一道不同寻常的视线,转过去一看,昨晚的小姑娘挤眉弄眼,脸部变成一个扭曲的样子,看起来奇怪又搞笑。

    姜末做口型,你没事吧?

    陆战回一个笑,同样无声的张口,没事。

    “这是什么啊,不要吃这个,陆战,快去给本小姐做饭。”段婷婷扔下筷子,娇气的嘟嘴,习惯性的吩咐陆战。

    听到她开口,流云宗众人同样丢下筷子,巴潜似乎找到了出气的东西,“耳朵聋了没听到吗?还不快去!”

    妈的,找不了黄明泽的碴,还不信治不了一个小小的陆战了。

    陆战咳嗽两声,伸出左手,上面的伤口狰狞又可怖,深可见骨,隐约还可以看见粉嫩的肉,一丝血水从伤口中渗出来,“实在是对不起,我今天可能不能做饭了。”

    姜末呼吸一致,她就说嘛,怎么小哥哥身上的血腥味更重了,感情是受伤了,而且看伤口的新鲜度,是昨晚!

    她离开后,就是黄明泽来过,是他!

    “哈!”巴潜发出一声冷哼,“谁管你手怎么样,反正我们现在就是要吃,半个时辰内,我要见到饭菜。”

    月时雨嘴角已经扯平,他还是看错了流云宗的人,在人前都是这个样子,在人后不知道有多嚣张,居然如此欺凌同宗门的弟子,这种宗门不值得深交。

    秋月梨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深究那两个小贱人的好时刻,瞥见月时雨已经面露异色,她心中把段婷婷还有巴潜骂了个半死,该死的,就算是欺负那个贱种也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下!

    还有黄明泽,平时不是最好吗?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动作,在旁边高高挂起事不关心!

    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她脸上带着柔和不赞同的笑,“这样不好吧,陆战又不是我们都奴仆,再说他也受伤了,师弟师妹忍忍,回去了师姐带你们去好好吃一顿。”

    傻逼,蠢货,还不快住口!

    “就你善良,他做出来的也没见你少吃两口,再说陆战也不是我们流云宗的弟子,平日里养着不就是一个仆人吗?我叫他去做他就必须做!”段婷婷不屑的看秋月梨,表子,只会在别人面前立碑坊,平时还不是使劲压榨别人。

    秋月梨胸前一哽,气急而笑,“你……”

    “我去做。”陆战打断他们的话,脸上带表情隐忍又无可奈何的悲凉,“我马上去做。”

    “听到了吗,人家本人都没有拒绝,少多管闲事。”段婷婷洋洋得意的说,陆战的识趣让她很高兴。

    “哼,那是我浪费口舌了,你愿意去就去吧。”秋月梨不想像泼妇一样争论,既然陆战不识好歹那就由着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