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65章 审问 “今日是我们败了,要杀要剐悉……

第65章 审问 “今日是我们败了,要杀要剐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今日是我们败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黑衣人头领败落了,被月时雨一剑斩断了左臂,现在灵力用尽, 拿武器的手臂也用不了,颓废的跌坐在地上, 无所谓的说。

    他的周围还有三个活口下属, 其余的都在战斗中被杀死。

    其中两个都是姜末用寒水砍伤, 然后控制住的。

    掌柜和小二在打斗中时就跑了,现在还没回来,他们只有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 审问这群莫名其妙来攻击的人。

    “说,你们是谁派来的,我可以给你们个痛快。”黄明泽脸上黑的可以滴下墨汁,奇耻大辱,他一个筑基中期的人打筑基初期的人,居然还受伤了,现在吃了一颗补血丹,他的状态好很多。

    长剑就在颈侧,头领只要一偏头就会有生命危险, 他毫不在意,“我说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们是不会暴露主人身份的。”

    “好, 那我就成全你!”黄明泽双眼像是淬了毒, 拔剑就要斩杀。

    黑衣人双眼闭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噗通。

    圆圆的头颅掉在地板上,他随意甩剑, 血迹蹭到墙上,变成一串大小不一的红点。

    “你们呢?也想死?”他双目赤红,紧紧盯住剩下的三个人。

    “冷静点黄道友,不要全杀了,我们还有从他们口中撬出主谋的身份。”月时雨面上不善,阻止黄明泽继续的动作,杀一个可以当作他在发泄,反正俘虏多,可以理解。

    但是他现在明显没有理智,不能放任他胡作非为。

    黄明泽的眼睛冰冷,深处闪烁着不详的红光,语气冷的掉渣,“怎么,你们浩气宗还管我杀不杀偷袭我们都人,贵宗慷慨大方、善良有慈悲心,我们可没有。”

    月时雨也冷下脸,“黄道友,说话最好还是思考一下,不要什么事都牵扯到宗门。确实,他们是偷袭你们了,但是我们师兄妹没有牵扯进来吗?我们也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去留。”

    两人这下子是真的撕破脸了,周围的气氛变得焦灼,姜末的手已经按在剑上,要是对面有何异动,她也要先动手。

    气死了,这什么人啊!

    “两位师兄都消消气,月道友,大师兄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看我们师弟师妹们遇到危险,心急才口出恶言,不是故意的。”秋月梨表面打圆场,心里把黄明泽骂了个半死。

    垃圾,狗屎,老娘真是瞎了眼才觉得他未来可期,沉不住气的垃圾,还要老娘来打圆场,吃屎去吧。

    月时雨也不想闹的太僵,有人给台阶下他也顺势而为,语气稍稍有点缓和,“原来如此。”

    秋月梨笑,“是啊是啊。”

    她走到黄明泽身边,在段婷婷冒火的眼睛中缠上他的手臂,“师兄,我们现到一边休息休息,我陪着你。”

    黄明泽就跟木头一样被秋月梨拉到一边,奇异的没有反驳。

    段婷婷也屁颠屁颠的过去,不放过任何一个很跟师兄相处的机会。

    月时雨走到剩余的三个人面前,把他们的面罩拉下来,气定神闲的说,“说吧,究竟是谁让你们来的,现在说出来我们可以从轻处理。”

    三个人的相貌普通,属于丢在人群中都找不到的,一个胖胖的拳法,两个瘦一点的人。

    面对月时雨的劝说,他们没有一个出声,秉承着沉默是金的道理,连眼珠子都没有动一下。

    他一点都不意外,说实话,高级的刺客都是由死士组成的,他们被抓后会第一时间吞毒自尽,不会留一丝线索。

    这一批人显然不高级,所以他们才会在这里耗时间,头领死后,出现了明显的眼神波动。

    所以,月时雨坚信,没有撬不开的嘴,只有利益的不够让人心动。

    “这样跟你们说吧,在这里的都是……”

    “道友!道友你们没事吧!”方镇长的大嗓门隔了厚厚的人群都能听到。

    此刻的镇长没有在府上的从容,神色慌张,家丁在旁边为他开道。

    “让让,让让,仙师办事,闲人走开。”

    “让一让,让一让。”好不容易挤开拥挤的人群,方镇长的脸色还有一层薄汗。

    晴天大白日的,黑衣人全身上下黑漆漆的,还成群结队,能不吸引人的实现吗,加上大都过程中产生的动静,客栈外面听到里没有异动了,大批大批跑来看热闹。

    客栈掌柜兼职老板看到破破烂烂,还在掉木板的迎客来,当场就跪在地上,老泪纵横,“哎呦我的客栈啊,这可是我的命根子,没了你我以后怎么办啊!上有老下有小,用什么吃饭啊!”

    他整个人趴在地上,眼泪鼻涕一起流,是真的伤心了。

    后面的小二也一脸悲怆,迎客来的工作轻松工资又高,加上客人打赏的小费,他已经买了一套房,现在在攒儿子的彩礼钱,客栈倒了他又去哪里找工作!

    “镇长,你怎么来了?”姜末奇怪的问。

    方镇长擦擦脸上带汗,苦巴巴的说,“哎呦喂,还不是听到了这里发生了大斗,我一想就知道是道友你们,这不赶紧来了吗。”

    他的视线转移到那些黑衣人的身上,气冲冲的,“那就幕后黑手吗?”

    似乎只要姜末说是,他就会上去把人打残。

    姜末摇头,“还不确定,这是突然来攻击我们的,现在还没问出是何人让他们来的。”

    方镇长信誓旦旦的说,“他们一定是幕后黑手,现在见到道友来了,怕被抓到,所以才想出偷袭的卑鄙想法。”

    他走到月时雨的旁边,“道友让开,你太温柔了,对付这种无耻败类应该用铁血手段,看我的吧 ”

    月时雨无奈退后,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只要说出幕后的主事人,他就会求情,让他们可以免受点惩罚,然后又威胁他们,要是不说就用残忍的方式杀了他们。

    可是黑衣人油盐不进,胖胖的那个甚至还笑出来,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嘲弄,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方镇长站在三个黑衣人面前,在所有人措不及防的时候,一脚踹过去。

    “啊——!”

    这一脚,踹到了胖子受伤的地上,他的手冻成了一个冰坨,这一下真的痛到无法呼吸,忍不住喊出来了。

    “让你们作乱,让你们欺负我梅花镇的人,真当我这个镇长是纸糊的不成。”方镇长怒气慢慢,一脚更比一脚狠,踹的胖子惨叫连连。

    “我错了,我错了,不要踹了,我说,我说——!”

    不是吧,姜末惊讶了,这么容易就说了,感情月师兄刚才做的一系列心里建设都比不上这几脚来的好?

    “哼。”方镇长再踹最后一脚,慢条斯理的后退一步,“知道错了就好,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可以大发慈悲饶你一命。”

    他确实有这个权利,一般来说,说下达的任务,最后抓到犯人都归雇主处理,除非遇到紧急情况。

    “我说,我说……”胖子呲牙咧嘴,疼啊,他最怕疼了。

    “你敢,居然背叛主人!”旁边两个黑衣人怒目而视,挣扎着要扑过去,又被方镇长一脚踹飞出去,“说吧,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胖子也不是全然傻白甜,他还懂得讲条件,“你发誓,我告诉你们后你不能杀我。”

    镇长利落点发誓,“好,我发誓,只要你说出所有的一切,我方某人就不会杀你。”

    “镇长,怎么可以轻易发誓!”月时雨焦急,可是镇长已经发誓了,他也不能阻止。

    “哈哈哈,无事,月道友无需担心,只要能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残害我梅花镇居民,一个誓言而已。”方镇长笑笑,眼里闪烁着慈爱的光。

    这个表情,这些话,是个人听到了就要感动于他的奉献,他的爱民如子,谁不称赞他是一个好镇长。

    他笑呵呵的招呼流云宗一行人,“说吧,还有那边的道友,一起过来听听,你们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

    秋月梨黄明泽段婷婷一起,巴潜在旁边,神色不明,陆战完全被他们抛弃了,姜末偷偷的向他招手。

    陆战笑笑,不动声色的走到她旁边。

    胖子等痛觉下去,清清喉咙,“你们先下一个隔音罩。”

    月时雨修为最高,他降下一个把所有人都笼罩住的隔音罩。

    他一开口,就丢下一个炸弹,“其实,我们都主人就是李家的大管家,李行凯。”

    管家!

    姜末和月时雨对视,同样想到了那股诡异的香。

    “没想到,居然是他,原来还只是怀疑而已。”姜末小声嘀咕。

    “什么!居然是那个老头子,你没搞错吧,一个普通人!”段婷婷的反应最大,她本来就看不起普通人,觉得他们一辈子也就那样,这时突然有人告诉她,就是一个普通人,居然能让心爱的大师兄受伤。

    “不可能!”

    她神色凶恶,“你是不是在瞎说!”

    “普通人?”胖子玩味的看着段婷婷,嘴中反复咀嚼这几个字,发出一声嗤笑,“谁告诉你,管家还是原来的管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