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68章 密室 “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68章 密室 “究竟发生了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究竟发生了什么!”巴潜的尸体给了众人当头一棒, 为什么筑基初期的他居然死在这里,尸体的边缘也没有打斗的痕迹。

    那黄明泽段婷婷呢?

    他们又在哪里?

    “大家小心,随时警惕周围, 这里没有我们想到那么简单,师妹麻烦你了。”最后一句月时雨是对姜末说的。

    “没事。”姜末摇头, 从白灼中拿出好几个瓶子, 又把瓶子里面的丹药分散开, 最后每一个人手中都有一个瓶子。

    “我是炼丹师,里面装了回气丹,补血丹, 强力丹,去毒丹,等会要是碰到特殊情况我与你们分开了,也好有个保障。”

    她一一介绍丹药,“这些丹药都是一级丹药,全是完美级别的,回气丹可以补充灵力,补血丹可以加快伤口愈合补充流失的血液,强力丹可以短时间增强身上的力量, 去毒丹遇到毒气时可以破解绝大部分普通毒。”

    “大家收好。”

    秋月梨握紧瓶子,心中复杂万分。炼丹师, 居然是炼丹师,真是让人嫉妒啊, 年幼的一级炼丹师, 而且能炼制出完美级别的丹药!

    “多谢姜道友。”陆战淡淡的笑,这一丝表情波动在他绝世的脸上更加吸引人,至少姜末不争气的心跳加速了, 吸溜。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好了好了,我先去检查一下巴潜的情况。”姜末对别人的感谢感到不好意思,为了防止陆战的嘴巴再说出让人难为情的话,她赶紧跑开去检查巴潜的尸体。

    后面,陆战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姜末的身上,专注、认真。

    秋月梨若有所思,心中不由的有一个邪恶的想法,看向陆战的眼神带着让人不舒服的算计。

    他确实有一张好脸。

    以前不是没想过黄明泽看上了那张脸,所以一直欺辱他,后来知道不是,但还是改不了以往的习惯,一直把他当狗一样对待。

    现在吗……似乎可以给陆战递出橄榄枝了,她的目标是月时雨,而陆战可以用脸去勾引姜末这个单纯的小姑娘,她要改变对他的态度了。

    姜末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专心致志检查巴潜的尸体,至于为什么她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看见尸体面不改色,还能找线索,说多了都是泪啊!

    谁叫她有一个严厉、懂得东西杂又多的师傅呢!这些年除了教导炼丹,还教了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在八九岁的时候就经常带她看各种各样的尸体。

    讲真的,要不是姜末本人不止八九岁,而且还心大懂得调节情绪,估计都要被整抑郁了,谁他妈带孩子看尸体,还让她上手,还美其名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他妈的串戏了吧!

    姜末也从一开始的呕吐恶心几天吃不下饭到现在的老司机,无所畏惧甚至还能评头论足。

    这中间经历了什么就不说出来,她怕又哭出来。

    巴潜尸体的眼睛瞪大,似乎发生了不敢置信的事情,而且身上没有防备的动作,死因是一支毒箭,一箭穿心。

    他的一只手遥遥的伸向一个方向,以她这些年年的经验,有一个不好的猜想。

    姜末犹豫了一瞬,还是吞下猜测,说道,“巴潜死于剧毒,所以我猜测这里应该有人守着,或者此处有机关,我更偏向于后者,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也没有灵力残留,应该是机关偷袭。”

    “是吗。”月时雨喃喃,随即凝重的嘱咐,“大家小心,此处有些诡异,一定不要掉以轻心。”

    众人齐声,“好!”

    不用他说他们也会小心的。

    “接下来辛苦师妹了。”月时雨冲姜末点头。

    姜末心领神会,炼丹师的精神力对于探路是一个作弊器,虽然不能像摄像头那样拍到清晰的画面,但也不错了。

    还是月时雨在最前面,姜末转移到第二个,秋月梨第三个,陆战最后。

    姜末的精神力很幼小,能探测的距离不远。

    一行人走了一百米远的样子,姜末突然感受到异样。

    “有人来了。”她低声说道。

    刚好这里有一个拐角,他们就躲在拐角处后面,等待那两个人过来。

    遥远的,两个交谈的声音传过来,四面封闭,还带着回音。

    “听说有人抓了两个偷偷潜进来的正道人士,现在在逼问他们,其中一个还是长的漂亮的女人。”

    “怎么,你有想法?”

    “那哪会啊,我知道,女人都是拿来成就大业的,我不就是想着等主人把那女的血放干净,剩下的身体能不能给我们用用,真他娘的憋屈,老子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发泄了,憋死了!”

    另一个警告道,“小声点,等主人的伟业完成了,你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就算是那些仙女也可以得到,不要露出这副没见识的模样,而且那两人还有同伙,主人正在审问。”

    “唉,行吧,主人伟业在即,我等也不要拖后腿。”

    “你知道就……谁!”远处似乎跑过去一道黑影,先前有人袭击,正是杯弓蛇影的时候,不远处突然跑过去一个背影,打头的人一惊,忍不住出声。

    另一个人抽出腰间的武器,等了半天,还是没有听到一点声音,放松紧惕,还有闲心打笑,“不要那么紧张,说不定是老鼠呢,不要疑神疑鬼的自己吓自己。”

    那人有些尴尬,“哈哈,这不是怕那两人有同伙嘛,小心一点准是没错的。”

    “……唔唔——”

    “唔唔——”

    只是点头的功夫,两人就换了一个姿势,嘴巴被人用手紧紧捂住,那只手力大无穷,任凭他们怎么掰都掰不下,只能用惊恐的眼睛表达出愿意顺从意思。

    “嘘,等我们放开手不要叫,同意就眨眼两次,不同意就眨眼三次。”月时雨跟陆战一人捂住一个人的嘴,低声说。

    两人连忙眨眼两次。

    把人拖到角落,月时雨放开手。

    那人马上,“jiu——唔唔!”

    “我奉劝你们不要动,刚才是我们不想杀害你们,并不是说我们就是不敢动手。”陆战笑的危险,锋利的剑尖就在男人脆弱的脖子面前,只要陆战用力一点,或者手抖一下,男人的姓名就没了。

    “再说一次,放开后不要想着叫救援,你们可能不想知道,到底是我的剑快,还是你说话的速度快。”

    男人两股战战,腿软的想直接坐在地上,但是面前的剑尖是那样的尖利,陆战眼中的杀气蔓延,刺激了男人本来就弱小的心脏。

    不回了,我不会再求救了,求求你放开我,不要杀我。

    男人疯狂眨眼睛,向众人传递这个信息。

    姜末再旁边想了想,突然给出两颗黑色的丹药,“这是两颗毒药,只要我才有解药,给他们吃下吧,这样就不怕暴露我们了。”

    小小的女孩玉雪可爱,古灵精怪,长长的秀发被编成两个可爱的包包,大大的眼睛清澈见底,此时,她在两个男人的眼中就是一个小恶魔!

    月时雨恍然大悟,笑,“还是师妹想的周到。”

    “姜道友的建议很好。”陆战也笑,从姜末手中拿走一颗药丸,粗鲁的塞进男人嘴里。

    两人放开手,两个男人不敢吭声,“呕。”怎么干呕都扣不出那两个丹药。

    丹药入口即化,味道甚至有点甘甜,可是一想到它的功能,两人瞬间恶寒。

    姜末在旁边,笑的开心,“不要白费力气了,你们是吐不出来的,这是我自制的毒药,寻常人是没有解药的,而且明天就会发作,到时候你们会体验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不会叫的,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不要杀我,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们,求求你了。”其中一个男人很果断,当场下跪磕头求饶,在这过程中还记得压低声音。

    “对对对,不要杀我,我也会很听话,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会说,而且我的地位比他高,知道的东西更多!”另一个人不甘示弱,同样跪下,甚至为了保全性命不惜把同伴推出去。

    “可恶,你这个贱人!”

    “呵,只是为了活命罢了,只要能让我活下去,什么我都愿意做!”

    月时雨阻止了他们无聊的争吵,“不要把人吸引过来了,等会我们会分为两拨人审问你们,要是其中一个说假话,你们就别想拿到解药。”

    月时雨跟姜末带走了那个说是身份跟高的那个人,秋月梨陆战带走了另一个。

    “两位大人,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您们想知道什么,只要是小人知道的,一定通通说出来。”那个人谄媚的笑,把姿态摆的很低。

    姜末在旁边用精神力观察,月时雨审问,“我问你,这里是什么时候建成的,还有你的主人是什么身份,抓来的女子们都在哪,是不是还活着,你们究竟打算做什么!”

    “哎呦,您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小的也不知从何开口啊。”那人不知是天性如此还是怎么的,都到这个时候来还在耍嘴皮子。

    唰!

    月时雨把剑架在旁边,冷冷道,“不要跟我嬉皮笑脸的,你只要一个一个的回答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