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72章 小心思 秋月梨知道浩气宗的人加上凑……

第72章 小心思 秋月梨知道浩气宗的人加上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秋月梨知道浩气宗的人加上凑数的陆战能够解决敌人后就开始放松, 转而用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狼狈二人组。

    男人是她得到过的男人,现在再看只觉得无感,有了月时雨做比较, 黄明泽就是路边的歪瓜裂枣,果然啊, 还是要去外面多见见世面。

    “啧啧啧, 哎呦, 这不是段师妹吗?这么这样个狼狈样子,也不知道二长老看见了会不会心疼。”秋月梨勾起段婷婷的下巴,认真端详那张花容月貌的脸, 秀美娇艳的脸扯出一个嘲讽的微笑,红艳的嘴唇吐出一个个伤人的字眼。

    这让段婷婷怎么想,在情敌面前没了面子,就在刚刚,她还被最爱的师兄背叛了,当时她是不敢相信的。

    两人丢下巴潜的尸体后一直前行,最后碰到了李行凯几人,被毒雾一喷,酸软无力, 被几个练气期的人欺负。

    他们在两人面前肆意谈论结局,男人会被残忍杀害, 女子会被怎么榨干身上所有的血液,还有段婷婷的美貌。

    那些下流恶心的发言是她从来没听过的, 让她恶心, 愤怒地忘了自己的处境,出言呵斥,“贱民, 谁允许你们谈论我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警告你们,要是动我跟师兄一根头发,我让爷爷把你们全都杀了!”

    “你给我闭嘴,没人让你说话!”出乎意料的,是黄明泽在骂她,骂完没脑子的女人后,他挤出一个僵硬的、带着讨好的笑,“各位道友,我们无冤无仇的,就不要闹得太僵了,这个蠢女人没脑子,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计较。”

    他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能给出的好处,“我们是流云宗的亲传弟子,各位道友只要放我们走,等出去后我可以给你们一大笔灵石,然后可以让你们拜入流云宗。”

    他的语气虽然谦逊,但是深处还是带了一点高高在上的意味。他以为对这种散修而言,给他们钱,让他们有一个归处,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吸引力的了。

    四人中一个人蹲下来,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喂喂喂,你是不是哪里想错了。死到临头还妄想跟我们讲条件?”

    他突兀的站起来,然后再黄明泽没有预料的情况下一脚踹出来,正中他的心口。

    “呕——”黄明泽的手脚都被绳子绑住,像一只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干呕。

    “啊!贱民,你们居然敢打师兄,你们完蛋了,我们是流云宗的人,我爷爷是二长老,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段婷婷尖叫一声,就要去扶,但是动不了。

    “贱女人,叫什么叫,安静一点!”

    啪的一声,段婷婷的脸上就多了一个巴掌印,男人甩甩手。

    他脸上挂了恶劣油腻的笑,“喂,那边的。”他叫唤黄明泽,“这是你的女人吧,把她让给我们玩玩你就可以出去了。”

    其余三人也发出邪笑,用放肆的眼神上下扫视段婷婷的身体。

    她终于知道害怕了,摩挲往后退,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黄明泽,似乎他就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不要不要,我知道师兄不会让我这么做的。

    “好!”黄明泽垂下头,但是这个字却说的很清楚,“你们拿去吧。”

    “师兄——!!”段婷婷不可置信,“你怎么能这么做,我爱你啊!你那晚不是这么说的!师兄!”

    “闭嘴,等我出去了我会记得你的!”黄明泽怒瞪她一眼,压下心中的种种想法,“你不是爱我吗,爱我就为我牺牲吧。”

    “哈哈哈哈——”旁边爆发出一阵笑声,男人们嘲讽黄明泽,看不起段婷婷,一个为了活命连自己的女人都能拱手让人,一点都不反抗一下;一个马上就要被他们享用。

    四人是最早就跟着李行凯行动的人,地位不同寻常,这些女人其他人不能享用,他们可以。

    “不要!”

    “畜牲,你们不得好死,我爷爷不会放过你们的!”

    “师兄,求求你了师兄,师兄——”一只手从地上挣扎出来,段婷婷字字啼血,一双眼睛死死盯住黄明泽,里面有千言万语!

    黄明泽偏过头,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还把耳朵堵住了。

    最后,四人没有成功,因为李行凯让他们过去熬药,但是经过这么一遭,段婷婷出气多进气少,眼睛没有神光,只要在看到黄明泽的时候才会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

    被秋月梨这么一激,啥都忘了,心中那根敏感的弦被触动,不由得涌现出种种情感。

    疯了!

    有理智的疯,她恨,恨秋月梨,恨黄明泽,恨陆战,恨浩气宗的人,甚至为她死的巴潜都恨。

    “去死去死,你们都去死!”灵力涌动,她的手中出现一把剑,华丽优雅,剑柄出还镶嵌了几颗颜色艳丽的宝石,她拿着剑乱砍。

    “你疯了!”秋月梨狼狈躲开,措不及防的攻击搞的她手忙脚乱,所以说,不要跟不要命的人一起打架,打不赢。

    段婷婷眼神疯狂,脸上表情混乱,灵力没有节制的胡乱用,对周围的环境照成了不小的打击,一些石头被划段,从墙上掉下来。

    秋月梨碰不到,她就去找黄明泽,“要不是为了救师兄,我不会把巴潜推出去啊,你怎么能负我!怎么能负我。”

    哧。

    利刃插进男人的肚子,鲜血直流,“去死吧,去死吧———!”

    月时雨赶过去,一个手刀把人劈晕,姜末又去给黄明泽灌药。

    刚才听到的内容简直震撼了她的三观,我滴个乖乖,原来真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啊,这么一出年度大戏,居然真的发生在现实中。

    不得了了。

    “师兄,把她给我吧,我来。”她提议跟月时雨交换,女孩子还是扶女孩子好些。

    “这……师妹没事吧。”月时雨犹豫,刚刚段婷婷的疯狂有目共睹,他不放心把这么个危险人物交给脆弱的师妹。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有药吗,给她吃一颗,保证睡个三天三夜不带醒的。”姜末比划一个ok的姿势,把黄明泽放下。

    笑话,人家也是有脾气的好吧,这种把她推出去的人不让他死掉就是因为她善良了好吧。

    不想碰这种男人,会把前一天抱上床的女人推出去,自大,还虐待陆战的人不值的她费心费力,给一颗补血丹就够了。

    黄明泽已经晕过去了,不知道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累的,反正他就是晕过去了。

    给段婷婷吃了一个“安眠药”,她轻松的把人抱起来。

    月时雨在旁边默然,师妹啊,你真的好突兀啊,一个一米五的人抱住一个一米六的人。

    但是转身看向黄明泽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他清楚的看到黄明泽的那一推,不可原谅,明日就会有宗门长辈前来,他只会向师妹讨个公道。

    师妹心善,他可以。

    “月道友,黄师兄就让我来吧,你修为最高,李行凯还是要麻烦你看押。”这时,陆战走过来,袖子上沾了点点血,善解人意的提议。

    月时雨看了看,还是道谢,“那就麻烦陆道友了。”他也不想碰黄明泽。

    陆战笑着道,“不麻烦,就算陆战不是流云宗的弟子,但是作为一个修真人士,还是不能袖手旁观。”

    “咦,我早就想问了,陆战你不是流云宗的弟子,为什么会跟他们一起来啊。”也是秋月梨走了姜末才敢这么大胆的问,她心里有一个想法,所以来打听。也确实为陆战感到不值,不靠谱的流云宗,把珍珠当鱼目。

    陆战苦笑一声,低下头。

    “啊啊啊,不是在逼你要是涉及到你的隐私了就不要勉强,我无所谓啊。”看他难过的样子还得了,姜末慌乱的摇摇脑袋,连忙补救。

    “没有勉强。”陆战扑哧一笑,被姜末的举动逗笑了,眉宇间的沉郁气质一哄而散,他站在那里,就是一道风景,“只是感到不好意思,感到羞耻。”

    “其实……我的出生并不好,母亲发现我有灵根后就把我卖给流云宗,自己拿到一大笔钱后走了,因为种种原因,宗门不认可我是弟子。宗门对我有养育之恩,只是伺候师兄师姐而已,我……就算不是宗门弟子,我也……”

    说到最后可能连他自己都编不下去了,谁会放着好好的天赋不用甘心做别人的陪衬,一个伺候人的下人。

    “这不是道德绑架?”姜末小声嘀咕,用买下陆战的缘由绑架他,让他为亲传弟子们服务,还不让他入宗。

    不不不,换个角度思考,人家买下陆战,把资源给他修炼,对于这个世界上的人而言,买下一个东西就意味着拥有那个东西,就算那个东西是人,的所有权。

    所以她没资格定夺流云宗的人是好是坏。

    好复杂,为什么会这么复杂,她想不明白。

    “姜道友,你……还好吗?”姜末一下摇头,一下点头,五官皱到一起,看起来纠结死了,陆战被可爱到,带笑的问。

    比黑夜还深的眼眸深处涌出点点亮光,他这个人比前几天多了一点烟火气。

    “嗯……,没事,没事。”心中的想法越来越强烈,她深深的瞧陆战,决定晚上就行动。

    陆战被瞧的问号,为什么感觉姜道友……似乎在用看白菜的眼神看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