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74章 方睿 “所以……师妹你为何带着陆道……

第74章 方睿 “所以……师妹你为何带着陆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所以……师妹你有什么话想说的, 放心,外面没人,我布置了一个隔音罩。”月时雨一拍脑袋, 无奈的把外面的两人放进来。

    陆战一看就是被师妹拉过来的,所有最后还是要问师妹。

    “我给你们说啊。”姜末三人形成一个三角形, 她眉头上挑, 把马车上发生的的美男计还有刚才碰到的那个男人倒豆子一样倒出来, “我很确定,他一定是想勾引我,我估计等会吃饭的时候还会来第三个男人。”

    她嘟囔着, “什么毛病啊,我才十二岁耶,方镇长脑子里在想什么。”

    本来月时雨还静下心来听,可是听着听着脸就变得跟黑炭一样,一口水都要喷出来了。

    他抓住姜末的手,“师妹你没被那个男人碰到吧,啊!”焦急。

    姜末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安抚炸毛的师兄, “没有没有,我可机灵了, 他跌倒时想往我身上扑我都躲过了,加了料的茶也没喝。”

    是的, 茶水里放了不该放的东西, 是一种带有安眠成分的药植,这种药植的作用时间很长,她计算了一下, 大约晚上时奏效,所以,要是她喝了茶,今晚估计睡得比猪还死。

    “什么,茶水还有问题!”月时雨情绪高涨,声音都大了,脸上浮现出焦急、愤怒的情绪。

    “简直是岂有此理!”他生气的捶桌子,桌面震动,上面的茶具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哦呼,月师兄生气了。

    姜末把头偏到陆战的方向,好奇的问,“陆战,不知道你有没有遇到这种情况。”用揶揄的眼神暗示。

    她说的隐晦,这种情况就是美人计,既然她这里是美男计,那么两外两个男性哪里就是美人计了。

    陆战笑眯眯的回答,“啊,这么说的话确实有,但是因为她的动作眼神都太奇怪了,我就没管,让她下去了。”

    陆战明明笑的很明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末总觉得有点冷。

    其实他少说了一点东西,那个女人声音甜的腻人,让他感到恶心,还不知死活的想借助倒水的姿势扑到他身后,被他扭断了手腕。

    有隔音罩,他没有顾及。

    最后,女人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恶魔,怀着深深的恐惧。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呢?明明是她的错,明明是她先动手的,要不是这个女人让他想到了不好的事情,是不会受伤的啊。

    当然,这些是不能跟姜末说的。

    “好,这才对,我就是大意了才让那个男人上马车,陆战你做的太对了。”姜末竖大拇指,觉得他简直就是楷模,面对美色没有被勾住,好样的。

    突然,月时雨的声音传来,“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今晚就找镇长理论。”

    少年人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烈火,斗志高昂。

    姜末不敢吭声,望了陆战一眼,耸耸肩。

    “混账!睡让你多管闲事的,明天他们就走了,你这是打草惊蛇!”啪的一声,方睿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方镇长站在他面前,没有了再姜末等人面前的和蔼,双眼喷火。

    “我不是说你让你等等,等等吗?明天他们就走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就去找什么样的,你去撩拔人家浩气宗的人干嘛!反了天了!”

    方镇长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只觉得生了个智障儿上,数上辈子坏事干多了,这辈子来找他算账的。

    昏暗的房屋里只有两跟蜡烛燃烧,窗外随处可见美丽的梅花,每一朵都开的很好,被风吹过,梅花掉下来。

    方镇长的表情在窗户阻隔下一半明一半暗,说不出的阴郁。

    他后面站了一个年轻人,白皮细肉,赫然是今天来使美男计的那个小厮。

    小厮,或者说是方镇长的孩子方睿一脸愤愤不满,还顶嘴,“浩气宗又怎么样啊,那两人还不是只有筑基修为,父亲你干嘛那么怕他们,天高皇帝远的,我们就算是把人杀了,难不成浩气宗还会来找我们麻烦不成。”

    “混账!”方镇长生气转过身,眼睛里透露出失望,他的儿子怎么是这样的,“你的脑子长来是干什么的,会不会想一想,大宗门弟子会没有一两件保命的道具吗?”

    方睿不服气,小声嘀咕,“还不是你把任务投到了浩气宗,要不是你,他们也不会来。”

    他这几天也不至于过的那么憋屈,整天在梅花园里,一个人都见不到,早就腻烦了,所以今天才溜出来,看到一个长的和胃口的女修士,兴趣一上来就去试探。

    结果嘛,可想而知。

    “你以为我想的嘛?明明是给一个小宗门递的任务,鬼知道为什么会冒到浩气宗的桌上。”方镇长吼。

    这也是他一直疑惑恐惧的地方,是不是有人在暗处发现他了,然后想借助浩气宗的手除掉他。

    可是转脸一想这个猜测又站不住脚,哪有派小孩子来的,不是他吹,就姜末和月时雨那点修为,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

    “我也不管你想怎么玩,反正这两天安分点,还不是你贪恋美色把李家姑娘骗出来,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麻烦。”

    这点方睿确实理亏,他低下头,嘟囔道,“谁知道那女人会乱跑,看到不该看的。”还有王家的那个女人,也是因为好奇看到了他们制药的过程。

    “算了。”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方镇长还是很仁慈大方的,“过去的就过去了,先委屈你两天,等浩气宗的人走了为父去给你找几个美貌女人,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乡下地方的还是差了点。”

    “哦,谢谢父亲。”方睿大喜,高兴的蹦起来,“要经用一点的,前几个我玩的不尽兴。”

    这点要求当然可以满足,方镇长笑着答应,“好好好,依你。”

    镇长府。

    饭桌上,气氛凝固,月时雨姜末陆战坐在一边,秋月梨坐在另一边,方镇长坐在上位。

    黄明泽段婷婷还没醒,就没来。

    “来来来,大家吃好喝好,辛苦各位道友了,我敬你们一杯。”说完,方镇长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秋月梨端起酒杯,同样一饮而尽,“这是我们正道弟子应该做的。”

    月时雨则端茶水,“师门有规矩,还没到可以饮酒的年纪,我们就以茶代酒了。”

    姜末陆战跟着他一起动作。

    不知何时,陆战脱离了流云宗,跟姜末他们坐在一起。

    当时来这里的时候,陆战准备往秋月梨的方向走,但是她突然冷哼一声,脸上写满了拒绝。

    姜末当时就疯狂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心脏都要咳出来的节奏。

    陆战面带笑意,瞬间就了解了她咳嗽中的含义,乖乖的走回来坐到她旁边。

    他们这边是这样的,从上到下依次是月时雨、姜末、陆战。对面就只有秋月梨孤家寡人。

    方镇长不在意的笑,“没事,少年人还是少饮酒为好,大家吃菜吃菜。”

    每个人面前摆的饭菜都是一样的,一份灵米,一份炖肉,一份青菜,一份汤,还有甜点。

    姜末吃着肉,心里冷哼。

    主座上的镇长面色纠结,最后长叹一口气,面带愧色,突然站起来对浩气宗一行人作揖,“在下思来想去,还是十分愧疚,等不及来与各位道友致歉。”

    月时雨放下筷子,从表面上看不出情绪波动,声音不冷不热,“不知镇长何出此言。”

    方镇长苦笑,“道友就不用给方某面子了,我知道你们肯定生气,关于下午的事情,虽然不是方某做的,但在下也难辞其咎。”说完,还长叹一口气,似乎为那个主谋伤透了心。

    “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让道友如此焦心。”月时雨淡淡的问。

    “唉。”方镇长苦着一张脸,“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他今天出来拿东西,不知道从哪听说有浩气宗流云宗的弟子来,激动难耐,总觉得要做点事情报答你们这几天的辛苦,思来想去,才会出此下策。”

    “我知道这么说很没脸没皮,但是作为一个父亲,刚才我已经教训过他了,能不能请各位道友原谅犬子的所作所为,在下感激不尽。”说着,他当场就弯了腰,也是很有心了。

    月时雨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等姜末戳了一下他的后腰后才把人扶起来,“哪里的话,这都是方公子的原因,不应该由您来承担错误,把方公子叫来吧,只要他道歉,我们就原谅他。”

    “这……”方镇长没料到他居然说这样的话,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月时雨问,“有何不方便的地方吗?”

    “是这样的,犬子为了梅花园,灵力用尽,加上被我惩罚,现在还趴在床上,下不来。”他似乎是怕月时雨误会,又加了一句,“当然,要是月道友必须让他来,他就是爬,也要爬过来。”

    姜末看过方睿的样子,这要是一露面,那不就是穿帮了,一个镇长儿子装扮小厮勾引人家师妹,怎么想都不怀好意吧。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少年人一听到对方下不了床,一定会碍于脸面放弃的。

    果不其然,月时雨犹豫了,然后才说,“算了,既然方公子已经下不了床了,我也就算了。”

    哼哼,果然是少年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