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75章 夜探梅花园

第75章 夜探梅花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不不, 犬子犯下如此大错,必须要亲自过来道歉彰显诚意。”方镇长飘了,觉得自己还能再说两句, 所以在月时雨拒绝后,又多嘴两句。

    “道友的诚意我们已经感受到了, 就不劳烦公子来了。”月时雨勾起一个不带感情的笑, 他看透了方镇长皮下面的小心思, 没兴趣跟他说。

    “哎呀,真是多谢月道友的体贴,不愧是浩气宗的弟子。”方镇长自得的笑, 最后还恭维了一把浩气宗。

    “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中年人的市侩,他明明不想让自己儿子道歉,师兄拒绝后眼睛都要笑没了,还在那装,真虚伪。”应为知道了一些事,姜末对方镇长的感官不好,给陆战传音时也就没有顾及,想说什么说什么。

    陆战收到小姑娘软软中带了气愤的声音, 眼中染上笑意,不动声色的回音, “姜道友不要生气,等今晚行动, 我们揭开他虚伪的面孔。”

    姜末想了想, 也是,喜笑颜开,稍微移开视线就看到对面秋月梨生气的脸庞, 她看着跟姜末有说有笑的陆战,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生气!

    陆战不就是黄明泽养的一条狗吗,母亲下贱,他也下贱,要不是流云宗心善,他怎么可能有今天的成就,现在攀上高枝了,就飘了!

    她是不想让陆战坐到身边,还在生气,因为明明是流云宗的人,却跟浩气宗的人走的近,她都还没有巴结到的人,就因为有一张下贱的皮子,逗的那个姜末喜欢吧。

    姜末不高兴,她是读不懂秋月梨的眼神,但眼中浓郁的恶心是遮挡不了的,她问,“你看,秋道友是不是在瞪我们。”

    陆战一般没把流云宗人的颜色放在心上,经过她的提示,才发现。

    不在意说,“没事,秋师姐大概是担心黄师兄,所以心情不好吧,只要我们不去惹她就好了。”

    天真,姜末恨铁不成钢,都被这么欺负了ga还抱有天真的想法,陆战真是太不容易了。

    那两人,哦不是三人……或者说是四人之间的关系特别复杂,她怜惜的看陆战,“是的,所以你就跟着我们行动吧,暂时不要打扰秋道友了。”

    她的抓紧时间把陆战抓过来,然后问他的意见。

    秋月梨怒气冲冲回房间,把门关的噼里啪啦作响,气死了气死了!陆战那个小贱人,居然直接跟浩气宗的人走了,眼里一点都没有她这个世界。

    哼,她倒要看看,离开了流云宗,他能不能加入浩气宗,别以为随便扒拉了两个普通弟子就能扶摇上青天,做梦!

    这时,她听见门外有响动,“咚咚咚!”

    “仙子,我是来送热水的。”居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她不爽的推开门,闯入眼睛的就是男人鼓鼓囊囊的胸肌,肌肉结扎的手臂。

    心中的怒气一下就被浇灭了,她的语气变得温柔,“进来吧。”

    男人憨厚的笑,小麦色的手抱住水桶,直接送进房子里。

    “仙子,主人让我来服侍你沐浴。”他就站在浴桶旁边,身上的肌肉若隐若现,直白的开口。

    秋月梨的脑袋晕乎乎的,明明应该拒绝,然后把这个以下犯上的普通人打出去,可是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口。

    最后,她被褪下衣物,美好的身体掩盖在花瓣之下,后背上是男人宽厚的手掌在按摩。

    “仙子,力度可以吗?”他的手掌好热,薄薄的茧子在娇嫩的肌肤上摩擦,秋月梨的身体越来越热,心中似乎有股无名的火在烧。

    慢慢的,她握住男人的手,把男人也带入浴桶里……

    半响过后,屋内传来一片惹人瞎想的声音。

    “这是师尊给我打法器,金丹以下不会察觉到我们的气息,等再过一个时辰我们就出发。”姜末手中是一个暗色的香囊壮的东西,她把里面的珠子一分为三,每个人身上都有。

    “我觉得方镇长已经疯了,他居然会给我们吃那种东西,今晚我到要去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说到这个,姜末气的脸通红,妈的,马车上给她们下药还不够,今晚的饭菜里也有,要不是她机智,早在去之前就吃了解毒药,现在指不定已经要疯了。

    下午的茶水中是催眠的要,今晚则是让人酸软无力的药,她检测了每个人的饭菜,发现就只有他们三个的饭菜里有料,秋月梨那里干干净净方什么都没有。

    干嘛,还搞区别对待不成。所以她也就没有告诉秋月梨。

    陆战值得信任,所以他们就把这几天所有的不寻常地上告诉了他,几人越约好晚上去试探虚实。

    少年人总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好奇心,他们等不及到明天家长来,有一个想法就要迫不及待的去实行。

    “等等,我们还要换衣服。”正准备走,姜末突然察觉到了异样,卧槽嘞,他们穿的都是白衣服,这不是活靶子吗?

    “你们有黑衣服吗,最好加一个面罩。”每一个偷袭潜伏的人都必须要有仪式感,黑衣黑裤加黑面罩。

    “师妹。”月时雨不知道她的小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总不能告诉她,除非是特制的法衣,不然一块普通黑布对于修仙人士来说就当不存在吧。

    可是一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睛,那兴致勃勃的状态,到嘴边的话就咽回去了。

    陆战更是行动型选手,直接回去换衣服。

    哇咔咔,夜行衣啊,深夜探查邪恶交易,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候怎么可以不换一身黑漆漆的衣服呢,当然要把自己完美的融入黑夜之中啦。

    就宗门统一服侍的白色,在夜空中就是一盏最亮的明灯。

    月时雨很少穿黑衣服,一年四季都是宗门服饰,很少穿私服,所以出来时还有些别扭,姜末就没有那种想法,她的私服很多,各种颜色的都有,找一套黑色的很简单。

    最绝妙的就是陆战了,白衣的他是嫡仙,黑衣的他容颜更加艳丽,有一种高岭之花的既视感,又觉得这个人神秘莫测。

    “哇陆战,你穿黑衣服也很好看哦。”姜末毫不犹豫的夸奖他。

    陆战被夸奖还有点不好意思,微微低头,“谢谢姜道友夸奖。”

    姜末小大人一样想拍他肩膀,可是身高不够,就踮起脚,“哎呀,姜道友姜道友的太客气了,我们都是朋友了,直接叫我姜末吧。”

    陆战抿嘴,“姜末。”耳朵有点热。

    好了,她满意了,拍拍手,“这才对嘛。”

    “咳咳,好了,不要在调侃陆道友了,我们走吧。”月时雨在旁边看不下去了,他总觉得两人相处的画面有一种莫名的恶霸调戏小媳妇的既视感。

    使劲甩甩头,把这种想法甩出去,怎么可能呢,两人谁也不像是恶霸,谁也不像是小媳妇。

    “好,走吧。”

    几人身着黑衣,完美隐藏在黑夜里,在屋檐上飞天走壁,脚落在瓦片上溅起的声音与叶片一样,几人直接飞到梅花园。

    黑夜中,梅花园的一切都隐藏在黑布下,里面静悄悄的。

    梅花园很大,晚上有风吹过,传来阵阵梅花的香气。

    姜末早就放出精神力查看,这一查,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她停在一棵树下,脚下松软的泥土悉悉索索的,蹲下来碾起一抹泥土,放到鼻尖下细细嗅。

    脸黑了,姜末周围的气流波动,源源不断的气味从四面八方飘来,同时也踩到一根坚硬的东西。

    凭借对人体结构的熟悉,她知道手中的东西是什么。

    姜末不信邪,又转到另一棵树下,重复上一次的动作……再走到下一棵,全程没说话。

    月时雨陆战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能感受到她的情绪不对,所以沉默的跟着。

    直到探查了十几棵树后,姜末才死心。

    凉意爬上脊背,她只觉得寒冷无比,周四似乎有无数的冤魂呜咽声,她们的尸首,她们的血液都埋葬在这里。

    “师兄,陆战。”姜末停下,嘴唇干涸,一字一句从嗓子里抠出来,“这里,每一棵树下都有人。”

    每一棵树下都有人。

    最开始月时雨还没反应过来,联系她的反应,瞬间,他只觉得如堕冰窖。

    梅花园有多大,每一棵树下都有人,那该有多少人。

    每一棵梅花树都是吸收了无辜女子的血液才长的那么娇艳鲜红。

    姜末恍惚中想起镇长府中那些红的不正常的梅花,原来是这样,原来美丽的背后是如此残酷的现实。

    “姜道……姜末,节哀,你要打起精神,还这些女子们一个公道。”陆战走过去,手有些犹豫的落到小姑娘的肩上,安抚的拍拍。

    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眼中带着安抚的意味。

    少年人更能与少年人共情,他确实冷血,但是对于好不容易得来的恩人,朋友很珍惜。

    “我知道。”姜末还是闷闷不乐,但是陆战的安慰不是没效果,她要振作起来。

    “好,陆战,我们一起找到真相,还她们公道。”

    突然,月时雨传音过来,“隐蔽,有人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