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2章 全员受困 “你知道吗,用了活血的人……

第82章 全员受困 “你知道吗,用了活血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知道吗, 用了活血的人虽然实力提升的很快,但是它有一个致命的缺点。”

    长剑没入体内,方睿听到了少年冷静的声音。

    他恍惚的想, 怎么回事,他明明已经用噬魂扇里的怨灵去抵挡了, 怨灵的杀伤力他是领教过的, 抓一下就痛的坚持不住, 为什么她身上都是伤还能坚持。

    为什么他还剩那么多灵力,明明都已经建立了一个保护罩,为什么!

    为什么他还会受伤!

    “很奇怪吧, 明明还剩下五分之一的灵力,为什么没用呢?”恶魔一样的声音还在耳边,方睿失血过多,加上寒水入体,寒气侵入体内,血液流动速度降低,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可是耳边的声音偏偏是那样的清晰。

    “因为啊,你用了活血, 那是一种透支生命力、潜力换来的修为,终究是根基不稳, 面对同等级的会被碾压,甚至会被以下克上。”

    “你居然跟我比拼灵力, 我就告诉你吧, 我是一名炼丹师,本来就要重复使用灵力炼丹,所以灵力储备比寻常修士更多, 你不会赢的。”

    姜末半蹲在方睿面前,手中的寒水又进去了一厘米,他瞳孔涣散。

    “偷来的东西始终是偷来的,永远不会变成自己的,你以为我为什么跟怨灵缠斗了那么久,你以为我真的找不到一个时机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从旁边偷袭吗?”

    “你的战斗经验太少了,所以……你败了。”

    刺啦,把剑从他身体里抽出来,剑身上的血一滴一滴往下落,逐渐在草地上汇集成一个小水洼。

    她从白灼中拿出一个瓶子,趁方睿还有最后的意识,她把瓶子里所有的丹药都倒给他。

    方睿还不能死,等师门来了,还要审问他们活血是从哪来的,所以他还不能死。

    但是也不能让他继续捣乱,所以昏死几天吧。还要把他的扇子拿了,那玩意好邪门,不能留在他身上。

    等把所有的事情做完,姜末再也坚持不住,往后一倒,身下是柔软的草地,上午的阳光还很柔和,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好疼啊,好想睡觉。

    “仙师大人,仙师大人您没事吧!”一左一右被柔软的身躯扶住,她对上王倩和李惠兰担忧的眼睛。

    另一边,胖子还倒下地上,他身上有十几个女孩子,她们害怕胖子醒来挣脱,所以能压几个是几个。

    “咳,听我说两位姐姐,你们不要管我,赶紧带着其他姐姐们快跑,估计后面还有追兵,我要去找师兄们,你们是她们的主心骨,赶紧跑,跑到安全的地方,师门的援军很快就到。”

    姜末推搡两人,上午了,马上就要到中午,师门的师叔师姐师兄们马上就到,她要回去看月时雨陆战,他们对战金丹修士,还不知道怎么样了。

    “不行,仙师大人,您跟我们一起走吧,往回走太危险了。”李惠兰坚持摇头,她作势要把姜末架起来。

    “不,两位姐姐你们听我说,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你们快跑,只有你们跑了我才能心无旁骛的战斗。”姜末狠下心肠,“你们在这里只会成为敌人的人质。”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姜末就是在明白的告诉她们,她们是累赘,是拖累,要赶紧走,不要干扰姜末。

    李惠兰的动作停顿,低垂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几秒,她才抬起头,“对不起,是我们莽撞了,等会我就带她们离开。”

    姜末也只能在心里说对不起了,她这里太危险,这些手无缚鸡之力女孩子跑远点好。

    “但是——!”李惠兰握住姜末的手,“我们走了,仙师大人也要注意保护自己,请您千万、千万要平安归来。”

    “是啊,请您千万要平安归来,您是我们都救命恩人,王倩这辈子当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

    姜末心中感动,但还是把她们的手往外推,“快走吧。”

    李惠兰王倩她们组织姑娘们集合,含着泪走远了。

    我靠,姜末回过神,好大一把flag,差点她们就要在这里缠缠绵绵,然后追兵追上来,然后经历一番生死之战,最后额……

    不说了,不要立flag。

    大把大把丹药往嘴里塞,姜末把心中的吐槽摒弃掉,全心全意恢复灵力和体力,疼!全身都在疼,疼的想在地上打滚!

    止痛药不起作用,就算灵力恢复了一大半都没用,还是疼,深入骨髓、深入灵魂的疼。

    那些灵魂究竟是什么东西!

    等回去后问师尊。

    差不多休息了一刻钟,姜末站起来往回走,就算是葫芦娃救爷爷,她也要回去看看师兄和陆战。

    一阵风吹过来,姜末心中兀的升起一抹不详预感,用没了的精神力在疯狂打鼓。

    突然,她瞪大眼睛,狼狈的在地上滚两圈,因为太急促,头发都沾在脸上。

    就在这是,她看到原来站的地方居然变成一个凹洞,后背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打在人身上,骨头都要裂开。

    “道友,好久不见啊,你怎么在这啊?”鬼魅一样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姜末的心脏停止跳动,眼珠子都不转一下。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出现在后面的。

    噌!

    寒水从剑鞘里□□,往后一刺,空的!

    同时,侧面突然传来一股凶猛的气流,姜末的脑子在疯狂发出预警,可是脚却像是扎根在那里一样,动不了,她被方镇长锁定了。

    “噗——!”五脏六腑似乎被打移了位置,胸腔中热流上涌,一口血措不及防的喷出去,人也跟一片飞絮一样飞出去。

    “哎呀呀,小姑娘怎么能用这么危险的东西呢?这要在大人的看管下才能用,太危险了。”男人像是在自家庭院悠闲的散步,慢慢走到她身边。

    抬脚,踩下去!

    “呕——!咳咳咳,咳咳——!”姜末像一只虾米一样蜷缩,方镇长的一脚直接踩在肚子上,心里一片恶心,干呕。

    “小姑娘,我向你打听个事,我那儿子自小调皮捣蛋,今天跑出去玩,你……看见了吗?”

    男人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姜末躺在地上,心里骂娘,卧槽嘞,这是个什么啊!这就是反派的样子吗?

    他一边瘆人的笑,还用轻柔的语气说话,鸡皮疙瘩争先恐后冒出来,姜末也笑了,洁白的牙齿里都是血沫,“呀,这不是镇长吗,好巧啊,但是我不知道你的儿子在哪呢,真是抱歉啦。”

    方镇长脸上的笑消失感觉,阴沉的盯着脚下笑的扭曲的女孩,血遍布她半张脸,他还能感受到她身体里的怨灵怨气。

    他又笑了,“道友不愧是浩气宗的贵徒,好定力,寻常人估计都站不起来了,你个小姑娘还能硬撑,了不起。”

    “我再问一次,我儿子在哪。”方镇长也纳闷,他明明已经搜完了这方圆几里,就是没有方睿的影子

    俗话说得好,有的人啊,脸上笑着,心里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脚倒是越踩越用力,疼的姜末差点岔气。

    牙齿都要咬碎了,姜末就是抗死不吭声,还笑着,“哎呀呀,我是真的不知道,可能你儿子知道他老子不是个好东西,所以跑了吧。”

    她不知道,白净的脸上早就沾染鲜血,鼻子眼睛耳朵都有血,而且因为忍住疼痛咬牙,所以脸绷得死死的,看起来扭曲又疯狂,最重要的是,她脸上还带着笑,这让方镇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呵,还在嘴硬,开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你从小在宗门长大,不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吧。”方镇长下意识把脚抬起来,该用手掐住她的脖子。

    “最后再问一遍,我儿在哪?”

    “哬——,e……,我不知道,除非你告诉我师兄的情况,我们交换。”难受,身体上的疼痛加上喘不过气的恶心感,姜末真的是从喉咙里挤才挤出来这几个字的。

    方镇长已经来这很久了,可是他一个子都没有提到月时雨陆战的情况,她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拿出筹码来交换信息。

    “哈,原来你想知道这个啊,不早说。”方镇长似乎找到了姜末的软肋,随手把她丢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后才停下来。

    “你的师兄们啊,真的很勇敢,也没有堕浩气宗宗的名头,直到死还是很勇敢的哦,一直没有屈服。”

    “不!”

    姜末顾不得身上的伤口,“不可能!”目眦欲裂,手紧紧握住身下的草,指甲缝中全是泥土混杂了青草地汁液。

    “这绝对不可能。”她不会相信的,师兄怎么可能会死!还有陆战,她新认识的朋友,不可能会死的。

    “为什么你不信?”方镇长觉得姜末的认识很有趣,同时也很疑惑,“我的修为你们所有人都高,再来二十个人我也照样可以赢的很轻松,为什么不可能?”

    “呵,师兄他们怎么可能输给你这个靠外物堆积上去的人。”

    吐一口血,姜末粗鲁的说。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那就更留不得了。”不知道是哪个字戳动了他敏感的弦,方镇长收敛微小,再次暴露杀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