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3章 师尊的怒火 李惠兰她带着姑娘们一直……

第83章 师尊的怒火 李惠兰她带着姑娘们一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惠兰她带着姑娘们一直跑, 一直跑,就算是有人难受也不停下。

    这些姑娘们本身身体就瘦弱,现在被关了好些时日, 只吃了点姜末稀释了的丹药是不够的,她们就是凭借了一腔悲愤在抬脚。

    “哎呀!”一个瘦弱的女孩一脚踩空, 跌倒在前面人的身上, 这一下就起了连带作用, 陆陆续续倒了一小片。

    “呜呜呜,我不走了,我要回家, 我想爹娘了,我害怕。”本来就累,现在又发生了突发情况,最开始的那个女孩子忍不住了,倒在地上就开始哭。

    她为自己的遭遇在哭,为死里逃生在哭,同时也是为了迷惘的未来哭泣。

    她的哭声似乎有传染力,本来还能坚持到姑娘们似乎一下子没了力气,站在原地, 有的眼眶泛红,偷偷用袖子擦眼泪, 有的呆滞的望着前方,眼睛没有焦距。

    王倩看到后气不打一出来, 这个如烈火玫瑰般热烈明亮的女孩子叉腰, 恨铁不成钢道,“你们都在干什么啊!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对得起在后面给我们断后的仙师大人吗?”

    。

    李惠兰也不赞同的她们的状态, 但能理解,蹙眉,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女孩们羞愧的低下头,但还是有细小的声音冒出来,“又不是我们让她去的,而且现在我们在这孤家寡人的,她也不来护送我们。”

    “谁!”李惠兰秀丽的脸突然板起来,语气不善,“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了你们中的人还不知道思考。刚才发生的一切你们没看到吗?仙师大人在拼命护送我们,护送我们这群无缘无故的人!”

    她的眼睛中包含愤怒,失望,以及疲惫。

    所有人的思想不可能统一,所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

    有人低头,她们确实看见了姜末全身染血的情景,心中没有触动那都是假的,可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在现场时她们心中火热,恨不得为姜末抛头颅洒热血,但是一离开,冷静下来,想到的只有逃避和无尽的绝望。

    “我也不想这样啊,可是,可是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能做什么啊!”一个人崩了,她蹲下身体抱住自己,好像这样就能获得一点点温暖,她不断反问自己,“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该怎么办?”

    沉默,接下来就是无尽的沉默,她们都没话说了。

    “有的!”

    她们抬起头,发现是李惠兰,她斩钉截铁的说道,“有的。”

    “就算我们是普通人,但我们也能帮忙。”

    “我们……可以吗?”有人喃喃道。

    “我们逃出去就是对仙师大人的帮助,仙师大人说过了,援军很快就到,我们可以去找援军,给他们指路。”

    “说得好小姑娘,危难关头挺身而出,不卑不亢,好样的。”女人的声音犹如山涧的清泉,洗涤心灵;又像是勾人的妖精,酥掉骨头。

    香风袭来,李惠兰惊讶的发现,她的身边居然站了一个红衣女子。

    女子长的倾国倾城,红衣勾勒出动人的身材,一举一动充满了迷人的风采。

    王倩都看呆了,“您是……”

    红衣女人轻轻一挥手,笑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该休息了,乖,好姑娘们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什么都过去了。”

    后面的姑娘们闻到香气,一个一个脸上露出迷醉的神色,晕乎乎的就睡着了。

    李惠兰在昏倒前最后一刻拉住女人的袖子,“还有、还有姜末、仙师、仙师大人……”

    她没问你是谁,是不是来抓我们的这种问题,可能在她的潜意识里就对红衣女人放下戒备心,把她当作自己人了。

    女人轻笑一声,李惠兰感觉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好孩子,她的师尊在赶过去,敢惹青木君的徒弟,那贼人,怕不是被猪油蒙了心。安心睡吧,会没事的。”

    女人的声音好听又催眠,李惠兰意识下沉,在最后一刻,她突然想到。

    被猪油蒙了心,这真的是小仙女说出来的话吗!

    不对劲啊!

    红衣女人就在这里停下了,她饱满红润的嘴角勾起一抹看好戏的笑。

    真的,很久没见过青子涯那家伙发脾气了,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着。

    哦,记起来了,是一百年前的紫色迷谷啊。

    不知道这一次有会是什么呢,真是令人期待。

    嘻嘻。

    “放下师妹!”月时雨拼命跑过来,就看到姜末发出一声惨叫,硬生生被折断了手。

    “老东西他妈的别让老娘活着回去。你妈的!”姜末的头发东一丝西一丝的贴在脸颊上,狼狈不堪,左手软软的捶在身侧,仔细看的话就能看见她的脑门上全是汗。

    疼的。

    妈的老畜牲,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就算是她的魔鬼师尊也只是这的一半,训练完后还会给药膏,泡药液,会别扭的问她疼不疼。

    妈的,老娘一定要告状,让师尊给他灌上百八十瓶毒药,要让他跪下来求爷爷。

    “呵,还有力气叫喊,看来是给的教训还不够。”方镇长冷笑,准备把姜末的右手也给捏断。

    伸出手后他又停止了,“老夫心善,看不得年轻有天赋的修士受折磨,就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儿在哪里。”

    神识在这里搜索了好几圈,就是找不到方睿,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不能找不到。

    “哈!”姜末夸张的哈出来,神色挑衅,“我都说了,你告诉我师兄的消息,我告诉你儿子在哪,公平交易,你就是不听,怪的了谁!”

    “牙尖嘴利。”男人老神在在,“我都说了,他们死了,可是你不信啊。”

    姜末带血的嘴勾起,“那我也实话告诉你你,你儿子死了,就在你来的前一刻。”

    气氛一下就冷下来,她本以为方镇长会很生气,没想到男人只是收敛笑意,“你不用使激将法,我感觉得到他没死,看来你是真的不怕死,那行吧。”

    他笑着,姜末突然感觉到一股无法言明的恶习笼罩心头,只听见男人说,“你大概不知道对于一个修士来说最绝望的事情是什么吧。”

    警报,警报。

    “是灵根哦,灵根是一个修士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东西,没了它,你就变成一个废人了。”

    卧槽老东西,你想干嘛!

    姜末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方镇长可惜的说,“你这样的少年天才要是废掉了真是太可惜了,来吧告诉我,我儿在哪,说出来我就不毁你灵根。”他用商量的语气道,“怎么样,这个交易很划算吧。”

    划算个屁,把方睿供出来还得了,保证他老子下一秒就过河拆桥,把她掐死,还不如继续拖延时间。

    然后,然后月时雨就来了。

    “可恶,老贼放下师妹。”他又换了一件武器,是一把飞镖,每一只镖尾部都灌满毒液,蓝色的尾部在空中荡漾,齐刷刷的奔向敌人。

    月时雨已经看不见人样,本来白净的脸面的胸肉模糊,衣衫破碎,唯有黑色眸子中燃烧火焰。

    陆战从另一边冲过来,寒冰夹杂剑气,方镇长把姜末丢下,应战他。

    这小子很邪门,明明只是一个筑基初期,居然能伤到他,一想到胳膊上的伤口,他心里对陆战就充满杀意。

    本来快把他杀了,可是感应到方睿有危险,就没管,现在他居然撞到手中了,这次一定要把这小子杀了。

    陆战眼中没有波动,似乎不管是什么都不能让他有波动,但又带着蛇一样的狠毒,狼一样的专注。

    手一抖,一把大扇子出现,随意挡下攻击,方镇长眼中带笑,“少年,与其为了一点资源奋斗,不如拜入我的门下,到时候不管是资源还是女人,你要什么有什么。”

    他改主意了,这个少年以后不可限量。

    回答他的,是陆战一下比一下狠的攻击。

    他砸吧嘴,“真可惜。”不能归入他门下,那就去死吧。

    “老东西,你他妈在喷什么粪,去死吧!”姜末突兀的出现在旁边,手中寒水寒光绽放,少女眼中包含怒火,“你以为自己是传.销头子吗,还拉拢,拉拢你妹啊!”

    实在是没料想到姜末居然还能爬起来,方镇长一个不差,手臂又受伤了,恰巧,刚好在原本陆战伤到的地方。

    “兄弟们上啊,这老东西受伤了。”月时雨姜末陆战三人三面夹击,两边寒冷,一边炙热。

    “放肆,你们以为我就只有这么点实力吗!”男人手一翻,扇子变大,一扇,三人咕噜咕噜的滚开好几米。

    陆战脚用力,翻身停住,迎面而来的就是方镇长不留情面的一脚。

    月时雨被他狠狠的摔在一棵树上。

    姜末还没来得及反应,腹部又被踩了一脚。

    迎着所有人的注时,男人说道,“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

    “哦,本尊倒是不知道,小小金丹,究竟有何资格放言要杀吾的徒儿!”

    噗——!

    方镇长的身上像是开了几个口子,血像喷泉一样往外涌,转眼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