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4章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奇怪,怎么回事?……

第84章 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奇怪,怎么回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奇怪, 怎么回事?

    好冷啊,深入骨髓、灵魂的冷折磨方镇长,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视线转移, 他似乎看到了好多红色,啊, 眼睛里都是红色。

    下一秒, 剧烈到让人疯狂的疼痛席卷全身, “啊啊啊——!”

    是他啊,是他在冒血,他身上被开了好几个洞, 鲜血像喷泉一样往外流。

    男人凄厉痛苦的叫声在荒无人烟的野外响破天际,他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看起来吓死个人。

    但是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会去同情他。

    “啧,怎么搞的这么狼狈,看来以后要加重训练了。”青木君状似嫌弃的把姜末提溜起来,没想到却被人手脚并用抱住。

    “哇哇哇,师尊啊,我好疼啊,那个老东西不是人, 还说要把我灵根废了,还骂我, 还说要把我们都杀了,呜呜呜。”

    亲近的靠山来了, 姜末心中的委屈一下爆发出来, 手脚并用抱住亲爱的师尊,她声泪俱下的哭诉自己惨痛的遭遇。

    “呜呜呜,师尊你要为我报仇啊, 真的太坏了那个老头子。”

    青木君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最后,他还是没有把身上的癞皮狗扒拉下来,手不自然的默默她被血沾染打结的头发,语气嫌弃中又带着心疼,“好了好了,多大个人了还撒娇,为师会给你报仇的,到时候把人带回去,你想怎么折磨都没问题,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有毒药。”

    “好呀!我就知道师尊最好了。”姜末闻着青木君身上好闻方丹药香味,脑海中紧绷的弦似乎松开了,“好困啊师尊,好想睡觉。”

    青木君的声音温柔又好听,“睡吧,睡吧,剩下的的事情就交给为师吧,你做的很好。”

    “嘿嘿,那我就放心了。”

    还怕把事情搞砸了呢(/≧ω\),做的好就行。

    小心的把怀中的女孩抱好,青木君能感受到姜末传来的呼吸声,还看到了那昏睡中也因为疼痛蹙起的眉毛。

    月时雨站起来,正准备行李,听到了青木君的传音,“不必多礼。”

    “是。”他转而关切的问,“师妹没事吧。”那方镇长居然说要废了师妹的凌根清,何其歹毒,希望不会对师妹造成干扰。

    “她无事。”青木君抱着姜末转身,灵力运出去两个白瓷瓶,“这里有回气丹,还有补血丹,你们吃了吧,吃了跟我来。”

    月时雨感激的说,“多谢师叔。”

    自从青木君来之后就沉默无声的陆战也低头,“多谢仙尊。”

    青木君走路的步子突然一顿,不明所以的看了陆战一眼,也没说什么,轻飘飘的就走了。

    “陆战快吃,青师叔给的丹药外人千金难求,药效极好,我们也算是沾了师妹的光。”月时雨吞下丹药,身上的伤口以十倍的速度愈合,同时,原本干涸的灵力也慢慢充盈。

    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得到了很好的休息,就连断了的手都在愈合,他一看陆战捏住瓶子没有吃,以为他不知道丹药的珍贵,劝道。

    这种好机会就不要放过!

    “多谢。”陆战对月时雨道谢,转而把瓶中的丹药吃完,刹那间,他就感受到了身体的异样,那霸道的恢复力让他惊讶。

    月时雨吃力的抬起手,拍拍陆战僵硬地肩膀,“这确实是好东西吧,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休息的地方。”经过这样一场生死之战,他心里已经认可了陆战,这是一个天赋好,性格好的人,跟其他流云宗弟子不一样,是个值得结交的人。

    所以月时雨不介意带他去宗门休息的地方,这也是另类的保护吧。

    陆战摇头,脸上犯难,“对不起月道友,我也很想去,但是黄师兄秋师姐他们生死未卜,我还去镇长府上看看。”

    月时雨想到了,也是,陆道友虽然不是流云宗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会与内门弟子一起行动,虽然看不上流云宗人行事,但是让人抛下同门也不道德。

    “那好吧,这是我的信物,如果陆道友见到他们了,可以凭借此信物来浩气宗的临时住所求取保护。”说着他又摸出一个陆战眼熟的瓶子,“这些都是师妹炼制的丹药,你也拿去。”

    陆战深深的看着月时雨,眼睛深处有一丝迷惘,他接过东西,一开口,声音都是嘶哑的,“多谢。”

    月时雨不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师妹把你当成好朋友,她肯定是愿意的。”

    “也替我……与姜道友道谢。”姜末一走,陆战又把她的称呼变为道友了。

    “好,我会的。”

    两人分别,陆战走到一条小溪旁边,看着水中的倒影,眼中无喜无悲,他蹲下身体把手伸进冰冷的河中搓洗手上的污渍。

    一遍一遍又一遍,把一双白净的手洗的泛红才停下。

    少年的容貌举世罕见,倒影在水中,宛若山间勾人人的男妖精,但他本人似乎根本不在意脸。

    “疼!疼!疼啊!师尊轻点,轻点啊啊啊——!”屋子里传来少女撕心裂肺的声音,似乎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待遇,让人忍不住探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引的女孩如此惨叫。

    “小声点,不要动!”青木君脸黑黑的,把姜末不安分的四肢固定在床上,对耳边的惨叫声充耳不闻,还有点不耐烦。

    “可是好疼的师尊,好疼啊!”姜末被固定住不能动,只能通过嘴来表达疼痛感,两眼泪汪汪,哭诉亲亲师尊的冷酷无情。

    “叫你直接冲上去,看都不看那玩意是什么就直接莽,是要给你点教训,不要叫了,快了快了。”青木君嘴上是这么说,但是手上的动作却确实轻柔了不少。

    他手上有一个人小瓶子,瓶口对准姜末身上被灰白色怨灵伤到的地方,可以看见伤口处断断续续的往外冒诡异的黑烟,被瓶子吸收到里面。

    一次股黑烟冒出来,姜末就要大喊大叫,从她不断颤抖的脊背可以看出,她是真的很痛,手指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已经在上面扣出好几个洞了,指节发白。能喊出来就代表她还是挺有活力的。

    发泄出来总比闷声不坑的好。

    又是一丝黑气吸出来,姜末的声音又拔高了一个度,“疼啊!师尊,我一定要给那个小白脸下药,我要让他也体会我的疼痛,啊啊——,他那个死不要脸的还妄想使用美男计勾引我——!”

    什么叫万籁俱寂。

    此刻,秦怀义刚刚抬起来的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中,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表情,他站在原地想了0.1秒。

    关于小师妹的年龄,关于小师妹的相貌,关于……

    放下手,转过身,左手扶在剑上,冷静的问旁边的人,“那人在哪?”

    让我去杀了那个人渣。

    “这个……这个……”旁边的普通弟子半天说不出话,那个啥,他也不知道啊。

    “大师兄,我不知道。”弟子在秦怀义冷脸攻击下,欲哭无泪。

    两人僵持了几秒,秦怀义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行为太过激了,对那个倒霉的弟子说了一声抱歉,他走出去,现在师妹好在疗伤,去看看师弟吧。

    房间里,姜末等了好一会还没等到下一次的疼痛,努力偏过头,“师尊,已经好了吗?”

    唉,被固定在这里就是不好,她偏头也看不见亲亲师尊帅帅的脸,不能分散注意了了。

    “没有。”姜末有点奇怪,为什么感觉师尊的语气有点怪怪的,就是那种凉凉的,似乎在吹空调的感觉。

    下一秒,她就没有空想东想西的了,“啊——疼啊——!”

    半个时辰过去,姜末就跟被霜雪打嫣了的小白菜一样双眼无神的躺在床上,一副了然无味,下一秒就要遁入佛门的超然样子。

    “呵呵,呵呵,我的未来一片黑暗,师尊不爱我了,嘤嘤嘤……啊!”

    头被狠狠的敲了一下,姜末眼泪汪汪的望着青木君,“师尊~~,我都受这么重的伤了,你也不哄哄我~~,人家伤心心~~。”

    “如果你在用这样的语气跟为师说话,我不介意在让你感受一下刚才的疼痛。”青木君冷笑一声,只用一句话就让脑子瓦特了的姜末闭嘴。

    弱小、可怜、又无助.jpg

    “好了,你在这好好休息,不要皮了。”遵循养徒弟要有方法,所以青木君知道打一棒再给一颗甜枣的道理,摸摸姜末的狗头,带着安抚的意味。

    “辛苦你了,第一次做外出任务就遇到这种事情,做的很好,回宗门后给你奖励。”

    姜末的意识在深处起起伏伏,惨叫是一件非常消耗精神力和体力的事情,再加上受伤,激战了大半夜,她走就想睡觉了。

    过一会,房间里传来女孩均匀的呼吸声。

    青子涯站在外面,确认屋里的情况后才离开,然后对里面下一个隔音罩。

    另一边,黄明泽段婷婷没有意识躺在地上,另一边,是站在阴影处的陆战。

    他的脸被遮挡,只看见他光洁的下巴和宽大的手掌,黑暗中,一把长剑缓缓抽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