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5章 光 黑暗中,陆战用一种不带任何感情……

第85章 光 黑暗中,陆战用一种不带任何感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黑暗中, 陆战用一种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神注视着一无所知的黄明泽、段婷婷。

    真奇怪,明明是一张很普通的脸,为什么他看到就会感觉恶心, 心中的怒火高涨。

    他的剑慢慢靠近黄明泽脆弱的脖子,最后架在上面, 只要陆战想, 他只要稍稍用力这个人就会咽气, 然后他再逃走,天高地远,以后流云宗的人是不会找到他的。

    而且谁也不知道黄明泽是被他杀的, 只要把流云宗的人都杀了,毁尸灭迹,他就是安全的。

    这个人,这个宗门,因为发现了他身体的奇异之处,从那个女人手中把他买回去,然后把人当狗一样养,他们把他当成一个移动血库,毫无节制的放血。

    黄明泽为什么天赋会如此好, 因为他常年喝陆战的血,但是啊……

    剑尖滑落, 落到黄明泽的腹部。

    陆战的笑比恶鬼都恐怖,他的血不是那么好喝的, 付出的代价不知道他给不给得起。

    陆战计划的很好, 这次宗门任务是他暗中策划的,要的就是把他们从宗门里拖出来,远离流云宗, 他已经计划好了。

    来的这里后,他会通过血把黄明泽控制住,让他们自相残杀,然后狠狠折磨他,最后远走高飞,去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明明已经计划好了……

    陆战心头不由的划过姜末那张明媚娇艳的脸,少女就像是一个永不黑暗的太阳,几年前他幸运的被她所救,几年后,似乎命运女神终于站在身边,他又遇到了那个人。

    计划乱了,所有的一切都乱了。

    凝视黄明泽的腹部,剑尖在上面打转,陆战想了很多很多。

    几年前他还很弱小,所以对身体内的毒素没有办法,就在刚刚,他发现了一件事情,沉积已久的毒素既然全部都消失了。

    回顾记忆,陆战只找到了一处异样,那就是姜末的师尊给的丹药。

    啪嗒。

    普通长剑被随意的丢在地上,陆战面不改色的划破手腕,霎时间,空气中充满鲜血的味道。

    他走到黄明泽身旁,一滴一滴的鲜血被喂到他嘴边,黄明泽无意识的吞咽,陆战无喜无悲。

    喝吧,多喝点,今日之后他们就不再见面了,到时候再见到的时候,你就不是那个天之骄子,宗门大师兄了。

    “我的血,不是那么好喝的。”

    随意到一处有水的地方冲洗伤口,流水把伤口洗到发白他也不在意,粗鲁的用帕子擦掉水迹。

    正准备扔掉帕子时,陆战想到了姜末,小姑娘看不得他身上有伤口,估计见到了一定会哇哇大叫,然后没有心眼的给很多丹药吧。

    也不对,他们估计以后不会再见面了。

    最后,陆战神色不明的吃了一颗剩余的补血丹。

    ……

    “啊啊啊啊——杀了你!”

    “秋月梨,你发什么疯!”

    “贱人,贱人,你们都是贱人!”

    姜末是被一阵急具穿透性的尖叫声吵醒的,她望了一眼外面的情况,很好,她睡着的时候是中午,现在估计是早上。

    一天的时间,不算长。

    姜末睡眼惺忪的走出去,黄明泽,段婷婷,秋月梨三人混乱打斗,明明是修士,却还在用抓头发的办法。

    姜末目瞪口呆的问,“他们在干嘛?”怎么这个样子,什么情况?

    “不知道啊。”旁边的普通弟子也很迷茫,就一转眼的功夫,三人就扭打在一起了,但是因为没有闹出伤势,其他宗门的事务他也不好插手。

    三人互相攻击,姜末是看的眼花缭乱,过了一会她就转移视线,“对了,二师兄在哪,我去看看。”

    顺着那个弟子指的方向,姜末找到了地方。

    月时雨早早起来,虽然身体酸痛,但是每日的练功必不可少,所以在空地上演练武器。

    “哇,师兄你又进步了,这一套攻击比以前更流畅了。”姜末看月时雨耍完一套剑法,在旁边海豹拍手,这一套流畅的动作看的她也手痒,想来舞一套了。

    “这几天的战斗,我心里有点想法,果然在实战中进步才是最快的。”已经练了一个时辰,月时雨收起剑走过去。

    “怎么样,身上的伤口好了吗?”他目露关切,师妹的伤势他是见过的,很严重,而且昨天的惨叫声他也听见了。

    姜末摆摆手臂,又在原地蹦哒两下,全面展示她健康的身体,“没问题了,师尊一出手,疾病全飞走。”

    “噗嗤。”月时雨被她的话逗笑了。

    “嘿嘿。”姜末也笑了,随即问道,“对了师兄,你看到师尊了吗?”

    “师叔吗……”月时雨想了想,“没看到,但是我看到大师兄了。”

    “呀,大师兄也来了,太好了,已经有两年没看到大师兄了吧,我要去看看。”说着,姜末就激动的往外跑。

    “唉唉唉,等等啊师妹,你知道大师兄在哪吗?”

    这……她还真不知道。

    “唉。”月时雨摇摇头,冲她招手,“我带你去吧。”

    “噢耶!”

    “大师兄,好久不见啊,想死你了。”隔着几十米远姜末就看见了一袭白衣,坐在院子里喝茶的秦怀义,傻孩子隔着老远就大声呼叫,疯狂招手。

    唉,月时雨掩面,师妹的性子千变万化,时而成熟时而幼稚,在熟人面前特别活波,在不认识或者交情不深的人面前就很懂事,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师妹,我也很想你。”秦怀义站起来抱住小炮弹一样冲过来的姜末,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一米八七的身高轻而易举的可以摸到姜末的头。

    他看着姜末的目光带着心疼和怜惜,“这次任务辛苦你了,做的很好。”他这次回来恰好是在月时雨传信回宗的前一天,听到消息后没来得及好好休息,立刻请命去当援军。

    具体的经过昨天他就了解了,姜末的惨叫声也是听的一清二楚,还有月时雨身上的伤口,这些让这个平时沉默寡言,却爱护师兄妹的好师兄心疼坏了。

    骄傲的感觉被压制在心疼之下。

    姜末笑的开心,拉过月时雨,“那是,我们可是浩气宗的弟子,绝对不会给师门丢脸的,而且我们这趟任务收获了很多。”

    “把在山上学习的东西运用到实践中,还产生了新的,最最最重要的是……”姜末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圆,“我交到了一个朋友哦,人很好的。”

    “是吗。”秦怀义喃喃,他看过活波的师妹,还有在一旁看起来无奈,其实暗含宠溺意味的师弟,也笑了,“那就好。”

    “对了师兄,我带你去看我新认识的朋友吧,他同宗门的弟子虽然对他不好,诶,也不对哦。”姜末改正,“他不是那个宗门的人。”

    “哎呀,都说迷糊了。”

    “慢慢说,不着急。”秦怀义站在一边,又恢复了以前冷脸的样子,他顺了顺姜末姜末额头前一丝乱飞的头发。

    姜末松开眉头,“我那个朋友叫陆战,他归属与流云宗……”然后姜末就巴拉巴拉的把所见所闻说出来,说完后还眨巴眼,期望的望着秦怀义。

    旁边的月时雨一听到流云宗脸色就不好,他想到了再地下室时黄明泽把姜末推出去的情景。

    能接受陆战是一回事,至于其他人做的事情他会一字不漏的告诉师叔,师妹忘记了,他这个做师兄的不能忘记。

    秦怀义把两人的神色收入眼底,昨天去看师弟时他已经累的睡着了,他也没打扰,现在看来这次的行动发生了不少事情,等会找师弟谈谈吧。

    “师妹教到朋友是件好事,不如我们一起去你朋友哪里看看吧,他昨天似乎伤的也不轻。”秦怀义想去考察一下陆战是否有姜末说的那么好。

    “好啊,我们一起去吧。”正好,姜末也想去看看陆战。

    三人还没走到流云宗的院子,就听到一声愤怒的咆哮,“什么!你居然想走,该死的你忘了是谁把你从女支女手中买来,给你资源教导你修炼吗?不就是没有让你入宗门吗,你这种下贱胚子不配入我流云宗。”

    “你只是我们养的一条狗,现在想走,翻了天了!”

    姜末在外面听的冒火,她已经听出来了,这是黄明泽的声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陆战好心好意救他,听里面的话,陆战是想走。

    他又没有加入流云宗,想走怎么了!

    刚刚不是还在吵架吗?怎么现在就消停了!

    院子里,好不容易把秋月梨段婷婷哄进去,转头就听到陆战居然不知死活的提出要离开的事。

    “狗东西,你不要忘了身体里还有我爹给你下点毒,你想死了。”黄明泽知道这里还有别人,所以压低声音。

    他最怕的就是陆战走了,他的“药”怎么办,以后还要靠着陆战的血提高修为天赋。

    “不用说了,我没有加入宗门,所以我走了也没关系,至于毒,就让我死在外面吧,我无所谓。”陆战冷着脸,无所谓的说。

    “你休想,生是我的人,死也要成为我的鬼!”

    卧槽,好惊悚的发言,什么玩意,你以为这里是狗血场合吗?。

    “我倒是不知道流云宗的人居然如此霸道,居然不让一个没有入宗门的人离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