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6章 同伴加一 姜末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第86章 同伴加一 姜末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姜末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 后面月时雨跟秦怀义就像是两个护花使者。

    大力推开院子大门,姜末直接走过去把陆战拉到身后。

    陆战的手被柔软的小手拉着,像是被火烧了, 挣脱不掉又不敢有动作,就这样僵持在哪里。

    姜末完全不知道啊, 对于她来说, 与好朋友手拉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前世的经历忘的差不多了,这一世她完全不在意世俗的眼光。

    更何况她才几岁,还是个孩子, 手拉手怎么了。

    “黄道友,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死了当你的鬼,大家都是正派宗门弟子,搞什么鬼一类的歪门邪道呢,死了就死了,把别人的灵魂放在身边干嘛。”姜末故意曲解黄明泽的意思,光明正大的怼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没想什么歪门邪道, 而且姜道友,这是我流云宗的事情, 就算你是浩气宗的人也不该管吧。

    黄明泽张口欲言,但是被秦怀义眼睛一扫, 啥都忘了, 陆战不能丢,他可是他升级方良药,所以想了半天才用宗门借口让姜末不要多管闲事。

    “咦~?”女孩夸张的出声, 然后回头看后面的人,“我怎么记得陆战不是你们流云宗的人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陆战你说呢?”

    背对着黄明泽,姜末冲陆战夸张的挤眉弄眼 。

    说啊,说实话,放心大胆的说,姐姐给你撑腰。

    老实说,一个小女孩眉毛上扬,眼睛跟抽风了一样挤来挤去的还蛮搞笑,这不,本来心中的杀意与暴戾快藏不住的时候,被这么一搞,宛若泄洪的大堤,一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带笑的说,“是的,我确实不是流云宗的人,宗门也没有收我。”

    姜末洋洋得意仰头,冲黄明泽笑的贱兮兮的,“看吧,我就说陆战不是流云宗的人,那既然没有入宗门弟子测,那么他想什么时候走就可以什么时候走吧。”

    “不,不对!他不能走,他不能走,谁也不能带走他!他走了我怎么办!”黄明泽顾不得在外人暴露他的情绪,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陆战绝对不能走,他已经习惯了在外面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天才。

    被众人的夸奖与赞赏弄昏了头,俗话说的好,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他不能忍受自己变成一个平凡人。

    “你以为你走的了吗?你身体里面的毒只有我父亲才有解药,离开后就等着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吧!”黄明泽觉得自己变成了两个人。

    一个在理智层面,拼命摇头辱骂,该死的,这些话是能说出来的吗,还是在外人面前,他喝血修炼的方式与魔道有何不同,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一定会有异样眼神的。

    不能忍受,不能忍受!

    另一个在混乱意识层面,他觉得还有什么不能说?说出来,把心中所有的想法都说出来,他是黄明泽,他是流云宗的天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黄明泽的眼睛深处,一片红光闪烁,不断吞食他的理智。

    她听到了什么!

    离不开陆战,不不不,这种明显虐恋情深加卑微舔狗的话千不该万不该从黄明泽口中说出来,刚开始姜末是惊恐的,然后听到后面的话后她所有的情绪转化为愤怒。

    听听,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什么叫做下毒了!

    “呵,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流云宗的人是如何教导弟子的,为什么会给一个人下毒控制他,你们宗门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吗?”

    “滚开,不关你的事!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是一个浩气宗的普通弟子,神气什么,早晚你们会被我踩在脚底……啊”黄明泽脑海中的那两个人不断打架,最后那个冲动小人胜利了,脑海深处一片诡异的血红。

    说的话都没有经过脑子思考,丝毫不知道自己短短几句话给宗门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

    秦怀义稍微放出一点金丹修士的威压,黄明泽就被压的说不出一点话,他眼神不善,“道友,慎言。”

    黄明泽的嘴唇蠕动,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被慌忙的女声打断,“对不起对不起,师兄是因为段师妹的原因所以才急不择言,没有的事,我们流云宗绝对是正经宗门,不存在给弟子下毒的,陆战是个意味,他以前出任务的时候心生贪婪打伤弟子,为了矫正他所以才下毒的。”

    “但是这个毒是温和的毒,不会给人造成伤害,而且每个月按时给解药,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说到最后,秋月梨的语调高扬,生怕他们不相信。

    起来发现床上躺了一个人,她在愤怒之下把人杀了,然后却发现镇长府上了所有人都被抓了,一脸懵逼的她又遇到了刚刚醒过来的黄明泽段婷婷。

    几人一番纠缠,各自散去,听着黄明泽的好言好语,她表面上听话,其实心底鄙夷,果然,一个人的天赋与素质不成正比。

    而且他刚开始的天赋也不好,不知道后来为什么修仙速度突然升高,跟他的这几年她暗中打听。黄明泽太谨慎,她一句话都没有套出来。

    现在看来嘛,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黄明泽没脑子居然能到这个地步,瞧瞧他说的那些话,是人说的吗?

    防止那个没脑子的说出更多不该说的话,所以秋月梨赶忙出来,脑后还有汗珠,她实在是太紧张了。

    在心里狠狠辱骂黄明泽,她再次解释,“月梨所言句句真实,没有半分作假。”

    一阵凉风吹过,不知道为什么,黄明泽段脑子突然清醒了,他回想到刚才说的那些话,后背惊出一身冷汗,连忙顺着秋月梨给的台阶下,“真的,实在是因为陆战有前科,他出身低下,遗传到骨子里的贪婪遮挡不住,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他还给自己洗白一波,“全宗门的弟子都知道他的事迹,所以不能让他入宗,这是对其他弟子的不公平,这个毒我也是很不忍心,但是父亲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必须要有一个控制装置。”

    好样的,姜末听的都想给他鼓掌了,一系列言语把他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然后把责任都推卸给自己父亲,还给自己树立了一个盛世白莲的形象,牛啊老弟!

    她注意到两人在说的以前的事情时,陆战的手就很僵硬,嘴唇也抿起来,低垂着头,散发着小可怜的气息(滤镜太深),让姜末心中涌起无限恋爱。

    哦,悄悄他们把孩子逼的,都自闭了。

    眼看陆战的手要滑落了,姜末不仅不放手,反而把手握的更紧。

    “陆战,你说说,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她直言不讳,“不能只听你们的,还要听听另一边的话。”

    陆战被长长的睫毛遮挡住的眼睛闪烁着森冷杀意,听到姜末的话后,里面的杀意就像是被太阳照耀的白雪,消失殆尽。

    十几岁的男孩子还是青少年,他抬起头来眼眶泛红,声音委委屈屈的,“姜末,我没有……”

    卧槽,这谁抵得住,一个平日里没有表情的高冷酷哥突然放软声音,暴击啊。

    “我当然是信任你的,陆战不要紧张。”姜末这话可不是对亲近之人的维护,而是有证据的,在最开始她就把精神力放出来了,在说到下毒的时候,黄明泽段情绪出现了剧烈的变化,一看就是撒谎了。

    “陆战我先带走了,拜拜。”姜末没有再说话的兴趣了,她说完就这句话后就拉着陆战就跑,看都不看后面。

    师妹啊——

    月时雨心中扶额。

    “等等,你不能——!”生命中最重要的“良药”要跑,黄明泽下意识就要去拔剑,被秦怀义挡住。

    “道友,小孩子找到了玩伴,你就不要插手了。”

    月时雨在旁边momo吐槽,师兄啊,你知道你现在多像溺爱女儿的家长吗?

    话是这么说的,“两位道友,你们就不要去打扰他们谈话了。”他也下意识挡住。

    姜末一路把陆战拉到浩气宗的地盘,把人放到椅子上,又给自己到了一壶茶喝下去,陆战就在对面默不作声,待姜末休息好了他才低声开口,“你真的相信我吗,他们所有人都说我是小偷,你就不怕我骗你吗?”

    姜末奇怪的看他一眼,“你骗我干什么,难不成骗到我了有什么好处不成。”

    陆战不回答,好处真的太多了。

    对面的女孩一定不知道,她的身份对于一个有眼力的人来说又多显眼,年纪轻轻就是筑基初期,还是一位尊贵的炼丹师,只要花花心思与她交好,以后必定有不少好处。

    还可以以她为跳板,然后认识更多的能人……

    好处太多了。

    他听到对面的女孩说,“再说了,我可是有证据的,才不是无脑偏向自己人。”

    陆战心想,她哪有什么证据,不就是因为年纪还小,感情用事,所以才相信他,如果她长大了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然后,他就听到女孩用一种很淡然的语气说,“陆战,反正你也没有宗门,要不要来我们浩气宗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