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9章 快乐 光吃火锅也不行,她又用空间中……

第89章 快乐 光吃火锅也不行,她又用空间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光吃火锅也不行, 她又用空间中小鸡产的鸡蛋加上玉米黄瓜胡萝卜加肉丁炒了很多的炒饭,不要问米是什么时候熟的,问就是修仙界的黑科技。

    炒饭做了, 那就再加一个炒面,然后煮了一锅汤。

    起锅热油, 她把肉分解成条, 做一个异世界版本的酥肉。既然都做了这么多了, 怎么可能少了甜点呢,双皮奶,蛋挞, 水果蛋糕一个都不能少。

    这些一切的一切食物,都是她用那丹炉做的,丹炉,真是一个好东西。

    大拇指.jpg

    让后她变戏法一样又弄出了二十几个四宫格,挨个挨个摆好,又弄出相应数量的凳子。

    姜末把做好的吃的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挨个挨个摆好,然后又把陆战切好的蔬菜肉食按顺序摆好。

    “师妹,你这是?”秦怀义看姜末的大动作, 手中还在洗小青菜。

    他手上的青菜酷似于地球的上海青,但在这里却是一种清热去火的药植。

    他洗的很细致, 把叶片一片一片掰下来,然后放到水下冲洗, 一点点洗去泥土, 然后整齐的码在一边。

    “当然是给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也准备了,火锅嘛,就是要大家一起吃才开心。”喝一口汤, 姜末点头,很好,味道不错。

    “陆战,给我一把刀,我那边忙完了,一起切吧。”姜末拖过来一兜子土豆,也就是药植黄皮果,干净利落削皮,然后刷刷刷切成片。

    “姜道友……姜末,要不然你去旁边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陆战一不小心叫错了,然后马上改口,还好她的心思全部在菜板上,没听到。

    “对啊师妹,这里交给师兄们,刚才你做的那么多,确实该休息了。”月时雨在旁边帮衬。

    秦怀义也说,“师妹大病初愈,劳烦你做了这么多,去休息吧。”

    “干什么啊你们。”姜末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我又不是瓷娃娃,同样作为修士,我的体力跟你们一样,哪点娇弱了;再说你们谁有我熟练,炼丹炼久了对这些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且哈。”她加重语气,“大师兄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但同时你也在小瞧我。”

    “二师兄跟陆战也是昨天受伤,今天就干活,你怎么不让他们去休息。”

    秦怀义手上动作停下,无措又慌忙,他想解释,“不是的师妹……”他没有小瞧的意思。

    “哈哈,大师兄别说了我都知道,刚才也没有怪你的意思……真的,真的!比金子还真!”安抚好愧疚的大师兄,姜末就是非常的后悔,她为什么要嘴瓢说了这些话。

    大师兄就是宠爱师妹罢了,素雨师姐也跟她讲过,以前的秦怀义是怎么关照她的。

    罪过罪过,天可怜见的,她真的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啊。

    为了转移话题,姜末看上了陆战,她惊奇方说,“哇陆战,你的刀工好好的,也很熟练,我还以为你只有剑术好呢。”

    陆战手中动作不停切胡萝卜,只是笑笑,“以前在流云宗时训练出来啊。”

    糟了,说错话了。结合之前的事情,她大致可以猜测陆战之前在流云宗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就跟那个烧火丫头一样,要管他们吃,还要服侍他们。

    这娴熟的技巧肯定是在屈辱中学习起来的。

    陆战只需看一眼就知道姜末在想什么,他倒是无所谓,但是小姑娘可能会愧疚,所以安慰说,“我的手艺也不全是在流云宗练起来的,小时候在母亲那里时就学过的。”

    准确的说是被迫学的,因为不学会自己做饭就会饿肚子,那个女人是不会记得自己有个儿子,或者说她巴不得他饿死,这样就能寻找幸福了。

    真讽刺,他孩子肚子里的时候就像打掉他,可是没成功,生下来后也想杀了他,可惜他命大。

    姜末没有再说话了,她没有傻乎乎的接着问,炼丹师的第六感告诉她现在不是时机。

    等菜弄的差不多了,姜末收拾收拾桌子,把三个男人推出去,“好了,你们去叫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来吃东西吧。”

    想了想,又把陆战拉过来,“陆战就不用去了,等会在流云宗门前喊一声就行了,吃不吃随便他们。”他们指的是黄明泽段婷婷一行人,她可没有说是要孤立流云宗的人,叫还是要去叫的,至于来不来,就不是她要想的问题了。

    不来也好,省的看他们的脸色,来了也不怕,就是加三双筷子的事。

    “那我应该做什么?”此时他两手空空,反而姜末端起一个四宫格,要去哪里的样子。

    “你跟我来吧,我刚好也要去给师尊送吃的。”菜品放在空间里了,锅底在外面,青木君不会坐在外面和众弟子们一起用饭,作为师尊的亲亲乖徒弟,她当然要为傲娇的师尊排忧解难。

    陆战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那这个给我端吧。”

    “没事没事,这才多重啊,给我就好。”姜末端着锅底,十分有男子气概的拒绝了他。

    “对了,等会见到师尊的时候你笑甜一点,剩下的交给我吧。”在过去的路上,姜末突然转过头,神秘的说。

    她的话语中似乎暗藏深意,表情神秘莫测,语焉不详。

    陆战在思索,为什么姜末让他这么做。

    “哎呀,不要想多了,你只管听我的,照我说的做,不会害你的。”眼看就要到地方了,她来不及跟他细说,最后叮嘱了一下就要去开门。

    “师尊在吗,我进来了哦。”说一声废话,姜末用肩膀挤开门,陆战要去帮忙推门的手在半空中,无措又多余。

    她没看到,一进门就看见了又在拿书凹造型的青子涯,“我说师尊啊,你怎么还在看那本书,你都看了六七年的还没看完吗?”不是她说,十次去找人又七次都在看那本书,从去宗门的那一日便是如此,也不知是什么书。

    “你知道什么,你又不懂。”

    “是是是,我不懂行了吧,这是我炒的锅底,喏,放这了。”找了一张干净的坐桌子方四宫格,然后又从空间里拿出一个木架子,上面整齐的摆好菜。

    “你在白灼里到底放了些什么,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从哪来的。”青子涯额头的青筋蹦起,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徒儿不缺吃,空间却有很多吃的,;不缺穿,空间里的家具可以开店。

    “这叫有备无患,反正还有空间,等到时候没空间放东西再把这些拿出去呗。”姜末无所谓的说,然后狗腿的走到青子涯身后,“好了师尊,你过去,虽然这些东西对于你来说不是什么,偶尔吃吃也好。”

    青子涯瞥她一眼,轻飘飘的说,“说吧,这么殷勤是要干嘛,看你那不怀好意的样。”

    “额……”姜末被哽到了,眼泪汪汪,“师尊,难道我在心中的形象就是如此的不堪吗?太伤心了。”

    虽然她也是有求于人,但是被如此直白的戳穿,好心痛啊。

    “别贫嘴,说吧。”青子不吃她这套,直截了当的说。

    “那个…,你看这个少年,骨骼清奇,丰神俊朗,年轻有为,汇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是那水中雾,雾中花一样的人……”姜末措不及防的把陆战推出去,一开口就是非常之精彩的彩虹屁,势必要把陆战夸出花来 。

    夸的陆战耳朵都热了,手指蜷缩在一起,那双冷静点眼睛第一次出现了迷惘。

    青子涯打断她的话,“说重点,不然出去。”

    姜末从陆战腰上一点点地方探出头,“你就不觉得这样的少年身上有点瑕疵不好吗?”青木君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陆战身上有毒,这是她临时想到的,现在师尊就在这里,何不给他解个毒?

    青子涯似笑非笑,“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瑕疵。”他倒是知道这丫头在说什么了,真是的,她知道小子什么身份吗 。只需要一眼,青木君就知道陆战打了什么主意。

    那样的心思,那样的计谋,绝对不像是表面上那么多无害。

    陆战的身体僵硬,他直面青木君的眼睛,只觉得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这种眼神他看过。

    似乎,那天也是这样的。

    被发现了吧。

    “啊?这还没有,师尊你仔细看仔细瞧,用心看啊!”姜末着急,直接从后面跳出来,瞪大眼睛,她就不信,凭借青木君的实力会看不出来。

    “那个啊,那个不好的东西……”她手舞足蹈的瞎比划,说着说的就混乱了。

    暗中传音给陆战 “陆战快笑,你身体内的毒就靠师尊了。”

    陆战在那里一动不动。

    姜末焦急,这算什么,她一个人在这里奋斗吗?

    “行了我也不逗你了,这是解药,吃个十天就行了。”青子涯看不下去徒弟犯蠢,丢出一个瓶子。

    “谢谢师尊。”姜末拿到东西,眉开眼笑,还用鞋尖蹭了蹭陆战。跟她一起道谢啊。

    “……多谢仙尊。”陆战不知道是怎么行礼的,明明毒都已经解开了,为什么还会给药。

    两人在出去时,他接到一道传音,“这个丹药可以遮挡你的气息,化神以下不会看出破绽。浩气宗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宗门弟子,希望你不会让我哪蠢徒弟伤心。”

    “你要是让她伤心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陆战恍惚,只听见一道清脆的女声。

    “愣着干什么,快吃东西啊,快快快,这是我给你抢到肉。”

    他低下头,夹住肉片到嘴中,声音低不可闻,“谢谢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