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120章 张宣扬 果然,这张宣扬过来了,刚才……

第120章 张宣扬 果然,这张宣扬过来了,刚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果然, 这张宣扬过来了,刚才姜末就还在猜测他几时会来,就那个热情激动的样子, 她估计他一刻都等不下去。

    来的比想象中的要早,估计是那边放下东西就马上赶过来的。

    也不知到月师兄是在哪惹了个这样的人。

    陆战起身:“师妹在这等着, 我去开门。”

    张宣扬在外面焦急等待, 跟在后边的陈露看不下去, 十分想把这玩意打两下。

    这师兄她不想要了,谁想要拿去。

    吱——

    张宣扬一喜:“门开了!”

    一看,不是那个女修, 而是女修的同伴,他忙扬起一个热情的笑:“你好啊道友,我能问一下姜道友在吗?”

    陆战扫视了一遍两人,然后才笑着说:“在里面。”

    他侧开身子,张宣扬跟个泥鳅一样滑进去,陈露尴尬的捂住脸,十分想告诉别人她不认这个二货,不好意思的道歉:“抱歉,师兄的性子……活泼, 失礼之处请多多见谅。”

    活泼这两个字她说的很是勉强,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陆战沉默了一瞬, 他想到这个性格,很熟悉。

    “没事。”

    说不定跟自家师妹出乎意料的投缘呢。

    “姜道友~~!”张宣扬高高兴兴跑过去, 直接坐到姜末对面, 少年的脸上洋溢了欢喜。

    “你能跟我讲讲左冯器师的弟子吗?求求你了。”他做出一个拜托的手势。这个动作放在他身上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只会让人感受到热情活泼。

    姜末提起兴趣,端正身体, 兴致勃勃的打听八卦:“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打听师兄的消息吗?”她可好奇了。

    “其实我与他没有见过面。”张宣扬挠挠头,解释,“我是一个符修,现在不是有一个说法吗,那就是符修不如器修,我们两门殊途同归,是一个起源,那我就不满意这个说法了。”

    “谁说的符修就不如器修了,我打败了很多器修,但是这还不够,要找到同龄人中最强的一个去打败才能证明我们符修不弱,听说左冯器师收了弟子,所以我想去挑战他的弟子。”

    张宣扬的眼睛闪闪发亮,那是对梦想的向往:“我相信,只要打败他的弟子,我就能证明符修不比器修差。”

    姜末点头,好心提醒:“那你可要小心了,师兄可是很强的。”

    月时雨在炼器方面很强,这是毋庸置疑的,不知道张宣扬低不低得住。

    “就是要强劲点才好。”张宣扬的眼中中闪着充满战意的火光,“唯有打败强者我才能证明自己能行。”

    “好!”姜末拍桌决定,“我敬佩你的想法,等有机会我把师兄介绍给你。”

    “真的!”张宣扬站起来,不可置信。

    姜末肯定点头:“真的,骗你是小狗。”

    少年高兴坏了,连忙想找人分享这个好消息,看过来看过去看到了师妹,一把拉住她的手,喜滋滋的说:“师妹你听说了吗,同意了,我可以见到真人了!”

    “哇,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以为还要等一段日子!”

    陈露无奈,也没把手抽回来,带着哄人的语气说:“是是是,好好好,我听到了,恭喜你,终于有实现愿望的机会了。”

    两人不像是师兄妹,倒像是师姐弟一样。

    “谢谢,真的太谢谢姜师妹了,你虽然姓姜但跟姜芽完全不一样,你是一个好人。”

    张宣扬还记得碰见了姜芽,说起姜末就是一脸感谢,说起姜芽则是一脸的嫌弃。

    陆战坐在姜末旁边,含笑的说:“那姜芽,应该是姜氏族长之女吧。”

    张宣扬撇嘴,颇为嫌弃:“还族长之女呢,一点都没有名门之女的担当,恶心肠,小气鬼,告状精,还喜欢装模作样。”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面带惊恐的看着姜末跟陆战,忧心忡忡的叮嘱:“两位道友,我觉得你们现在很危险,一定要小心姜芽那个恶婆娘。”

    姜末指指自己,指指陆战,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我担心什么?”

    陆战有危险他还相信,因为长了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姜芽看他的眼神彰显了狼子野心,但是她有什么危险,姜芽又不能嫉妒她站在陆战身边杀人。

    张宣扬凝重的说:“因为道友是青木君的弟子,而姜芽一脉与青家走的近,所以可能会帮助青家害你。”

    “瞎说什么呢!”陈露一把压住张宣扬的狗头,阻止他说话,一脸歉意的对姜末说:“实在是对不起,师兄口直心快,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见,我代她给你道歉。”

    瞎说什么,这是在挑拨师长家族的关系吗?他一个外人不该说这种话。

    “没关系的。”姜末无所谓,“大家都知道我师尊与青家的关系不好,这点不需要躲躲藏藏的说啦。”

    陈露哽住,没见过这么轻易就说出来的吧,一般这种事情都是心照不宣,然后表面客气的吗?这个风格让她想到了自家师兄,该不会也是这个性格吧。

    她以为出现一个就顶天了,难不成这里还有一个!

    江米也看到陈露被哽到的表情,她是真的觉得无所谓啊,因为自家师尊也不在意这件事,还当做笑话一样讲给她听,边说边diss青家的人。

    说他们这一代是废物,上一代也没有能打的人,唯一能看的也只有几个老爷子,但是老爷子们故步自封,封建又自大,也不是啥好东西。

    张宣扬被姜末这么一支持,马上甩开陈露,开始继续科普:“至于这位道友,那就更危险了。”他从头到脚看一遍陆战全身,脸上越发的担忧。

    “太完美了,你简直是完美的长在姜芽的点上。”他惋惜的直摇头,抬手就去拍陆战肩膀。

    陆战身体一绷,遏制住回手的欲望,笑着继续听。

    “姜芽别的不好,就喜欢美男。”他只有说这句话大家就都明白。

    哦,确实,陆战是一个绝世美男。

    “而且啊。”一说到讨厌的人,张宣扬胃口大开,苦水怎么吐都吐不干净。

    “姜芽特别会装,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她来我家,看中了一个玩具,那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玩具了。”

    少年咬牙切齿:“我当然不想给,她就来抢,我俩在推脱间她突然就往后面一倒,当时我就呆住了,天可怜见的,我用的力气真的很小,她居然摔倒了,这绝对是她故意的。”

    “然后父亲还有一些客人听到她的哭声走过来,让我把玩具给姜芽,我不同意,就被打了一顿,那个恶女人看到我被打笑可开心了。”

    要张宣扬说从小看姜芽不顺眼的原因,那可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只是挑选了一个最普通具有代表性的一件事。

    听完他说的,姜末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啊,这不就是白莲加熊孩子的结合体吗?好可怕!

    虽说在背后说人坏话不好,但真的,张宣扬太无语了,必须要一吐为快。

    可能是讲八卦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转眼间姜末就跟他坐在一起,边讲话边笑。

    张宣扬一拍大腿:“姜道友,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好久没有遇见你这么对胃口的人了,他们都觉得我是笨蛋,其实我不是。”

    “哎呦,我都懂的了。”

    “是啊。”姜末也一拍大腿,“师尊总是嫌弃我笨,我不服气啊,我聪明着呢,来来来,今天我们唠个痛快。”

    两人差一点酒就能结为异姓兄妹的架势,让陈露目瞪口呆,让陆战哭笑不得。

    最后,还是悲管家来解救了他们。

    姜末依依不舍的与张宣扬告别,也陆战一起前往悲峰哪里。

    路上与姜芽一行人擦肩而过,三人的脸色不好,估计是

    “哈哈哈,这就是子涯的徒儿,我今天可算是见着了,他倒是藏的深!”一进门,姜末就被悲峰拉在一边细细打量,大笑。

    “嗯?”姜末歪头,“怎么这样的说法?”

    悲峰作为皇渊城城主,一点都没有架子,闻言就勾起嘴角:“还不是青子涯那个小气的,我说让他把你带来给朋友们认识认识,他就不,说是你还小,我们会吓着你。”

    “诶!”姜末惊奇的睁大眼睛,“还有走火入魔一回事啊,我都没听过,难怪这一次师尊让我来送东西呢,感情是觉得我长大了啊。”

    悲峰双眼含笑,果然如阿年所说,是一个有趣的孩子。

    他视线一移,看到后面的陆战:“不知这位是?”

    陆战行礼:“晚辈陆战,从师天衍仙君。”

    “天衍长老。”悲峰悲年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有惊诧,竟是天衍长老的高徒,执法长老的弟子。

    悲峰收起淡然的态度,细细打量一翻陆战。昳丽的脸对他来说没有一丝感觉,他看中的是内在的一些东西。

    气质,站姿,还有眼睛。

    片刻后,悲峰大笑:“好,好,不愧是天衍长老的高徒,好啊!”

    也不说好在哪里,只是说好。

    过了一会了,姜末他们出门,总算是把交代的事情做完,接下来就要回宗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