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拯救的佛修是个黑心莲 > 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故妄气息如今又归为冰凉, 但卿伶却依然觉得灼热,他的手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不算紧, 只要想拉开随时可以拉开。

    书壹的声音压抑着, 似乎很是痛苦,卿伶顿了片刻, 却没有选择拉开故妄的手。

    而她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书壹正抬着头盯着她,虽然双目都是血, 但依旧固执地看着她的方向, 似乎真的是想要看她,或者是在等她看看自己。

    只不过他张着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那是他给自己留的最后的尊严。

    故妄沉默地注视着自己面前的卿伶,没管书壹这时候到底是什么状态, 他只是在等她说话, 等她要如何处置自己, 处置他杀了这个人。

    许久后, 卿伶轻轻起唇:“回。”

    空灵的声音很淡,淡到机会没有多少感情。

    地底的鬼影尽数回到了地下,鬼气也渐渐散开,那股压迫着人的死气消失。

    卿伶:“走吧。”

    故妄倏忽抬眼:“嗯?”

    “离开这里。”卿伶说,“太黑了,我不喜欢。”

    故妄眼底的浓墨一点点消散,而后缓缓笑了:“好, 我们走。”

    他另一只手揽住了卿伶的腰, 在她耳边道:“阿伶抱紧。”

    卿伶双手环住他, 就在故妄要抱着她离开这里时,书壹终于忍不住出了声:“伶伶……”

    卿伶没有回头。

    “仙尊,你选了自己的路。”她说,“但你可能错了,死在我手里也好,死在别人那里也罢,我都不会记得你。”

    闻言,故妄动作顿了下,垂眸看她。

    书壹也靠着墙壁,紧紧握拳:“为什么?”

    在故妄手掌盖住的黑暗里,卿伶浅浅笑了:“活了两辈子,知道什么该在乎什么不该在乎,有些人和事不配作为困扰我的原因。”

    “不配……”满身都是疼痛,但他还是笑了出来,“不配。”

    故妄说不配时他都没有这个反应,但卿伶不行。

    他在总局待了不知道多少年,第一次遇到一个特别的人,第一次找到自己在平庸的日子里的一点期盼。

    他想卿伶或许是跟自己一样的,她也一样孤独藏着心事,两人会一起抱团取暖。

    可现在猛然发现,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过他的存在。

    “如果没有他,没有这个任务…”

    卿伶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了当道:“也不会是你。”

    良久,书壹终于松开了手。

    故妄这才出声:“说完了?”

    卿伶:“嗯。”

    他唇角微弯:“好。”

    瞬息之间便把卿伶带离开了这里。

    而下面的书壹缓缓垂下了头,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徒然出现:“后悔了吗?”

    书壹指尖动了动:“主神。”

    主神并没有出现,他只是来天道这边串个门,顺便看看他这两个好员工搞出来的事:“后悔了吗?”

    书壹摇头:“没有。”

    “为何?”

    “因为,我也在找。”书壹说,“在总局太多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什么,还想要什么,所以一直在找,只不过找到了也不是我的。”

    主神皱了下眉:“太复杂了。”

    又道:“你明知道她不爱你。”

    “嗯。”书壹说,“但也没有我爱你你就要爱我这么多的事。”

    “这会儿倒是想明白了,早干嘛去了。”

    “谁能保证一直清醒着。”书壹说,“谢谢您给了这次机会。”

    主神问:“还想回来吗?”

    “不想。”书壹摇头,这是他自己最后选择的路。

    “如果以后的无尽岁月都是这样的,好像确实没什么盼头了。”

    卿伶说他应该早就想好选择的后果,他的确想过,生和死没有什么好选的,回也回不去。

    其实心里也早知道会有这个结果,所以宁可搏一搏,也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他给自己选择的归宿,是死在卿伶手里。

    但她说了,即便如此,她也不会记得自己。

    因为他,在她这里从头到尾什么都不是。

    有时候书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遭是为了什么,为了卿伶,还是为了自己这漫长的生命的一个终结。

    主神看着这一幕,漫不经心笑了:“你说了那么多,但你忘了一件事。”

    “自以为做了那么多事,但你到头来从来没有认真对她说一句爱和喜欢。”

    书壹身体猛地一颤。

    主神看够了便不再看,移开视线前嘟囔着:“我早说过了你不适合她。”

    黑暗里重归安静。

    只留了一句淡淡的:“没说也好。”

    卿伶与故妄才上从下面的暗道上来,她眼睛上的手就移开了,这里的锁魂阵还没有消失。

    古雨嫣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具尸体。

    一切尘埃落定了。

    林庚亭站在不远处,头顶落下了细碎的月光,听到动静后他缓缓回过头。

    卿伶想起自己离开时林庚亭说得话,他让无期把身体拿回去,如果他可以的话。

    如今这是……

    无期没有拿回去。

    不知为何,看到林庚亭的第一眼,卿伶就有了这样的感觉。

    她注意到,林庚亭的手里拿了一个凝魂铃,这不是故妄以前的东西吗?

    林庚亭:“卿姑娘。”

    卿伶看了故妄一眼,见他没多大反应,这才应声:“嗯。”

    林庚亭问:“魂灵珠还在你那?”

    他们还没放弃要魂灵珠?无期的事还没结束吗?卿伶点头:“是。”

    林庚亭点点头,忽的将目光放在了故妄身上:“你也想让我死不是吗?”

    故妄笑了一下,回望过去:“是啊。”

    卿伶抓住故妄的手猛地一顿,这两人的恩怨确实还没结束,那这个魂灵珠……

    林庚亭拔出剑,竟是淡笑一声:“也好。”

    “他想要拿回去,你也想。”他抬眼,“那便来吧。”

    听到这话,卿伶就明白无期失败了,但他失败后这锁魂阵没有散,所以他还没死,林庚亭将他的魂魄像当初锁萧月一般锁在了凝魂铃里。

    只为了留下这锁魂阵。

    林庚亭继续道:“如此,便要借卿姑娘的魂灵珠一用了。”

    魂灵珠没有给故妄,依旧还在自己手里。

    卿伶原来以为再也用不到这个东西了,当年她改了剧情写下这个东西,就是为了这一天。

    但是此时此刻,她却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手。

    这是故妄和林庚亭的事,他们斗了两辈子,故妄因为林庚亭被一次一次推到了绝境。

    她不管林庚亭如何,但故妄不行。

    故妄没应也没不应,只是转头看向了卿伶,眸色里看不出多深的情绪:“阿伶曾经说,这魂灵珠你看过了便给我。”

    “嗯。”卿伶点头,“这一直都是你的。”

    这倒是让故妄有些意外了:“什么?”

    “魂灵珠是为了你才存在的。”卿伶抬起头看他,“当初我写下这个东西,篡改剧情只是为了,让你不要过得那么不好。”

    故妄稍愣,又听卿伶道:“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你们没用到。”

    故妄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所以,在那个环境的世界里,我少时曾在无尘山看到的那个人…果真是你。”

    “或许。”卿伶想了一下,认真说,“我以很多种你们不知道的方式存在过。”

    故妄抬手轻抚她的头发,忽的笑了。

    笑得很是愉悦:“嗯,知道了。”

    他问:“阿伶想知道为什么上一世这个东西没用吗?”

    “为什么?”

    故妄视线移开,看向了林庚亭:“因为,我只是至始至终都没想到要拿回那个东西。”

    他笑意更深:“我只想想让他死,既然杀不了,那就同归于尽。”

    “可是……”卿伶话音一顿,如今这个世界再不受总局管,那故妄想要杀林庚亭岂不是易如反掌,又或者…两人再一次打个你死我活。

    故妄问:“阿伶如今这魂灵珠还要给我吗?”

    锁魂阵让卿伶思绪有些混乱,但又清晰的知道,自己是有私心的,在她看来,她私心觉得故妄好就行。

    但是……如今她在一个真实的世界。

    不只是要故妄好,她想要故妄能够高高兴兴的,不被任何过往的事困扰,为自己活着。

    故妄会有自己的决断吧…这个东西本就是她的。

    卿伶想了许久,从储物戒里拿出了魂灵珠,她没有用鬼气遮挡住这锁魂阵。

    将魂灵珠递到了故妄面前,卿伶声音很轻:“故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你好好的。”

    “但现在我自私更多,不止是你而已,是我。”

    “是我想和你好好的。”

    故妄注视她半晌,没先接过魂灵珠,而是先俯身按住她的脖子,带到自己面前。

    受锁魂阵影响,他此时气息格外地紊乱,但却旁若无人的,强硬地吻了她。

    只瞬息过后,他离开她的唇:“阿伶陪着我好不好?”

    即便知道她也会受到这锁魂阵影响,他也如此说了。

    卿伶没有犹豫点头:“我一直陪你。”

    故妄默了下,垂着眼低笑:“那就好了。”

    说罢,他将卿伶手中的魂灵珠拿了过去,缓缓转身对上林庚亭。

    林庚亭手中的剑疯狂响着,像是在激动。

    故妄将那魂灵珠拿在手上看了又看,最后掀起眼敛看了林庚亭一眼:“你在紧张?”

    林庚亭:“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故妄忽的笑了下,往前走了两步,衣袖却突然被拉住了。

    他回头,对上了卿伶隐约担忧的目光。

    “乖。”他柔声说,“一会儿出去,我们继续南下。”

    卿伶:“好。”

    她松开了故妄的衣袖,如果故妄真的再一次同林庚亭打起来。

    她不会旁观。

    故妄在离林庚亭几步远时停了下来,语气悠然,像是不会被这阵法影响。

    就在林庚亭要抬起剑时,故妄却突然哼笑一声,合上手心,众目睽睽之下捏碎了魂灵珠。

    林庚亭瞳孔猛地一缩,就连卿伶都愣住了。

    故妄摊开手,魂灵珠的碎片落在地上,清脆的几声响,他睨了眼林庚亭手里的凝魂铃:“阿伶说得对。为了不重要的人,困自己许久不太划算,我还有更重要的事。”

    林庚亭皱眉:“你…”

    “你说错了一点。”故妄说,“我一直要的都不是你的命,而是我的命。”

    他只是找不到任何存在这个世界的理由。

    因为林庚亭有一颗善心,一心想要这苍生这大道,可自己什么都不没有。

    可那颗善心原本就是自己的,所以他一心想要得到自己的东西,但两世下来,故妄发现自己即便拿回来了自己也不认同。

    因为他不认为林庚亭是自己了,所以想要把他杀掉。

    就如同以往去云间境时,他证明自己能去到树下,但却并不会待在那里,他总是在自我困斗。

    如今却不同了,他的终点不是神树,也不是一个不知方向的终点。

    而是卿伶。

    她说过还要一起去看世界。

    但林庚亭,他却没有再能得到的七情六欲,他一心的大道便是他的毕生所求。

    那又关自己什么事呢?无关的人罢了。

    故妄回头:“阿伶。”

    卿伶几步上前走到他身边,紧紧牵住了他的手。

    “你也有你得不到的东西了。”故妄牵着卿伶的手,似笑非笑道,“你终归选的大道。”

    “若是那一日你的选择不同。”他慢慢说,“那你应该,走不出云间境。”

    林庚亭猛地抬眼。

    “既然拿到了身体,那你就是你,别总妄想着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你有你的天下。”

    故妄停下笑着:“我有我的她,这便罢了。”

    说完,故妄没有再看他,而是轻轻搂住了卿伶,低笑:“我们走吧。”

    卿伶弯弯眼睛:“好啊。”

    两人只顷刻间就消失在了原地。

    林庚亭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忽的捂住眼睛,剑垂在地上,叫嚣的声音也没了。

    他早就知道?他如何不知道。

    进入魔缝前,故妄还留有一丝善念。

    凭着这抹善念,他与故妄共情,后来还能偷来卿伶那为数不多的关心。

    但后来故妄宁愿自己封闭善念入魔,他就该知道故妄不会再让他共情。

    那日在云间境,他曾想过装作故妄,再偷来那些自己不曾有过的东西。

    但最后却明白,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

    当年非自己本愿得到一命,得到一生。

    谁都以为他高高在上,风光无限,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无人之巅只有他一人,守着自己的秘密。

    他看似拥有了所有,却也什么都没有。

    云间境时,他就明白了,故妄与自己终究不会再纠缠,因为他们的终点不同。

    故妄有卿伶了。

    林庚亭表情缓缓恢复了冷清的模样,他抬起了手中的凝魂铃。

    古雨嫣见状,摇了摇头:“师兄…可否将这凝魂铃给我。”

    林庚亭淡然看过去。

    古雨嫣笑了下:“我会亲自送他去无尘山。”

    她得到无期那些柔情,得到他给的上一世的情谊,却独独没去在意,无期是如何在试炼之境勾结魔族,是如何杀了淮城那么多人…

    她曾问过,无期有没有做过那些事,他都说没有。

    她以为这个人一直都是不幸的,但到头来却发现都是他在骗自己。

    有时候古雨嫣都不知道自己上一世是怎么了。

    或者那时候的语气一直都在被万人仰望,所以她没能看到他落魄后如此丧心病狂不择手段,满口谎言的一面。

    为什么……鬼主就能与故妄一同生一同死。

    无论好与坏,都这么坚定呢?

    林庚亭看着她,许久后将凝魂铃扔到了古雨嫣手里:“自回云咎峰领罚。”

    “是。”

    卿伶与故妄才上了淮城的地面,一个小团子就扑了过来:“阿伶你没事吧!”

    卿伶将小金渊抱了个满怀:“没事。”

    小金渊之前被拦在外面,同宋端他们一起去了。

    她扭头看了眼故妄:“你看看他。”

    小金渊不情不愿地要抬手去查看故妄的情况,但却被故妄挡住了:“无妨。”

    宋端上前问:“如何了?”

    卿伶顿了顿:“这应该问林道长。”

    话音一落,林庚亭也从下面上来了,站在远处没再看过来。

    “林兄!”宋端跑过去,“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林庚亭微微抬眸,白衣微飘声音清冷:“自食恶果。”

    宋端松了一口气,忙让人下去收拾残局。

    卿伶回头看了一眼,对林庚亭轻轻点头。

    故妄轻啧一声,抬手挡住她的视线:“怎么,你夫君在这里,看谁?”

    卿伶没忍住笑,扭头看他:“你。”

    眼睛亮晶晶的。

    故妄曾说想要看到她眼里有其他东西,如今他看到了,那双漂亮眼睛里全是他。

    他也随着笑起来:“知道我当时为什么随你进去么?”

    卿伶明明说了等,但他还是去了。

    “为何?”

    “因为觉得你说错了。”故妄勾唇,“不是不相信你,而是爱你这件事与这个无关。”

    “怕你离开,是因为我时时刻刻都比以前更爱你,所以不得不放在心上。”

    卿伶一愣,故妄笑着揉了下她的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

    小金渊在两人之间夹着,黑着脸:“你们听不到我说话吗?”

    故妄悠然塞了颗佛珠在他嘴里,只当什么都没听见。

    “不是与我好好的,带我看看这个世界么?”他低声问,“接下来去哪?”

    卿伶微微弯起眼睛:“南海。”

    闻言,小金渊和故妄都皱了眉。

    卿伶却笑了:“我也不该永远被困在那里,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会敢走出来的。”

    她也想,不被自己的过去困住。

    故妄喉结轻滚:“好。”

    “我一直在你身边。”

    等宋端安排好事情回头时,抱着小金渊的卿伶和故妄的身影早已不见。

    他纳闷:“卿伶和故妄去哪了?”

    林庚亭淡淡道:“另一条路。”

    宋端疑惑:“什么?”

    一条他们自己的路。

    他们分别从自己黑暗的世界里走出来,一起走到了另一个新的世界,或许会是繁花簇锦,或许会是荆棘遍布,但总归是一起的。

    临走前,故妄还光明正大地抢了南楚门宋端的一辆马车,一路上舒适得不行。

    卿伶窝在他怀里直打哈欠,她许久没有这么困过了,以往是不想去想其他才会选择睡觉逃避。

    如今却是真的放下一切睡得安稳。

    小金渊时不时就被故妄赶出去,每次憋屈回来卿伶都睡得正香,这两人真是毫不避讳,狗男狗女!

    这一次进来时,正好看到卿伶倚靠在故妄怀里。

    她半阖着眼朝着自己招手。

    小金渊哼哼唧唧地过去,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下,半梦半醒间听到故妄和卿伶的声音。

    “故妄,写着你名字的姻缘条,缠我手上好吗?”

    “为何?”

    “你过去问我,与你入红尘可好”。

    “我说,好啊。”

    作者有话说:

    “我与你一起入红尘可好?”

    “好。”

    —————————————————————

    阿伶和旺仔的故事到这里告一段落啦,后续就是番外篇!

    想看的可以评论区,或者wb告诉我哟~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和包容,以后也会继续努力的!感谢在2021-11-21 00:38:48~2021-11-22 16:34: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没有然后。、求加更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