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明星非要当我孩子他爸 > 第70章

第70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薛与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浑身酸软,昨晚实在是太累了,他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过了好一会才彻底清醒过来。

    跟黎炀待在一起,黎炀就像他的安眠药一样。

    黎炀已经不在酒店了,给他留了字条说去拍戏了,让他安心住在酒店,有什么事找小鹿。

    薛与深看了他的字条,才猛然想起来,他今天还要赶回去,纵欲过度的后果就是错过了航班,黎炀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设置的闹铃关了。

    为此,薛与深给黎炀发了信息训了黎炀一通,黎炀毫不知错,回道:“你好不容易来看看我,不准走,陪我几天。"

    薛与深想起黎炀今天要拆石膏,昨晚黎炀实在是太放肆了,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腿,想想不放心,也就留了下来。

    起床刷牙的时候,他忽然发现手上多了个东西,左手的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戒指。

    这是什么时候戴上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薛与深心里又是惊喜,又是失落,黎炀这么怂吗?都没有当面给,趁他睡觉给他套上的。

    黎炀收工回来后,果然见薛与深还留在房间里。

    才隔了几个小时没见,好像分开了好久一样,一见面就拥抱着接吻,黎炀像只大型犬一样扒拉在薛与深的身上蹭来蹭去,薛与深去哪他跟着去哪,像个没有骨头的人,软趴趴地非要蹭着薛与深,两人倒在床上,好像两个连体婴儿。

    薛与深被他腻歪得烦死了,推开他,跪坐在他面前把他裤腿弄起来,仔细地检查了他拆完石膏的小腿。

    薛与深嘱咐他还要好生修养,不要留下病根了。

    黎炀低头看他,薛与深说一句,他吻一下,薛与深本来很严肃的跟他说话,被他逗得笑着推开了他。

    黎炀见他手上的戒指还戴着,心里美滋滋的,说道:“哥,等拍完这部戏,我们把婚礼办了吧。"

    薛与深顿了一下,没有回应,见没什么问题了才放下心来,又仔细把他的裤脚放下来。

    黎炀捏着他的下巴抬起来,又说:“你答不答应我?”

    “怎么这么突然?”薛与深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想要办婚礼,要是办婚礼,那就等于直接向大众公布了,他倒是不在意,只是怕公布了怕会影响到黎炀。

    黎炀理所当然道:“结婚了当然要办婚礼啊。”要不然别人怎么知道你跟我结婚了,他可不想看到薛与深再跟别人传出什么绯闻。

    薛与深举着手在他面前,说道:“我都还没问你,戒指什么时候买的?”

    提到戒指,黎炀微微红了脸,把他的手和自己的握在一起,两人的无名指上都带着相同的戒指,细看又有些不一样,薛与深的戴的要秀气了一些,更加精致。

    “早就买了,我特意定制的,昨天才送到,你刚好又来,这不是巧了吗?”黎炀期待地问道:

    “怎么样,喜欢吗?"

    薛与深点头:“喜欢。”很简单的男式戒指,低调又好看,自己戴的内圈有黎炀的名字,黎炀戴的是自己名字。

    黎炀躺在薛与深的腿上,把玩着他的手指,绕来绕去,亲了亲他的手,说道:"喜欢就当你答应了啊,等我拍完戏,得选个好日子把婚礼办了。”

    薛与深只当他是开玩笑,有些无可奈何:“黎炀……”

    黎炀突然翻身坐起来,说道:“戒指给我一下。”

    “嗯?”薛与深不明所以,心道你给我了还想还回去,怎么可能。

    黎炀把他手上的戒指撸了下来,薛与深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没答应他办婚礼他生气了,不肯拿下来,却没有黎炀的动作快,戒指到了他的手上。

    薛与深:"……"

    黎炀忽然双膝跪在床上朝着薛与深坐着的方向,说道:“这次轮到我求婚了。"

    薛与深哭笑不得,哪有人求婚双膝跪着的,黎炀却毫不在意,就是要双膝跪着,说这样跟别人与众不同。

    黎炀认真地看着他,说道:"薛与深薛先生,你愿意嫁给我吗?"

    薛与深没说话,静静地看着黎炀的眼睛,心里不可抑制地砰砰直跳。

    黎炀认真跟人对视的时候,总是神情的,让人沉溺在他的眼神中,谁能抵挡得住这样神情的神色?

    黎炀见他没回应,有些心急,刚要说话,薛与深忽然也跪坐在床上,与他平齐,两人像是拜天地一样对跪着,互相看着对方。

    薛与深说:“我不是已经娶了你吗?"

    黎炀固执地说:“我也要你嫁给我。”

    薛与深没有再矜持,笑着说:“好,我嫁给你。”

    黎炀把戒指套在他的无名指上,又让他给自己戴上了戒指,至此,他们相互嫁给了对方。

    黎炀忽然又说:"下个月我正好杀青,有个电影节邀请了我,哥,你跟我一起去吧。"

    “嗯?”薛与深感到有些意外,黎炀获得了xxx电影节年度最佳男主角奖的提名,这个早在微博上宣传了,要我跟他一起去?那……

    “不一定拿奖,但这是我出道以来第一次提名这么有技术含量的奖项,对我来说,意义很大,我想跟你一起。"

    薛与深还有点犹豫,黎炀牵着他的手说道:“我出道快四年了,刚开始那一年,非常难,资源很虐,有的导演甚至都不要我,后来签了公司,断断续续拍了一些角色,有了很多粉丝,但却一直都没有突破,自从遇到了你,事业好像开了挂一样,一切都顺利了起来,你真是我的Lucky Star,当初演

    《寒徒》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票房会这么好,居然还被提名了,你要是不怕我丢脸就跟我一起去吧。"

    薛与深再也没有犹豫,紧紧地抱住了他,“好。”

    黎炀提名的这个电影是收获了三十多亿票房的《寒徒》。

    这部电影薛与深自然也看过,看了好几遍,当时他怀着七个月的身孕,去医院孕检完后,独自去了电影院,明明结局是Happy ending,他却哭得稀里哗啦。

    当时拍摄的时候薛与深去海北找黎炀,还被导演拍了进去,不过后面正式上映的时候,把这个插曲给删掉了。

    提名的几个演员都是实力派,黎炀在他们中年龄最小,虽然他演技不错,电影的票房又是最高的,按照以往的惯例,评委一般都是看不上他们这些年轻人的,觉得太年轻又长得这么帅,磨砺不够。

    黎炀倒是无所谓,觉得自己胜算不大,没当回事,他来参加主要是想带着薛与深来露个面让别人知道而已,连经纪人知道也没有斥责他,还调侃说让他熟悉一下获奖流程,让他不要紧张。

    很晦气的,黎炀在这里遇到了他的亲爹曲安,曲安也出席了活动,他去年做了手术之后也拍了一部文艺片,虽然票房一般般,但评分不错,男主角也在这次提名中。

    曲安当初让黎炀帮他,还提出条件让黎炀来演自己的戏,说这个剧本准备了好几年,非常难得,那口气像是给黎炀莫大的恩赐一样,黎炀却根本看不上他的戏,只是让他别再来打扰自己,两人关系不仅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加糟糕了。

    曲安换了别的演员演本来给黎炀准备的角色,还一起提名了,评委最喜欢文艺片,胜算非常大。

    以往两人在活动上见到,都是装作不认识一样,媒体也知道他们父子关系不好,这次,曲安看到黎炀特意去找黎炀说话,明里暗里的讽刺他年轻,要沉得住气,不要给他们曲家丢脸之类的,黎炀直接说:“话别说太早,待会谁丢脸还不一定,我这么年轻机会多的是,而你,看你这样子也没有几年了吧,哦,别误会,我没有诅咒你的意思……”

    他的话音不小,周围的同行都听到了,纷纷朝他们看去,曲安也算是名导了,多少人想巴结还来不及,却在亲生儿子那屡次碰壁,大家都在看笑话。

    曲安年轻的时候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自从生病之后,头发都掉光了,老了十几岁,人瘦得跟猴一样,看起来确实像是命不久矣的样子。

    曲安瞪着他,气得半死,骂了句逆子走了。

    薛与深以朋友的身份出席,坐在离黎炀不远的嘉宾席,一直关注着黎炀,看到那个老男人黑着脸走了,还以为黎炀跟人吵架了,发信息问黎炀那人是谁。

    黎炀:“无关紧要的人,别管他。”

    薛与深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怕他在圈子里得罪人。旁边有人在小声地讨论黎炀和曲安的八卦,他才知道那个人是黎炀的亲生父亲,黎炀很少跟他提他的家事,他现在无比希望黎炀能够拿奖。

    本来只是个提名,黎炀也多次说过得不得奖无所谓,薛与深却比黎炀这个当事人还紧张。

    当主持人念出获奖人是黎炀的时候,黎炀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回头去找坐在后面嘉宾席的薛与深,两人隔空相望,他看到薛与深对他笑了。

    黎炀上台领奖,之前他觉得自己拿奖的可能性不大,根本就没有准备获奖感言,现在有点恍惚,直到他看到台下的薛与深,突然觉得不紧张了,他摸了摸别在西装上的胸针,这枚胸针是薛与深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他的,当时他说过领奖了就带着这枚胸针去领奖,他终于做到了。

    黎炀自信地缓缓地念着获奖感言,把《寒徒》的导演编剧剧组工作人员全部感谢了一遍,连曲安这个看不起他的人都感谢了,感谢他让自己成长,黎炀还是第一次在大众面前提到曲安,把曲安气得脸都绿了却只能对着镜头强颜欢笑。

    “最后,感谢我的爱人和我爱的人。”

    台下粉丝都疯了。

    当晚,黎炀获奖感言的最后一句话,爆了,直接冲上了话题榜第一,被网友反复拿出来说。

    “什么叫我的爱人和我爱的人啊?到底在说谁啊?”

    “这还用问吗,一看就知道是在暗搓搓的表白。”

    “上次不是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怎么还没公布?!到底谁?”

    "看他说这话的时候,在看谁就知道了。"

    "艹,镜头没拍到!"

    “别急,据说,据说哈,要公布了。"

    “据谁说,倒是曝个准料啊!”

    “SOS你们没看见黎炀领奖的时候,手上戴着戒指吗?”

    “什么戒指,不就是装饰品吗?”

    “救命!是戴在无名指上的!他结婚了吗?”

    网上闹得翻天覆地,黎炀却在家带孩子,领完奖后媒体采访完,就跟着薛与深回了丈母娘家。

    岁岁现在还不会说话,但是她认识黎炀,经常在视频里看到,看到黎炀来,一开始还有些怕,后面黎炀带着她玩,她就胆子大了起来,爬到黎炀身上吐了他一身奶,西装报废了。

    黎炀:“真是我的好女儿,一见面就给我这么大一份礼物。”

    薛与深笑着不语,让黎炀自己收拾,带孩子就是这样,让他学着点,以后会有更多惊喜。

    倒是陈月哎哟哟地看不过去,把岁岁抱走了,让黎炀去换衣服。

    薛与深带黎炀回自己房间,给他找了衣服,自己在看手机,发现微博崩了,卡得要命。

    程序员加班加点,才把微博维修好,薛与深刷新了半天终于点进去了,刚进去就吓了一跳,他的私信爆了。

    他在后台跟黎炀一起的照片不知道怎么的被拍到了,照片上,黎炀微微侧着身子深情地看着他,手搭在他的腰上,举止十分亲密,这照片,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有猫腻。

    他怀疑黎炀是故意的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居然在后面搂他的腰,他当时完全不知道,还傻乎乎地在跟他经纪人说话。

    网友们纷纷都在讨论黎炀和薛与深的关系。

    “传说中的嫂子终于曝光了……”

    “原来,这不是姐夫,这是嫂子啊!”

    “嫂子长得这么冷艳,居然不是圈内人吗?”

    “这是公开了吧?好配啊,比跟他姐姐在一起还要有cp感。"

    “黎炀,出来说话!你的手为什么在搂一个男人的腰,你不是直男吗?”

    "笑死,谁说黎炀是直男哈哈哈”

    黎炀洗完澡出来,见薛与深坐在床上看手机,脸色变来变去,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

    黎炀绕到薛与深身后,趴在他肩膀上问道:“怎么了?”

    薛与深把手机递给他:“你自己看。”

    黎炀不接手机,只是环抱着他,两人一起看,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他有些意外,又像是在意料之中。

    黎炀说道:“挺好的。”他就是想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他就是占有欲这么强烈。

    薛与深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他之前以为黎炀在跟他开玩笑,没想到这么快。

    “你生气了?”黎炀瞧着他的脸色,看不出喜怒,委屈地说道:“不是我找人拍的,我要找人拍肯定会拍得更好看。"

    薛与深:"…"

    “那现在怎么办?”他倒是没生气,只是有些担心舆论造成不好的影响,这可是把微博都弄崩了的新闻,这可不好办。

    这个时候黎炀却问他:“你爱我吗?”

    薛与深:"?"

    黎炀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催促道:“快说!"

    薛与深被他这么一闹,紧张的心情也放轻松了,捧着他的脸亲吻他,“最爱你。”

    黎炀问道:"那我现在官宣,你答应吗?"

    “好!”薛与深觉得自己是古代的昏君,黎炀就是他的妖妃,妖妃稍微跟他撒撒娇,他也什么后果都不管了。

    黎炀一点都不担心,他打开了微信,微信全是红点信息,除了祝贺他拿奖的,全是问他怎么回事的。

    翻了翻,果然看到经纪人给他发了好几条官宣的文案,每条都有几百字,写得非常的煽情感人,

    承认他是在恋爱,但没有提到他结婚生子的事情,让他选一条结合自身的情况改改再复制上去。

    黎炀一条都没选,自己写了一条非常简单粗暴的文案。

    @黎炀:【我的爱人是@头顶的雪梨,我们结婚了哦。】

    池声看到这条微博的时候,差点吐血,他永远都不知道黎炀的脑回路,算了算了,大家一起毁灭吧。

    黎炀发完了官宣的微博,又拿了薛与深的微博转发自己的微博,第一时间承认了恋情。

    圈内的好友纷纷送上了祝福,之前跟黎炀炒cp炒得最火的艺人严鸣和陆清清都纷纷在评论里留言祝福。

    然而,网友的反应却是——

    “怎么不用私人号转发啊,这不是雪梨的微博吗?干嘛@我们家雪梨,跟猫结婚了?”

    "鸭梨跟雪梨是一对!嗯,挺配的,祝福!"

    "鸭梨雪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羡慕谁?”

    “嫂子居然是猫咪变得吗?哇,好可爱!”

    "帮你们p了一张结婚证,嘿嘿,不用谢。”照片是一人一猫的大脑袋结婚照片。

    ——微博网友全都故意装作不知道,调侃黎炀跟猫结了婚,人和猫的结婚照片发的到处都是。

    过了许久,黎炀美滋滋地拿起手机看网友的评论,差点吐血,失策了。

    【完结】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88danmei.Net 手机版阅读网址 M.88danmei.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