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师兄也是个高危职业 > 第六十五章 (结局) 雾潋山的花要开了

第六十五章 (结局) 雾潋山的花要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沈妄拽着他一步步走过来, 直到周晏身边。

    他的视线在周晏嘴角残留的血迹,顿了顿,随即视线落到了云芜脸上。

    像是要杀人。

    而云芜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不像话。

    周晏侧目问沈妄, 对他笑了笑:“怎么让这么多人来了?”

    沈妄垂眸, 伸出手将他嘴角的血迹抹干净, 轻声道:“总不能让他这么便宜的就死了。”

    他说完话, 提着冶容的手松松一甩,冶容就被他狠狠地掼到了墙壁上。

    他眼睫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紧接着便呕出了一口血。

    外面的嘈杂声顿时大了些。

    有的道:“这是干什么, 谁干来天帝的殿里放肆?”

    也有人道:“不知道,且看看吧,那是冶容仙君么,怎么被打成这样子了?”

    沈妄不搭理他们的话, 他抬脚几步走进冶容,伸脚一踢,便将他顺着墙壁的漏洞踢出了大殿外。

    他转身对着周晏温声道:“师兄跟我出来。”

    周晏愣了愣,跟着他身斏膚后从窟窿里出了大殿。

    顿时便被漫漫人群包围。

    无数的仙君站在外面,将整个大殿包围了起来, 随着沈妄的出来,整个气氛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他们都不大敢看沈妄。

    任谁都知道云杉逃回了天道,大家在各自宫殿老老实实的躲着, 谁知道这个煞神一人一柄剑, 先是去了冶容仙君的宫殿将他差点打成了个残废。

    有那倒霉的仙君不过出来一看, 就见这煞神眼皮一掀:“半柱香时间, 让他们都滚出来, 不然就把你神骨给剔了。”

    他话中威胁的意思明晃晃一片, 那倒霉催的仙君还要说话,就感到一阵威压朝自己压了过来,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沈妄已非上古之神,那威压显而易见的表示着,他刚刚弑了一个仙。

    至于是谁,倒霉蛋仙君眼珠转了转,屁滚尿流地去敲其他仙君的门了。

    半柱香的时间,沈妄提着冶容,身后跟着天道一大群唯唯诺诺的仙君,破开了天帝的宫殿。

    冶容被他踢出了殿,蜷缩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睁开眼就见一群战战兢兢的仙君们看着他,他僵了一下,手撑着地,爬了起来。

    他刚站直身子,沈妄的声音就在他背后响起:“说吧。”

    冶容意识到他让自己说什么,袖子中的手猛地攥紧了。

    他回头望了望,烛火灭去,从外面望进去,大殿内一片黑暗,只能隐隐约约看清云芜一个轮廓,他的表情如何,谁也不知道。

    沈妄就在他身后,看他的眼神像是将剑架在了他脖子上。

    冶容张了张嘴,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到底还是说不住一句话。

    他的一切表情都被周晏看在了眼里,周晏拽了拽沈妄的袖子,轻声问道:“你要让他说什么?”

    沈妄的视线在放到他身上后温和了几分:“让他把云芜做的事都说出来。”

    让云芜轻轻松松就死了,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情。

    沈妄不想这么做。

    他有更多折磨人的法子。

    “他若不说,”沈妄对着周晏说话,可视线却轻飘飘地落到了冶容身上,“就将他神骨剔了,魂魄打散。”

    冶容眉心动了动。

    “帝君与周晏相遇时,周晏并未杀人,”冶容脱口而出道,“是他迷晕周晏,剜走了他一魄......”

    既然张口,剩下的话便好说出口多了,冶容在云芜手底下办事这么多年,向来有条理,他将所知道的真相徐徐道来。

    从极地柔软的少年,如何被云芜淬打成一把锋利的剑。

    随着他的话,众仙君的脸色也越来越各异起来。

    惊讶有之,同情有之,不以为然有之......

    可没人站出来说一句话。

    冶容说完,深深地垂下头去。

    沈妄在一片寂静声中,侧目望向周晏:“师兄,你想将他们怎么办?”

    周晏望着他,眸中含了点水光,纤薄一层,晶莹的漂亮:“你觉得我该怎么样?”

    “杀了,”沈妄道,“或是其他,我都听师兄的。”

    周晏被他的话说的笑了笑,他伸手勾着沈妄的手,刚要说什么,就见云芜踏着各色的目光,从大殿内慢慢地踱了出来。

    他面色比纸还白上三分,但竟还有心思轻笑道:“阿晏,你看他们都不在意。”

    “你就算说出来,这众多仙君,”云芜看着他,“又有谁会为你报上一声不平呢?”

    他这么说着,周晏竟弯了弯眉眼。

    “有人在意,”他的手朝沈妄伸过去,下一瞬便被沈妄攥到了掌心里,“他在意,我也只要他在意。”

    “云芜,”周晏轻声道,“你才是没有人在意的人。”

    云芜的脸色又白了几分,整个人像摇摇欲坠的一张纸。

    他沉默良久,兀地笑道:“好,好,真是好!”

    “就当我错了罢,”云芜顿了顿,“天帝之位我也不要了,阿晏,我跟你做个交易。”

    他广袖中的手伸出来,手里攥着一缕淡薄的魂魄。

    他轻笑道:“我不跟你二人斗了,我现在只想离开。”

    话中都是不和两人计较的样子。

    周晏听到他这句话,不由得地冷笑了一声:“云芜,你真的很虚伪。”

    做着最深的恶,说着最冠冕堂皇的话。

    云芜垂眸,随着他的垂眸,他身后的宫殿开始扭曲了起来,一道道灵力从宫殿内升起来,漫漫将他包围,竟是一个大阵。

    云芜往后退了退,推到大阵的笼罩范围内,随着他进了大阵范围内,他的身影也开始扭曲,竟是要慢慢消散的样子。

    这是一个传输阵!

    云芜的脸在灵力笼罩内若隐若现:“阿晏,你既然这么说,就别怪我做事绝了。”

    他手指一动,掌心内的魂魄就要消失。

    就在这个时候,沈妄如离弦箭一般冲进了阵法之内,所有人都是一震惊呼。

    传输阵虽不是攻击类的阵法,但是阵法主人却是对阵法有着绝对的掌控权,贸然进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可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阵法外的周晏紧跟着进了阵法,阵法一阵闪动,转眼间,三人消失在了原地。

    阵法外众人神色各异,阵法内沈妄却是直接攥着了云芜拿着周晏魂魄的手腕,他手一用力,云芜手腕就折了,指尖一松,周晏魂魄从他指尖滑落,被沈妄接到了掌心里。

    云芜神色大变,他急急催动阵法要来绞杀沈妄,沈妄眉尖一挑,另一只手一动,宽剑就刺入了云芜腹部。

    云芜顿时一声闷哼。

    周晏紧随在其后,就见到了这样的画面。

    阵法的布置费劲了云芜心思,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将阵法中的三人传送到了一个地方。

    三人跌倒在了一片冰川上。

    周晏从冰川上起身,抬头一看,就看到一片混沌阴沉的天。

    阵法竟是将三人传送到了极地。

    云芜被甩的和沈妄分开,来不及看这里是哪,他一个翻滚,就从冰川边滚入了无边的深海中。

    海面波动了几下,只留下些许他腹部受伤流出的血迹,他本人也再没了身影。

    沈妄一顿,就想潜入海水追上去,却被周晏喊住了。

    “别急,”周晏蹲了下来,伸手覆上了冰川,轻声道,“我试试。”

    他垂首,手下用力,奔腾不休的灵力从他掌心流出,下一瞬,只听接连不断的呼啸波涛声响起,无望无际的海面沸腾起来,无数窜天的巨浪凭空而起,直冲云霄。

    一瞬间,翻天覆地。

    周遭的冰川都在海水中起伏,只有周晏脚下的冰川像是一粒订入深海大地的钉子,稳稳当当的立在那里。

    海啸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只听一声差点被海啸声淹没的惨叫声响起,不远处一个巨大的波涛卷着一个人摔到了周晏跟前。

    那波涛似有灵似的,将云芜摔到周晏跟前后,竟是凸出点水线,指尖一般,点了点周晏的脸庞,再呼啸着褪去。

    周晏几百年没回极地,可极地竟还记得它孕育出来的生灵。

    云芜整个人狼狈极了,整个人湿透了,被海啸拍的蜷缩成一团,可他还没反应过来,沈妄的剑就再次插入了他的肩头。

    “刚刚那个,是当年你插了师兄一剑,”男人底下头来,在他的惨叫声中淡漠到,“这一剑,是你刚刚碰了他。”

    他手腕用力,宽剑下压,锋利剑刃割开皮肉,沈妄竟是生生将他的一条肩膀割了下来。

    惨叫声响彻在极地内,云芜痛得很了,竟是良久都没反应过来。

    等他大半个身子的血将身下的冰川都染红后,人才稍稍有了点意识,他再也没有伪装,望着沈妄的眸子盈满怨恨,哑声道:“你是准备在这杀了我么?”

    “杀了你?”沈妄笑了笑,“我会将你□□毁去,魂魄禁锢在天道上。”

    他淡声道:“就是天帝大殿外的柱子上,让你魂魄受数万年之苦,看着你最想要的天帝之位被人坐了数万年之后,再魂飞魄散。”

    他微微侧目,温声问周晏:“师兄觉得如何?”

    极地重新平静下来的淡薄天空下,周晏垂眸,笑道:“我觉得可以,师姐和池楹妹妹的在天之灵,想必是会开心点。”

    得到周晏的同意,沈妄似乎不愿意再跟云芜多废一句话,他灵力席卷过去,一刻钟后,云芜躺的地方便只剩下一团魂魄。

    他当年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在这里剜走了周晏一魄,如今不过一刻钟,□□便被沈妄炼化。

    周晏站在不远处,没有丝毫逃避,将这一切看在了眼中。

    痛快是有的,但更多的是少了压在心头的愧怍。

    他眼睫颤了颤,突然在这一刻疲累至极,他有些茫然的想去找点什么依靠,下一瞬就被一双手扶住了胳膊。

    沈妄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师兄刚刚在天道想给我说什么?”

    周晏想了想,才想起来他问的是,刚刚在天道自己听他问自己想对其他仙君怎么办时的回答。

    他笑了笑,仰头去看沈妄,眸子澄澈极了,一时竟比身后冰川还要清凌三分:“我是想对你说,我刚刚突然想起,雾潋山的春天是不是该来了,花也要开了。”

    “师兄若想看,我们现在便赶回去,”沈妄垂首吻了吻他眼睑,“正是三月初春的日子。”

    周晏眸光亮了亮,迫不及待道:“那便走吧。”

    他有些高兴的道:“我们去过春天。”

    两人朝极地外走去,极地的山水似乎亦有感应,万年平静的海面荡起小小的涟漪。

    这是周晏第二次从极地出去,第一次笼中窥落日,第二次天地似乎都开阔,容得他好好过一个春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宝子们看到这里,晏晏和小沈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接下来还会有几篇番外。

    这篇故事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完结v,也就是450个收藏,没想到结局时会有这么多收藏,真是超超超超额完成任务!开心到给大家表演个原地转圈!

    这篇故事和上一篇相比有的地方通顺了些,但是还是有很多不足,会好好复盘认真反思的,希望下一篇更好一些!

    下一本要从《勾搭小将军后我嫁了九千岁》【古耽】和《但凡有一个楼主说话算数》【现耽】中选一个开,看看到时哪个有灵感叭,不过大概是古耽?

    把《勾搭小将军后我嫁了九千岁》文案贴下面啦,感兴趣的宝可以去点个收藏鸭!贴贴~

    当然另一个现耽文案在专栏里,也可以去看看(狗头)

    文案:

    八年前旧朝覆灭,皇权动荡之际,颜怀隐在帝都外捡了一个小屁孩。

    小屁孩脾气爆,爱咬人,实打实疯狗一个。

    除了长得好看外一无是处。

    颜怀隐十七岁一个大好青少年,又当爹又当娘,勤勤恳恳地对小屁孩进行教育。

    终于有一天新政权稳定下来,颜怀隐带着(自以为)教育成功的小屁孩,绕过宫中招太监的长队,把小屁孩往军营招兵的队伍中一摁后……跑了。

    他跑的干干脆脆,没给小屁孩留一点线索,自以为潇洒无比。

    直到八年后,他听闻京中出了一少年将军,即便当朝大宦官九千岁阴险设计他,也挡不出他的惊才绝艳。

    千里之外的颜怀隐正逢困难之际,听说后要来了小将军一幅画像,一瞧再掐指一算。

    呀,这不正是他养的那个小屁孩。

    包裹一卷,颜怀隐千里奔赴帝都,想要挟恩图报一把。

    他对着小将军死缠烂打,直到有一天蓦然回首,发现当年他救的那个小屁孩其实是如今的大宦官九千岁。

    颜怀隐:……我让你当将军,结果你志在大太监?

    他缠错了人,又被九千岁认出,直至有一天被两人堵在家门口。

    小将军满目深情:“我不在乎传宗接代,只要你。”

    九千岁云淡风轻:“我没法传宗接代。”

    颜怀隐:“...???”

    *我创这太平盛世山河无边,只是妄想拥旧朝的月亮入怀。

    奇奇怪怪脑回路不同常人掉马协会荣誉会员受×阴险狡诈疯狗太监攻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

    承蒙不弃,不胜感激。

    感谢在2022-01-08 22:35:14~2022-01-09 21:19: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238774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2387746 5瓶;Pluto、zm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88danmei.Net 手机版阅读网址 M.88danmei.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