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不知女帝是儿郎 > 第58章 正文完

第58章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太初七年七月七日, 楚宣帝即位后第一次为纳皇夫进行选秀,此次参选者共一百一十八人,众臣子皆以为中选者至少应有七八位, 哪知宣帝最终只点了英国公家庶子入宫, 其余众子宣帝以已找到中意者为由赏赐了珠钗环佩散于海选。

    太初七年八月, 宣帝纳永安候庶子顾今朝入宫, 封侍君,此后一年, 顾侍君晋贵君,据楚史记载, 宣帝贵君顾今朝,年十八入宫, 入宫后, 先后于后宫男侍间推行农、药、医等学时, 更毕生致力于大楚男子男学, 至宣帝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更是以一己之力, 带着众臣子家眷助宣帝平息动乱, 作为大楚第一位男帝的贵君,顾今朝于宣帝恢复身份后,自请出宫,掌管惊鸿书院, 后在大楚男子第一任科举中, 拨得头筹,其终身未嫁,却学子遍天下,最后官至尚书令, 乃天下男子之楷模。

    至于宣帝,这位大楚历史上最传奇的一个人物,楚史足足记了十页,后世甚至单独为其开辟了传记,其一生共孕有两子一女,长子楚元泽,乃大楚第六任帝王,在位二十七年间,对内实行新政,改革科举,奖励耕织,对外广派使臣,与多国建交,父子二人,将大楚带向强盛,,史称初乾盛世。二女楚元和,好山川异域,游遍周边列国,善多国语言,乃是大楚史上乃至那一时期世界上最有名的外交使臣,更是大楚第七任帝王生母,三子楚元熙,封瑞王,瑞王名气才干虽不及兄姐,却一生顺遂,百岁方才逝世。

    而宣帝妻贺星,原本是一籍籍无名之辈,与宣帝成亲时,因宣帝对其保护的极好,无人知其真实身份,成亲后,为了避嫌,更是从未入朝,一生都只担了个皇后的虚名,然而,世人对其身份的猜测却并未因此结束,野史更是大胆的将彼时大楚首富,人称陶弘娘的贺安心,和其挂在了一起。不过,因着这二人差距甚远,所以最后相信这个说辞的人并不多。

    当然,这些统统都是后话了。

    贺星从皇宫中出来的那日,并不知道她自己最后能做到这些地步。

    原本楚辞那日预计选定皇夫,以安社稷,可谁也没想到,这位“任性”的帝王,最后只选了一个名不经传的永安侯庶子入宫,封的还是侍君。

    此间既不是皇夫,自然没有封夫大典,也不会有盛大的典礼仪式。

    再说贺星,重新出现在长安,最高兴的莫过于商少秦了,贺星这一走就是两月,她便跟着紧张担心了两月。人既回来,她也稍稍的松了口气。

    贺星最后在长安城内呆了三个月。

    这边入秋过后,她为了拓展生意,基本就开始了各地的巡视考察。

    市场从一开始立足的猎奇新鲜,到后面的民生根本,便民利民,贺星用了整整三年时间,才将生意覆盖至了大楚的每个洲府。

    然而,她始终还是记得自己和楚辞之间的约定,此间只要离开长安,贺星一定会努力在三个月内回来,偶尔有那么一两次例外,也不会超过半月。

    另一边,受贺星影响,楚辞也清楚的知道人才的重要。所以从淮安王叛乱之后,他一直致力于改革科举,到太初八年时,此举终于实施了下去,由三年一考变为两年一考,增设御史大夫和御史台,以监察百官,开设恩科和武举,仅太初八年一年,最后查处大型贪污受贿事件一十三起,选拔新科举子近百人。

    这些人才,不仅有着治国的本事,许多观点,和老派臣子并不相同,对楚辞后面实行的许多政策都十分拥护。

    当然,那些老臣,看着自己的权利逐渐减少,再一看楚辞的新政会损害自己利益,也并非一丝反应都无,不过,在贺星和楚辞里应外合的配合下,这些老派也渐渐被按了下去。

    贺星原以为,长期的分隔两地,再加上两人做事的方向不同,两人的感情或许会渐行渐远。然而,等她出了皇宫,自己在外闯荡了一段时间后,她才发现,似乎事实并非如此。

    她会牵挂某人,也会想念孩子,尤其是过年过节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虽然外面长得好看的男子并不少,可大多柔弱不堪,贺星见得越多,越发觉得楚辞难得。

    因生意需要的缘故,两人重逢后第一年的春节,便意外的没能赶回,为此,楚辞还与贺星置了好几日的气,直到得到贺星诚恳的道歉和保证,他这才放了人进屋。

    对于顾今朝,贺星后来见过不少次。

    这是一个单看外面有些清冷的男子。然而,越是接触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人确实有些本事,哪怕其是庶子出身。

    贺星私下曾问过楚辞,这人是否真是永安侯庶子,楚辞给予了肯定,贺星又问楚辞,这人他是从何处找到的,楚辞的回道,贺星却是有些意外。

    原来,此子打小生活在永安侯祖籍汉中,因不瞒于命运,甚至私下男扮女装顶替自己不学无术的胞姐去学堂读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后机缘巧合先后拜南溪先生、求药师傅为师,习得一手好字不说,还会些许医术。

    楚辞知道有这么个人之后,自然想要好好利用,所以才有了顾今朝入宫这事。

    顾今朝本就不想一生困于后宅,没人知道这两人私底下谈了什么,但得了楚辞的承诺的他,打从入宫后,不仅没有争宠,甚至一心扑在了后宫男侍的普教上。

    彼时他的贴身小侍都劝顾今朝多花些心思在陛下身上,争取早日为陛下诞下子嗣,但顾今朝每次虽应得好好地,可事后却从不见行动。

    贺星和楚辞两人各自忙事业的第四年,进进出出这么久,宫中也有人注意到了楚辞格外偏爱贺星的情况,甚至私底下还传出了陛下有墨镜之好的传言。

    楚辞了解这个情况比较及时,顾今朝入宫四年无所出,压力并不小,出于各种考虑,楚辞最后并没有特意去压下这个谣言。

    一切都在朝着预期的方向发展,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宫内还是宫外,偶有阻碍,也能很快解决,然而,谁也没想到,命运会在这当头,和楚辞开个玩笑。

    贺星去了一趟怀城再回长安,本想着给楚辞一个惊喜,所以没有告诉人自己提前赶了回来,那会儿新年将近,长安街上喜庆极了。

    贺星一回长安,就穿上了石婢服用楚辞给自己的令牌进了宫。

    一别近三月,再见到贺星时,楚辞自然欢喜,可就在当晚洗漱完准备就寝的时候,他却是按住了贺星有些不大安分的手。

    贺星受到阻碍,她的手虽不能动,唇角却来到了楚辞的耳旁,一边耳鬓厮磨,一边低声问道:“怎么了,嗯?”

    都说小别胜新婚,楚辞虽然也很想和贺星亲近,却也知道轻重,“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贺星见人说的正色,先是轻轻咬了咬楚辞的耳垂,这才停了下来,单手撑在枕头上,看着人似笑非笑问:“什么事一定要在这会儿说?”

    楚辞对上贺星的目光,“元泽马上五岁了。”

    这个贺星自然知道,她见楚辞提孩子,打着趣问:“你不会想给他说亲吧。”

    楚辞抿了抿自己的唇角,“自然不是。”

    贺星笑,“那你提元泽做什么?”

    她说着说着勾起了楚辞的一缕长发,促狭的看了人一眼,“你要是不能给我个好的理由,一会儿我可不放过你。”

    刚确认这个消息时,楚辞自己都缓了许久,如今见贺星没那方面想法,他原本有些紧张的心,却意外的平静了下来,反倒是有些期待起了贺星的反应。

    “此事和元泽关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也不卖关子了,一话说完,楚辞吸了口气,紧接着便又道:“是我发现,我有了身孕。”

    一开始听到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时候,贺星嘴角还噙着笑,然而下一刻,等她反应过来楚辞说了什么时,她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

    回过神的贺星瞬间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确认道:“你再说一遍?”

    楚辞也跟着缓缓坐了起来,“是我有了身孕,元泽或许要做哥哥了。”

    贺星呆呆的看了眼楚辞平坦的肚子,“可你不是每次都喝了药.......”

    说起这,楚辞有些尴尬的嗑了一声,“那一次没有来得及喝......”

    “那一次......”

    贺星下意识的把话接了下去,她仔细想了想两人之前的情.事,要说没来得及喝,也只有三个月前的某一天,楚辞出宫来找她,两人去长安城郊泡温泉时,在野外的那一次了。

    贺星还没有彻底消化这个消息,两人自重逢后,虽没提怀孕的事,可都是默认现在不适合再要孩子的。

    她依旧处在震撼之中,“可你那会儿不是地葵才结束没几日,怎么会......”

    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这个孩子的存在,楚辞的脸色略微有些难看了起来,“地医说,地葵结束,并不意味着男子不会产生孕子。”

    “你可是在怀疑我对你不忠?”

    “你这是哪里话。”贺星立马回过了神来,直接上前把人拥住,“我只是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没反应过来,我何曾怀疑过你对我不忠,不许乱说。”

    从发现怀孕到现在,一个多月以来,楚辞一个人承受着这个秘密和压力。

    现在差不多快到紧要关头了,这个孩子来的并不是时候,他曾想过自己悄悄的将孩子打掉,但几经犹豫,还是决定等贺星回来再说。

    都说怀孕的人,情绪起伏容易变大,白日里,楚辞依旧是不言苟笑的帝王,可如今再见贺星,尤其这个孩子还是两人重逢后的第一个孩子,他很难没有情绪拨动。

    听完贺星的解释,楚辞抿了抿自己的唇角,沉声说道:“这个孩子,来的并不是时候。”

    贺星一愣,“你想打掉他?”

    留下这个孩子,会给他增添许多负担,可孩子既然来了,楚辞并不是没那个本事护住他,他私心里并不想打掉,不过,是去是留,贺星作为母亲,也有着决定权。

    所以,楚辞把目光重新放回了贺星身上,看着人犹豫的问:“你...可想要这个孩子?”

    两人重逢后在一起近四年,虽说贺星不会过问楚辞的事,但朝局如何,她心底多少也有底,楚辞偶尔陷入僵局的时候,她也会给一些自己门外汉的看法,贺星自然知道楚辞现在的革新让新旧两派矛盾到了瓶颈,只差一个机会爆发出来,他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当头怀孕,消耗精力体力不说,还容易加重楚辞的负担,说不定还会影响全局。

    念及此,贺星垂下自己的眼帘,随即握住了楚辞的右手。

    她斟酌了片刻,方才重新抬头,看着人郑重的说道:“只要是你我的孩子,我自然是喜欢和期待。”

    “若怀孕的人是我,留下这个孩子我必不会犹豫。可那人是你,在我这里,你比孩子要重要。”

    贺星是为自己考虑,在保护大人和孩子二选一这件事上,她的第一考虑,是他不是孩子。

    已经有一个生命在自己肚子里的楚辞这一刻的心情很是复杂。

    然而,当他以为贺星已经把话说完的时候,谁也没想到,顿了片刻的贺星紧接着却是又道:“......我已离京三月,不知朝中局势如今怎样,若你觉得怀孕不会影响你的布局,你的身子又能承受第二次受孕,我私心里还是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到时以我现在的财力,或许也能助你稳定一二朝局,可若是前面的条件中有一个不满足,孩子的事,我们就......放放,你看怎么样?”

    一句“放放”,贺星说的很轻,可这番回话落入楚辞的耳中,先前所有的阴霾,却是顿时都散了个干净。

    他回握住贺星的手,看着人回道:“好。”

    “听你的。”

    贺星想了想又问:“你既看过地医,地医怎么说?”

    她还记得,楚辞的身子,先前生元泽时亏损的很是厉害。

    楚辞唇角微微上扬,“地医说,这几年调养下来,我的身体恢复的不错。”

    “当真?”

    “当真。”

    这事关系到这个孩子的去留,贺星一刻也不想耽搁,说着就翻身下了床,“不行。”

    “我们再去看看。”

    “我还骗你不成。”楚辞好笑道。

    贺星执着的穿起了鞋子,“我要亲自听地医说。”

    她几下把脚塞进去,紧接着便转身看向楚辞,“来,我扶你”

    楚辞还是头一次见贺星这样火急火燎,他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人......”

    贺星不等楚辞自己行动,直接拉过人的脚一边帮人穿鞋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着恳求道:“好哥哥,我们去看一下,耽搁不了多少时间。”

    这句好哥哥,是两人床笫之间的昵称,一般时候贺星还不会叫,此间冷不丁的唤出来,楚辞的耳垂不多时就红了。

    最后,去地宫找地医这事在贺星的坚持下,楚辞到底还是没拗过某人。而这个来的不是时候的孩子,七个月后,伴随着一道响亮的啼哭声,终究还是来到了世间。

    为期许太平盛世,天下归一,宣帝特取名元和,这便是后来名誉中外的元和皇女。

    元和皇女出生一月,宣帝颁布人生第二道罪己诏,即大楚建国以来,震惊全国的宣帝身份案。

    罪己诏颁布后,宣帝自请退位,后被满朝文武以及全长安城百姓跪地请留,宣帝迫于无奈,只能于罪己诏颁布五日后重回帝位,而后至宣帝退位,整整十二年,大楚河清海晏,万国来朝,开创了大楚初乾盛世的蓝图。

    ——

    (正文完)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88danmei.Net 手机版阅读网址 M.88danmei.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