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想下班[穿书] > 第69章 . [最新] 正文完 盛大而热烈

第69章 . [最新] 正文完 盛大而热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啪!”

    对面坐着的人还是懵的。

    就只见他们的金主爸爸不但站起来了, 而且就连脸色都变了。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不需要再修改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他只留下这句话, 然后就匆匆跑出门了。

    “砰!!”

    因为动作过于着急, 还踢到了面前的桌子。

    那人还坐在沙发上, 木着脸看那个被离开的男人踢歪的桌子。

    这玩意儿挺沉呢, 两个人都搬不动……

    他也站了起来,开始回忆刚才那视频里面都说了什么, 虽然那边的声音有点儿嘈杂,但他好像还是听见了……

    嗯……

    孕检??

    嚯。

    怪不得这么着急呢。

    “怎么了,我哥怎么走得这么急?”

    听他刚才打电话说了什么, 好像还要调飞机?

    季和邈莫名其妙,刚才季和风差点儿把他撞死,断了腿都没见他有多慌, 现在居然这么慌, 天塌了吗?

    他被撞得头疼, 追人又追不上,喊也不听,季和邈只能来休息间问这几天跟他哥待得时间最多的人。

    那人挠挠头,不太确定的说:“好像……太太要孕检,所以……是好像,我也没听清……”

    季和邈:“……”

    ???

    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季和邈震惊一百年。

    “你……你说郁甜怀孕了?”

    季和邈这几天被抓了壮丁,这人叫郁甜就一直叫太太, 所以他说的太太还能是谁?

    那人有点儿慌张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不是……我也没听清, 好像是这样……”

    他反复强调“好像”,但是季和邈却并没get他的意思。

    “卧槽!!!”

    他转身就跑,留下那人站在原地尔康手。

    “喂!”

    不信谣不传谣啊喂!!

    “砰!!”

    季和邈又狠狠撞到了路过的高秘书, 高秘书被撞翻了一地的资料,就那么眼睁睁看着新来的小季总没了命似的往外跑出去,甚至不愿意给他一个多余的眼神。

    二世祖就是二世祖!没两天就现原形了,没礼貌!!

    屋中出来一个人,似乎有点儿恍惚,但看见高秘书,还是非常贴心的蹲下来帮忙捡资料。

    “刚才小季总为什么跑?”

    闻言,那人抬头,张了张嘴,似乎是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闭上了。

    算了,别说了。

    谣言止于智者。

    高秘书:“?”

    季和邈风驰电掣想要追上季和风,但是季和风却比他想的还要快,他脑子乱哄哄的,给季和风打电话却一直在占线,他觉得季和风可能在给郁甜打电话。

    到底什么情况??

    那边,登上了飞机的季和风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再次联系上了曲蓉蓉。

    “季哥啊……她吃坏肚子了……嗯,我也不知道,还在检查,你上飞机了?”

    好家伙,搞得曲蓉蓉都有些愧疚,她忍不住开始想,季和风不会是因为自己情急之下那句无心的话才这么着急赶过来的吧?

    “什么孕检?”季和风突然问。

    就想什么来什么。

    曲蓉蓉:“……”

    郁甜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她对象。

    她上次看见她对象还是上次。

    她闭了一下眼,又睁开,正好再次跟季和风对视,她又闭上了眼,然后又睁开,季和风的俊颜就放大了。

    “不舒服?”

    “季哥哥?你怎么来了?”

    她这是晕了多久?

    郁甜震惊,撑着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是在酒店里。

    回答她的是个脑瓜崩。

    郁甜捂着自己的头,受伤的看面前的人。

    “又乱吃东西?”

    “我没有,你冤枉我?”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

    这郁甜是真有理由啊,听他这么问,她幽幽叹了口气,看季和风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可怜。

    “季哥哥,你好惨。”

    “……”

    “我当初都是智取的。”

    “……”

    “我的世界意志根本没这么厉害。”

    “……”

    如果这是一个游戏,那么季和风就是那种硬核杀戮玩家,她大概就是那种搞偷袭的玩家。

    季和风还反应了几秒,他问:“想起来了?”

    郁甜点头。

    但是,想起来了,也就意味着:“咱们必须得走了?”

    这个世界要开始新一轮的“洗牌”,容不下世外人了。

    但是……

    郁甜说:“咱们一定能回来。”

    她未来要扫黑除恶的季哥拂去了她脸上的发丝,教育她:“要用正当办法。”

    除非她能真的修好主系统的漏洞。

    郁甜:“……哦。”

    然后,郁甜发誓,她再也不暴饮暴食了。

    她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说服蓉蓉她真的没怀孕,但还是被曲蓉蓉抱着狗头捏着验孕棒关进了卫生间。

    季和风办好了手续,两个人退了机票,打算一起回国了。

    而那边,季和邈刚联系到季和风,也得知了是误会一场。

    曲蓉蓉坐在飞机里,凑到郁甜旁边说:“早就知道季家养了架飞机,没想到我还能蹭到。”

    “第一次坐私人飞机,没经验,怎么显得我像个富婆?”

    郁甜:“……”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你这是第二次坐了。

    曲蓉蓉去后面找吃的了,郁甜坐在季和风的腿上,歪在人家的肩膀:“季哥哥,你来的好快。”

    季和风抱着人问她:“这次长教训了吗?”

    郁甜一听他又要算账,默默缩爪子,打算从季和风的怀中离开。

    季和风见她想蒙混过关,一伸手把人又往怀里抱了抱。

    “季哥哥,你想要小孩吗?”

    季和风问她:“你想生吗?”

    郁甜点点头,她还是喜欢小崽崽的。

    “那咱们就要。”

    “我不是怀孕。”

    “嗯,我知道。”他只慌了那么一时,随后才意识到,严格来讲,郁甜不算这世界中的人,她应该是不会怀孕的。

    “季哥哥,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两个都想要,但我只想生一次。”她抬头,开始提无理的要求,“我能有双胞胎吗,龙凤的。”

    季和风被她逗笑了,他捏着人的脸,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这我怎么知道?”

    郁甜不满:“你是孩子的爸爸啊,你怎么能不知道。”

    她伸手扒着人的肩膀问:“你是不是不行?”

    季和风:“……”

    腰上某个一碰就浑身就发软的地方被捏了一下,郁甜眼泪汪汪,这才开始怂了:“季哥哥我错了,蓉蓉一会儿还回来呢。”

    她赶紧又扯回话题:“但是我最近胖了,我真的以为自己怀孕了,你看,”她轻轻戳了一下自己的小肚子,“但这不是你的崽,这全都是你的钱。”

    “以后有了崽崽怎么做胎教啊,爸爸给他们弹钢琴吗,那妈妈能做什么?”

    季和风抱着人,轻拍她的肩:“妈妈也听爸爸弹钢琴。”

    郁甜乐了。

    “辛苦爸爸了!”

    ……

    郁甜回了国是想去找她妈的,毕竟她真的要走了,临走前她想再见她妈一面。

    跟被季和风暗示后的感觉不一样,这次她是真的知道了,段茹是她的妈妈,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她妈妈真的有个新人生了。

    “季哥哥,我亲爸爸也是个人渣,其实我跟这个郁甜不但同名还同命,但不一样的是那个人渣一早就预谋要离婚,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们一点儿胜算都没有,差点被净身出户。”

    “后来我找了最好的律师团队,终于让他们同意接下案子,结果那个小三大着肚子找上了我妈,我妈看她有身孕,不敢动手,结果她却把我妈推下楼了。”

    就是那么倒霉,撞到了头。

    她根本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幸好,这次不一样了,她希望段茹的后半辈子能一直这样幸福,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爱自己喜欢的人。

    季和风抱着她的肩膀说:“会的。”

    段茹不在家,郁甜又被季和风打包回了季家,潘连珍知道自己儿媳妇要来,下午茶都不喝了,赶紧亲自盯起了厨房的晚饭。

    然后她儿子一回来,就打乱了她美好的晚饭计划。

    “她只能喝粥。”

    如果非要再加点什么,两盘清淡点的小菜就行了。

    潘连珍不解:“干嘛,你对甜甜好一点儿,别欺负人呀!”

    她还想把人早点儿拐回来做女儿呢!

    郁甜点头点头。

    别欺负她呀!

    季和风看了一眼亲妈,又看了一眼郁甜 ,说:“她在国外又把胃吃坏了。”

    郁甜:“……”

    给、给个面子?

    潘连珍:“……又?”

    郁甜:“……”

    季和风把人带走了。

    “你别胡说!别坏我名声,我可不是因为吃坏肚子才被抬进医院的!”

    郁甜坚持觉得自己晕倒是因为恢复记忆。

    季和风不跟她鬼扯:“乖乖待着,一会儿把饭吃了。”

    然后,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箱,郁甜警惕的看着他。

    季和风又说:“药还是不能停。”

    郁甜:“……”

    段茹收到了郁甜回国的消息,给她打了个视频电话,母女俩聊了一个小时。

    段茹问她:“生病了?”

    郁甜:“……”

    段茹说:“还想瞒着我?”

    郁甜怒了:“季和风告状??”

    段茹叹气:“你这孩子,总是报喜不报忧。”

    郁甜愣了一下。

    段茹怎么不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闺女表面上黏人得很,又很娇气,其实她不轻易把负面情绪传递给家人。

    “等我忙完这阵,咱们母女出去度个假?”

    “这是您说的,别反悔啊。”

    段茹笑了:“不反悔。”

    “妈妈,”郁甜乖乖的趴在床上,对她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我一定能跟你一起度假。”

    “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段茹没太听懂郁甜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笑了。

    “妈,”郁甜翻了个身,举着手机说,“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呀?”段茹难得心情好,见郁甜面色和精神都不错,当下便觉季和风把人照顾得很好,心里对对方满意,看着自己闺女都多了几分怜爱。

    难道她的乖女儿真的找到真爱了?

    就听郁甜问:“您跟那个叔叔吃饭了?到哪一步了?”

    然后,对闺女充满怜爱的段茹立马表演了个川剧变脸,“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

    郁甜:“……”

    这怎么还急了?

    郁甜鼓了鼓腮,给她妈发表情包以示抗议,再抬头,不知道季和风什么时候不见了。

    倒是她一出门,看见了段启迈。

    “姐,听说你又吃坏肚子了?”

    “……”

    “你听谁说的?”郁甜龇牙。

    怎么感觉全世界都知道她病了?别的还好,暴饮暴食吃吐了这么丢脸的事情,那是能拿出来到处宣扬的吗?!

    段启迈看她面色挺好放了心,整个人都放松了,看见她跟季和邈两个人坐在桌子上喝粥,不客气的说:“我也喝。”

    “有病?大晚上跑别人家来喝粥?”季和邈不理解。

    他是被逼的,可是段启迈有的选啊!

    “甭管了,快给我一碗!”

    段启迈也得到了自己的粥,他坐在郁甜的另一边,拿起勺子说:“别的的家的饭永远都是最香的。”

    郁甜问他:“你的情报是不是有问题啊,我问我妈是不是跟那个叔叔吃饭了,她直接把我电话给挂了。”

    段启迈震惊了:“谁让你去对线的,不是说好了瓜要默默吃吗?”

    郁甜默默鼻子:“太好奇了。”

    “真吃了,我爸都不知道,要不是我爱玩儿正好碰见,这事儿估计没人能发现!”段启迈说,“你别着急呀,要是真的有门儿,段姨肯定自己就会跟你说的。”

    好吧。

    “季哥哥又去哪儿了!”郁甜喝完了她的粥,季和风还是没给她回消息,她不高兴了。

    “能哪儿去?要不咱们去找找,正好给他来个突击检查?”

    段启迈吃人嘴短,向着他姐说话。

    郁甜觉得这个提议相当不错。

    于是三个人打算出门,季和邈还叫来了司机。

    郁甜指了指自己:“我会开车。”

    季和邈说:“你开车不方便。”

    “为什么?”她奇怪。

    “因为你还生病呗。”段启迈说。

    “……”

    我就算病了,也病的是胃,不是手。

    郁甜觉得这俩人有鬼,她隐约猜到了什么,但她也没点破,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

    车子驶过大桥,段启迈浮夸的一直车窗外:“姐你快看,那个是什么!”

    郁甜下意识转头看去:“咩呀?”

    什么都没有啊。

    “你仔细看!”季和邈也出声。

    郁甜嫌弃的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两个人,趴在车窗上,仔细看去。

    啊,果然还是有东西的。

    司机按照预定好路线开着车子,那远处江边蓝色的一点就随着车子的移动一起前行。

    “那是什么?”郁甜莫名其妙。

    她不理解。

    她猜到了开头没猜到结尾。

    虽然知道这或许是个惊喜,但是她现在真的想不到是个什么样的惊喜。

    那蓝色的光点随着她移动,渐渐在天边拉成了一条蓝色的线。

    “……无人机?”她喃喃开口。

    车子离开大桥,驶向没有楼宇的荒郊,那蓝色的弧线也越来越高。

    弧线渐渐弯曲,随着周围的建筑物越来越少,无数线上的点飞起,聚成圆……啊,也不是圆,是个立体白色点缀的蓝色星球,缓缓转动,夺目又璀璨。

    星球孤独转动,越来越多的光点亮起,银河在她面前滑过,那颗星球在既定的轨道上转动,慢慢奔向另一个颗星球。

    郁甜仿佛回到初入地下室的那一天,她走进大门,走进了一个人的心,走进了一个浩渺的宇宙。

    现在,不再是在地下,不需要遮盖,不需要隐藏,不需要任何欺骗的谎言,璀璨的银河流动,星子滑落,不同轨道的两颗星星,终于交错,拥抱,绽开巨大花朵。

    花朵热烈绽放,收缩,炸开,落下幸福的光芒与颜色。

    脚步声渐近,车子不知何时已经无影无踪,郁甜低头,季和风朝她走来。

    男人笔挺的西装,一如初见般斯文优雅,走向她的脚步坚定而执着。

    他的手中握着一个盒子,郁甜眼中碎光闪动,看见那个盒子,下意识开口——

    “胃药?”

    季和风没答,捏了一下她的脸,然后打开了盒子。

    郁甜睁大了眼。

    “真的做出来了……”她望着盒子中的对戒忍不住出声,心中被一点一点填满。

    这是上辈子看见的设计原稿,那时的原稿没有完成,但已依稀能看见实物的轮廓。

    郁甜的思绪又回到了施家宴会之后的海边,她开玩笑的在摩托艇边捡了一根海草,把它绕成了戒指,套在了季和风的手指上。

    黑色的盒子里,两个银色指环被雕琢成了弯曲的圆,上面点着不规则的耀眼蓝色钻石,像一棵缀着发光物的海草,简单又极具设计感的指环里侧,还刻着他们名字的缩写。

    郁甜持续发愣,直到季和风牵起她的手。

    “甜甜……”

    “愿意愿意!”

    郁甜笑着扑进他的怀里。

    季和风似乎没料到郁甜的不按常理出牌,人扑进怀里,他还愣了一下。

    然后,他无奈的轻笑,抱着人,垂首亲了亲她的耳朵,好听的声音凑近,说出了那三个字,那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

    郁甜的脸有点儿红。

    她松开男人,从盒子里拿出了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季哥哥,咱们约定吧,再回来,一定要在这里结婚。”

    “好。”

    风轻声吟过,留下了美丽的歌,我的爱在此停留。

    它盛大,热烈,永远不变。
【全网热门完本耽美小说 WwW.88danmei.Net 手机版阅读网址 M.88danmei.Net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